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家少女

女友粉本人

© 叶家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

[喻叶]难言之欲(10)

前文可见(8) (9)

师生年下 HE!

(10)

告别了整个冬季,许久未见的一场夏雨来临,在狠狠冲刷大地几小时后,终于有转停的趋势,像是伤心到极致的姑娘,在痛快发泄出情绪后哭累了,不再雷声大作风雨交加,只娇弱地流着眼泪,淅淅又沥沥。

喻文州睡前接到妈妈的电话,他温柔的母亲在电话那头嘘寒问暖,一一地问:近况如何,学习怎样,与家教老师的相处是否还好。

这些都是他父母亲出差时常问的话题了,他早有一套回答的策略,要怎么说爸爸妈妈才会高兴,夸他是个让人省心的孩子。

唯独最后一个问题,“叶老师”三个字一抛出来就停留在他心尖,颤悠悠的,让他不能像对待其他问题一般轻易。

但想了几秒,又觉得也没有其他答案,叶老师自然很好,相处的也很融洽。

妈妈满意地笑,交代一句她和爸爸何时回来便挂了电话。

喻文州掐了灯躺在床上,窗外雨声绵绵,在一片黑暗中倒是很容易催生困意,喻文州本来以为这是一个应该失眠的晚上,翻来覆去几下后,竟也很快就入睡了。

他做了一个梦,梦里也在下雨,他在雨中追一个人,那个人转过来的侧脸既好看又熟悉,他心中着急,不停追赶,却始终像被绊住了脚步,施展不出速度。

他张嘴要喊,喉咙也被堵住了似的,发不出声音。

他只好落汤鸡似的回到家中,推开门,那个人却俨然坐在他家的沙发上,朝他礼貌地一笑。

失而复得!多么幸福!喻文州喜不自胜,忙过去拉了那人的手,要一诉衷肠,可他忘了他是说不出话的,那人见他张了张嘴,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也不催促,任由他牵着手。

可他很着急,他总觉得时间很紧迫,有什么事就要来不及了——至于为什么来不及,喻文州还想不明白。而那人却一派坦然,手握在他的手里,眼神也停留在他身上,那样好看,那样令他心动。喻文州于是凑过去吻住那人的嘴唇,那个人弯了一双笑眼看着他,没有拒绝,也没有挣扎,他便更加大胆,将那人的身子推倒在沙发上,吻得越发深入。

缠绵的一吻结束又落下一吻,喻文州欲罢不能,而那人全程都纵容地依着他,一双眼睛温柔地注视着他,似有千言万语。

喻文州从梦中醒来。

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一眼,时间还早,他却怎样都睡不着了。

下床冲了澡,换了干净的内裤,喻文州想了想,给他的梦中人发了一条信息。

发完之后又觉得不妥。太早了,叶老师会问的,到时他要怎么说?

因为梦见和叶老师接吻,一时激动,所以梦遗了,再也睡不回去了么?

说不出口的。

那一堆书还放在床头,他还记得从书里看来的“神圣之爱”,柏拉图认为,神圣之爱只存在于男人之间。柏拉图甚至这样赞扬男子之间的爱情:“通过对男孩子的夜晚之爱,一个男子在起床之时开始看到美的真谛。”

喻文州拉开窗帘,坐在沙发椅上看着外面的天。时辰尚早,天还是暗沉沉的,但坐了没多久,就能看到远处朝阳的光线射穿了云翳,撕开了厚重的黑暗,带来了全新的一天。

喻文州其实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这么个梦。梦境伊始很真实,叶修在雨夜匆匆离去,只留给他一个追赶不及的背影,他心中充满了遗憾,以至于在梦中都十分急切,一腔情意不吐不快。

