叶家少女

女友粉本人

© 叶家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

[喻叶]难言之欲(10)

前文可见(8) (9)

师生年下 HE!

(10)

告别了整个冬季,许久未见的一场夏雨来临,在狠狠冲刷大地几小时后,终于有转停的趋势,像是伤心到极致的姑娘,在痛快发泄出情绪后哭累了,不再雷声大作风雨交加,只娇弱地流着眼泪,淅淅又沥沥。

喻文州睡前接到妈妈的电话,他温柔的母亲在电话那头嘘寒问暖,一一地问:近况如何,学习怎样,与家教老师的相处是否还好。

这些都是他父母亲出差时常问的话题了,他早有一套回答的策略,要怎么说爸爸妈妈才会高兴,夸他是个让人省心的孩子。

唯独最后一个问题,“叶老师”三个字一抛出来就停留在他心尖,颤悠悠的,让他不能像对待其他问题一般轻易。...

[喻叶]难言之欲(9)

前文走(7) (8)


(9)

夏天是一个很神奇的季节。在很多文学作品和人们的回忆中,它总是和蝉鸣、西瓜、冰汽水、毕业季等清爽又美好的词汇联系在一起。“夏天要来了”是最平淡无奇却又让人生出许多期待的一句话,仿佛炽热到刺眼的阳光一撒下,心间就能开出芬芳的花朵。

但真正处于那阵炎热当中,又会觉得这个季节真是漫长的仿佛永远不会结束,不知何时才是尽头。

处于学生时代的莘莘学子对待夏天的态度大多都更倾向于后者,尤其是在学校不允许打开教室空调的情况下。

今年的闷热程度较之往年更甚,才进入五月,夸张的高温却已多次来袭。喻文州从蒸笼一般的教室里出来,又进入大型烤箱似的体育馆训练,校...

[喻叶]难言之欲(8)

前文见(7)


(8)

喻文州再见到叶修是四天后。

他们两个都默契地没有提起那天的那两个吻,叶修照旧讲课,喻文州也一如往常地做题。

只是闲聊的时间变少了,喻文州一边画图一边想,是叶老师刻意的么?

应该不是,他又做出了判断,叶修是一个很通透的人,别人是一面镜子的话,叶修就是一汪清泉,那底下会有暗礁和漩涡吗,那捧水里明净得没有任何杂质,那他说的话、做的事会有弯弯绕绕的许多层意思吗。

不会。如果那天他的举动让叶修反感了,叶修不会扭扭捏捏地和他相处着却对那天的事避而不谈。

想明白了就轻松了,喻文州在草稿纸上进行着计算,手指飞快书写的同时,还一心二用地打量坐在一旁的年轻男人。...

[喻叶]难言之欲(7)

前文点这里

 


(7)

“所以说,你那个学生,是喜欢你么?”王杰希盛了几勺汤到碗里慢慢地喝着,向坐在对面的叶修发问。

叶修把嘴里的饭咽下去,这家饭馆做菜挺精致的,味道在这附近的商家里也算是拔尖的,但心里挂着事,再美味的佳肴也食之无味了,“也不是吧…我说不好。我就是觉得和他相处的过程中,他是暗示……”

暗示我和他能发生一些什么。

这话从家教老师的口中说出来太可恶了,叶修说不出这种混帐话。

王杰希看叶修欲言又止,就问:“那你要辞职么?”

叶修摇摇头,“不能辞职。”他昨天刚收到雇主打过来的上个月的工资,哪有收了钱就翻脸不做事的道理。

何况这钱就算要还,他也拿不出

[喻叶]难言之欲(6)

预警可见前文(5)


(6)

黄少天……是女的?

听到声音的一瞬间叶修不禁错愕地想。

不对。

之前通话里听到的声音分明是男的。

喻文州面上的表情也十分惊讶,他听得出这个声音是何方神圣,这正是那个对他穷追不舍的女生,他只是疑惑黄少天的手机怎么到了那位的手里。

他正要开口询问,那边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后,手机的主人夺回了主动权,压低了声音,语速极快地说道:“我靠!队长你听我解释,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哪知道她拿我手机是要给你打电话……”

喻文州和黄少天入校时在一场比赛中被同时选拔进了高一校篮球队,两人球技相当,只是喻文州大局观更好一些,便被教练任命为了小队长。从那之后,队里的...

[周叶]修修的孕期故事(完)

预警:ABO已怀孕 ABO描写并不多 不喜勿入


下午四点的妇科人也还是很多。

五月的医院早已开了空调,冷气呼呼的吹着,即使有些拥挤,倒也不算太热。

叶修坐在B超室门口的等候椅上,指挥着枪皇进行精准操作,“哎下面,还有一颗珍珠的。”

周泽楷手里拿着双皮奶,好脾气地从碗底捞出一颗Q弹的珍珠,喂到叶修嘴里。

叶修嚼得很快,咽下去后又指挥道:“来颗红豆吧。”

周泽楷又舀出一勺带着几颗红豆的双皮奶喂给叶修,询问道:“椰果要吗?”

叶修怀孕后开始嗜甜了,从前不爱吃的甜品如今一天要吃上好几样,周泽楷宠着他,什么都给买,甚至考虑过要不要拿点钱入股他小姨开的私房蛋糕铺。...

[喻叶]难言之欲(5)

预警见前文(4)

  


(5)

学生时期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尤其是高中,第一次月考才刚刚过去,期中考却已经在日程上了。

这日叶修陪着喻文州背历史,背着背着后者突然停了下来,说道:“我们快要期中考了,下个礼拜一开始。”

叶修点点头,“有信心进步么?”喻文州妈妈后来也与他交流过,说喻文州现在在班里的排名只能算中等偏下,高二分班后想进实验班很难。

喻文州把书放下来,喝了口水,“你希望我有吗?”

这个自然是希望的,叶修“嗯”了一声,“你妈妈请我来,不就是为了让你在学习上有所进步么。”

“这是我妈的想法,你呢?叶老师?”

“我何止希望你有进步啊,我是盼着你...

[喻叶]难言之欲(4)

师生年下 

预警见前文(1) (2) (3)


(4)

叶修这学期的课大多都集中在上午。这日也是上了一早上的课,下课后又和王杰希约了一顿烤鸭,只不过这回是王杰希请客,他有个学弟想转到叶修就读的专业,有些问题想咨询。

叶修吃过午饭,和王杰希一起从小吃街踱回学校,在寝室楼楼下分道扬镳。

他要去学校的快递站取快递,前几日他叫他弟把他高中时用的一些笔记,包括错题集、习题本什么的打包了寄过来,今天收到取件短信,他打算拿了给喻文州带过去。

喻文州今天在学校有个什么比赛,发了短信和他说比赛赢了要去庆祝,补课时间往后延迟一小时。

他便在寝室...

1 /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