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家少女

女友粉本人

© 叶家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

[喻叶]最想环游的世界(完)

阅前预警:ABO背景下的带球跑 以及ooc

想写娇娇的孕期叶,就写啦,ooc是一定的…………注意避雷!

*有同名歌曲。

*原著向,但时间线往后了很多。

=================================


今年夏天热的有点太早了,才五月,S市已经发布第一个高温预警了。前两天职业选手群里闲聊起天气,轮回的队员大发牢骚,直呼受不了,羡慕不在S市的选手。

有什么可羡慕的,叶修心想,G市也是人间火炉好吗。

尤其家里的空调还坏了。

把电风扇开到最大档,叶修拿着张厚厚的传单折成扇子扇风,心浮气躁地给喻文州打电话。

嘟嘟嘟,电话一接通,叶修就喊上了:“文州——卧室的空调坏啦!”叶修说这话时拖长了声音,最后一个感叹词的语调也是上扬的,带着点不自知的撒娇意味。

喻文州一听到叶修的声音就忍不住微笑了,在觥筹交错和一叠声的劝酒中,叶修的话音像湖面上浮起的一朵水莲,在他心间荡开一圈涟漪。喻文州摆摆手拒绝了一杯敬酒,起身走到窗边讲电话,他望着窗外的车水马龙,归心似箭,“嗯……我打电话叫妈妈领个空调师傅,去家里修一下吧?”

其实他手机里有维修人员的电话,但是叶修一个人在家,他多少有点不放心。

叶修窝在沙发里揉胳膊,孕后他时常手脚发酸,喻文州之前买了一大堆进口钙片,什么早餐吃的,晚餐吃的,还分餐前餐后,各式各样的瓶瓶罐罐放在柜子里当摆设。

叶修孕后挑嘴,尝了一片就呸的一声吐了,“难吃。”

喻文州便哄他,像对待一个小朋友,或是一只还没断奶的猫咪,一边轻轻地给他揉小腿一边卖安利,“补钙的,对身体好。”

叶修享受着尽心尽力的按摩服务,但仍然拒绝进食钙片,最后喻文州连吃一片玩一小时电脑的条件都开出来了,反而惹得叶修龙颜大怒:“别把我当小孩儿哄啊喻文州,你还敢让我断网?!”

喻文州“哎”了一声,又甜蜜又无奈地叹道:“是我不对,该拿你怎么办啊?”

他向来对叶修是没有什么办法的,就像此刻,叶修宁愿受热,也不想叫人来家里修空调,只问他何时能归家。

喻文州退役后比从前还忙,时不时就出个差,飞个外地的。前几年因为民心所向,法规改了改,Alpha倒是有了陪产假,但是叶修怀孕月份还小,现在就批了假的话,到真要生产的时候就不大方便。

叶修报着数:“你这回出去了两天、三天、四天、五天了,”像被勒令呆在家中不许外出的小朋友,眼巴巴地等着大人回来解救他,“明天下午的飞机吗?”

喻文州说:“改签了,明天早上就回来。”

叶修扬起声音,“嗯?”

喻文州话里带蜜:“想早点回来见你呀。”

喻文州这话叫叶修很受用,但叶修不明说,只短促地笑了一声,“撒糖不要钱是吧,明天几点到家啊?”

“九点左右吧。”

“这么早,”叶修在沙发上伸了个懒腰,声音带上了点慵懒,“干嘛这么赶啊。”

“不赶,你好好休息,醒来我就在家了。”

“那我等你呗。”叶修说,“反正到时候你一进门,我肯定就醒了。”

喻文州低低地笑了两声,我等你这话,无论何时,只要是从叶修嘴里说出来,都叫他心情愉悦。

他又说了几句空调的事,直到叶修说有点困了,才不舍地对着话筒亲了一下,道了再见。等那头的叶修挂了电话,才坐回席上。

座位上的许多人喝多了酒,自控能力大大下降,包厢内一时各种气味的信息素乱窜,让喻文州越发想念家里那位身上的清甜。

他边上有人见他接了个电话便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凑过来打趣他,“怎么,着急回家啊?”