在梦境的后半部分,他是如愿了的,再多的吻叶老师都照单全收,他们的手是握得那样紧,拥抱得那样近,叶老师不曾推开他一寸距离。

但喻文州刚醒来的那几秒却并不愉快,昨夜叶修离开的背影清晰地印在他脑海,难以言说的欲望和愁绪围绕心尖,一颗心涨得发酸。

但新的一天到来了,柔和的光线笼罩大地,扫去了夜晚的阴霾,带来了蓬勃的朝气。

喻文州洗漱穿戴完毕,要出门上学时查看了一眼手机。

叶修回他了,道了一声早。

——全新的一天开始之前,他的确看到了美的真谛。

喻文州没想到他竟接连两天都梦到了叶修。少年人气血翻腾,在绮丽又缥缈的梦境里,平日里僭越背德的妄想终于有机会实现。

梦境里的叶修常常不说话,只正儿八经地看着他笑,那笑容也与寻常不大一样,勾得他只想压着正经的家教老师做世上最不正经的事。

醒来时内裤早已湿了,喻文州在浴室里冲澡时总忍不住回味,一边回味一边又忍不住叹气。

这虚拟现实般的体验简直要叫他发疯了。

梦中人离他并不遥远,他却没有办法叫梦境成真。醒来有时一想到这点,他浑身的燥热就被浇凉几分。

好在叶修今天要过来补习,三天没见,喻文州已经很想他。

他们约在了下午。

下过雨后凉快了几度的天气又因为这几天的大太阳炎热起来,叶修来的时候撑了把遮阳伞,照样被晒得热汗涔涔。

喻文州一见他满面通红,抱歉道:“叶老师对不住啊,我家客厅的空调坏了。今天只有电风扇。”

叶修哀叫了一声,又摆摆手,“没事,有电风扇也够了。”

二人坐下来照例跟往常一样做题,叶修今天带了套英语卷子过来,没有作文和纠错的题型,整整八面的试卷全是选择题。

喻文州英语苦手,将卷子翻得哗哗响,确认一共有六篇阅读理解之后,愁眉苦脸地抱怨:“太难了,我最看不进去阅读理解。”

叶修觉得他好笑又可爱,“那你考试的时候怎么做的?”

“蒙啊,我有经验。”桌上水果篮里有桃子,家政阿姨洗过再放上来的,又香又漂亮,喻文州就拿了个桃子啃着,“比如选项里有all the above的,就一定选这个。”

他慢条斯理地给桃子剥皮,啃下来一块后吐到纸上,又接着啃,没几口,光滑的桃子就坑坑洼洼的。

叶修受不了,说:“你能好好吃吗?”

“可我不吃桃子的皮,”喻文州飞快地做了几道单选,“我以前都这么吃。”

叶修拿笔敲他的头,这已经是他现在的习惯性动作了,“认真做,以前跟你说过的,重要单词都圈出来,阅读先看题目再看文章,边看边划。”

喻文州把吃干净的桃核吐到纸上包好,又抽了一张纸摊开,“可是我还想吃桃,边剥边做好容易分心。”

叶修立刻懂得了他学生的言下之意,哼笑一声,他拿过一只桃子和削皮器,手指转动,仔仔细细地削皮,“知足吧喻文州,我弟都没你这待遇。”

喻文州满足地笑,指间的笔转得飞快,犹如他雀跃的心情,“叶老师还有弟弟?”

“嗯啊。”

“和你长得像么?”

“像。”叶修笑笑,笑容里带着兄长的纵容和宠溺,“见过的都说我们俩是从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

喻文州心说不可能,这世上谁都没办法复制粘贴你的好和可爱,却见叶修用干净的那只手划开手机,点出一张照片。

只有四个人的全家福上,叶修和他的双胞胎弟弟分别坐于照片的最左右两侧,光看眉眼,还真是……一模一样。

“抱着狗的是我。”叶修说。

“……我认得出来。”喻文州说,他看着照片中穿着打扮也一模一样的两兄弟,又低低地叹了一声,“好羡慕叶老师的弟弟。”

“有什么可羡慕的,小时候没少挨我揍。”叶修收起手机,把削好的桃子递给他,重复了一遍方才的说辞,“谁都没你这待遇。”

喻文州笑起来,明明已经是初夏的天气,他笑得有如春风拂面,周围被风扇吹动的空气却叫叶修燥热如酷暑。

他抽了两张湿纸巾擦手,“快写,写完一面我给你讲。”

白中透粉的蜜桃握在手里,果香淡淡散开,喻文州低下头去咬了一口,汁水瞬间滋到心间,甜蜜到无可复加。

一长篇的完形填空做得他心力交瘁,喻文州认认真真做完,把手边的纸巾投进垃圾桶,眼睛往边上一带,叶老师竟伏在桌上睡着了。

空调坏掉的确是件麻烦事,叶修鼻尖冒汗,面颊的通红没有褪下,看着反而比桌上的水蜜桃更可口。

开到最大档的风扇呼呼地吹着,难耐的高温仍然未解,喻文州却觉得这一刻的氛围好极了——叶修大概是累极了,长而密的睫毛合着,偶尔还会颤动一下,像扇动翅膀的蝴蝶,在他本就不平静的洋面引起一场前所未有的海啸。

空气里还浮动着桃子的香气,喻文州抬手轻轻将叶修鼻尖的汗拭去了,又低下头,吻住了叶修。

他动作幅度很小,只在叶修唇上贴了贴,舔了一下便收回来。

叶修却慢慢睁开了眼睛,他看着喻文州,男孩被看得心头狂跳,却在心上人的眼神中逐渐沉寂下来。

叶修直起身子,眼睛仍看着他,却与之前任何一次亲密接触后的模样都很不同。

喻文州第一次产生如此强烈的后悔情绪,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哪怕两分钟,他都绝不会做出刚才的那个举动!

他心里不断有声音在说话,又不断被另一个声音按下。

“喻文州。”叶修叫他。

喻文州抿紧了嘴唇,方才平息下的心跳又猛然加速,他似乎能猜测到叶老师要说什么了。

“……喻文州,你是我的学生,我是你的家教老师,我们不应当有刚才那样的行为,你懂么?”

叶修的声音与平时相比无异,甚至还要温柔上几分,说出的话却令喻文州觉得面前蒙了一层雾,短短一臂距离,却仿佛隔了千山万水。

“事不过三,之前我没有拒绝你,也没有和你明说,是我不对。”

喻文州方寸大乱,往日里再少年老成此刻也没了理智,“不是的,不是的……”他词不成句,刚刚被桃子汁水滋润过的喉头直发涩,“是我错了,叶老师,我追你好不好?”

这样不对,那从头来过好不好?

纵然叶修为今日的场景做过准备,见到喻文州的这个模样,心头也一阵阵发闷,却仍然要把话说下去,“文州——”

文州,叶老师第一次唤他文州,却是在进行这样的对话之时!

“文州,人在冲动脑热、激情燃烧的时刻,是可以许下很多诺言的。这些火焰很炽热,但也很容易熄灭。你还没有成年,对很多事可能都会产生这样的火焰,但是等你的人生再长一点,你往前走了几段路的时候,回头一看,当时以为的满腔热情也只是小小的火花罢了。”

喻文州声音颤抖:“只是因为我未成年,所以我们就不能在一起吗?”

叶修狠下心,像是在告诉对方,又像是在向自己强调,“对。”

喻文州平时打篮球受伤,无论怎么疼痛都不掉眼泪的,现在拼命想忍住泪意,眼睛却慢慢地被浸湿了。

平常面上总挂着笑的男孩在面前控制不住地情绪崩溃,叶修心中又痛又怜,几次想伸出手去拥抱都忍住了。

不得不做恶人,却叫他也尝到莫大的痛楚。

“放手好难。”喻文州脸上还挂着泪珠,却硬撑出一派想通了的模样,“可叶老师一定希望,我能像个大人一样放手,对不对?”

叶修很想告诉他,不对,在我面前,你不必做大人。

动了动嘴唇,却无法将这句话说出口。

喻文州擦了擦脸,重又拿起笔做题,“叶老师,我们把这张讲完吧。”

把篇幅长长又晦涩难懂的最后一篇阅读做完,喻文州呼出口气,真的好难,差点都难哭了。好在五道题都做对了,叶老师夸奖他很不错,又问他还有没有问题。

喻文州想了想,摇头说没有。

像往常任何一次补习结束,叶修把带来的东西都收拾进背包,站在门口与喻文州道别。

叶修笑了笑,说:“再见啊喻文州。”

喻文州也笑了一下,“再见了叶…修。”离别的时刻,他不愿意称呼老师,只想呼其姓名。

叶修点点头,双肩都背上包,转身走了。

此时天色已近傍晚,小区里的橙黄路灯亮起,千家万户的烟火味飘散在空气里,格外的温暖静谧。

夕阳未落,晚霞正美,这油画一般撼人心魄的场景里,他们却在上演告别。

喻文州站在家门口,目送叶修一步步向前走,离他越来越远。

这又好像一个电影的长镜头,画面温暖明亮,一对爱侣不得不暂时分开,出远门的离人走在爱人的目光里,踏在爱人的心上,不舍地一步三回头。

可这到底不是电影,也不是在夜晚一次次来袭的奇幻梦境——

他们不是爱人,而他的叶老师,也一次都没有回头。

tbc

最近事多,更新非常非常不能保证,HE是一定的。

难言不更的时候可能会写点别的段子,想了好多狗血梗呢(

评论 ( 8 )
热度 ( 1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