喻文州喝了口水,笑了笑,“是啊,家里那位有点事。”

 

 

爱情里有无限多的喜悦,它使人在生命的道路上步伐坚定。

这句话是喻文州从书里看来的,他当时看了,觉得挺喜欢,就随手抄在笔记本上了。直到有一次叶修看见了,问他,文州,你会不爱我吗。

这是从前的叶修绝不会涉足的感性领域,别说对着爱人发问了,叶修甚至可能从没有考虑过类似爱是什么,会爱多久这种很抽象,很难想明白也很难说清楚的命题。

但是叶修怀孕了,也许是孕激素、HCG、人绒毛素等各种稀奇古怪的激素分泌过多了,使他变得柔软,变得多愁善感了。

他看着正低头给他剪指甲的喻文州,等待一个回答。

其实不用问也知道答案,但相爱的人之间,仪式总是很重要。哪怕喻文州眼神里的爱意满得要扑出来,他也需要这样一个仪式。

喻文州抬起头,在叶修嘴角印下一个吻,“不会,爱你就像爱生命。”

叶修哼笑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剽窃别人的说法。”

喻文州也笑,“你就是我的爱,还要我怎么对你说?”

“喔,没太听懂。”叶修眨了眨眼睛,“我去洗澡了。”

“要我帮你吗?”喻文州问。

“想得倒是挺美,在外面等着哥召幸你。”叶修抓着浴巾,小心地进了浴室。尽管孕期已经过半了,但毕竟叶修只是个初次怀孕的新手,必须处处谨慎。

他就这样小心地洗完一个澡,出来又看到喻文州坐在床头看那本书。

叶修顶着湿漉漉的头发,坐在床尾擦了个半干后,像是百无聊赖了,就伸了一条腿踩在喻文州身上。

“理理我呗,文化人儿。”叶修说。

喻文州先是看了看踩在他小腿上的叶修的脚,被他修剪得整整齐齐的指甲还泛着水光,脚趾和脚背的颜色跟块瓷似的,白的打眼;再看叶修,浴袍也没系紧,松松垮垮地穿在身上,胸前大片皮肤裸露着,整个人还蓬发着暖暖的雾气,像块刚蒸好的奶糕。

叫人想咬上一口。

喻文州把书放到一边的床头柜上,两手握住那脚踝一用力,就把叶修拽过来了,他动作很轻地覆在Omega身上,“文化人想和你做点不那么高雅的事,可不可以?”

抛出来的话是询问,但他的动作可没那个意思,在一抱住叶修的时候,喻文州的手就已经向下握住Omega两腿之间的要害了。

叶修被喻文州揉的舒服,用带着颤抖的气声下达命令,“来……你来。”

喻文州俯身吻住叶修,一点点往下,像从前做过的无数次,与叶修贴近再贴近,紧密到成为对方身体的另一半,不可分离。

好像一颗双生树,从树根到枝干都缠绕在一起,生出的每片树叶都要在风经过的时候诉说爱意。

又好像毗邻的两根琴弦,手指一拨,就能奏出永远唱不完的爱曲。

人生的路太长了,需要跨过一座座高山,还要淌过一条条河流。在漫长的跋山涉水中,人是会变的,会因为种种诱惑改变了目标,会因为途中的风景而停留,会因为遭受了打击而疲惫,也会因为时间不断往前飞驰而变得衰老、死亡。而这一路的旅程中,是需要有那样一个人存在的——因为他目光坚定,追逐着自己的梦想,于是你也不敢停下;因为他强大无比,从未被打倒,于是你遇到困难也不曾言弃;因为他那样温柔,那样爱你,于是你在这一段路上无所畏惧。飞机起飞时喻文州闭着眼睛想,所幸叶修是那个人,这再好不过了。

 

 

喻文州到达家里的时间比他说的晚了点,叶修如他自己所说的,喻文州一推开卧室的门他就醒了。

叶修很没睡相,整个人呈一条对角线地躺在床上,被子也没盖好,露出雪白的肚皮。他睡意朦胧地发问:“唔,修空调的来了?”

他揉着脸,想把瞌睡揉走似的,连着头发也被蹂躏得乱七八糟,喻文州心里有个柔软的地方塌下去,忍不住低头亲了一下叶修鼓起的肚皮:“是啊,修空调的回来了。顺带着也修修你。”

叶修:“啊,修修我,我是修修啊。”

说完这句,好像还嫌自己不够可爱似的,又猫咪一样和喻文州撒娇:“怎么不先亲我啊?”

喻文州的心软得不能再软,把吻印上叶修的脸,“这就来了。”

亲了足足有好几下,叶修翻了个身,咕哝道:“出去这么多天,以为你不回来了呢。”

喻文州拉过一点被子给他盖好,说:“怎么会?”

我最想环游的世界,就是你的内心世界。

而那个世界的最中央,已经有我啦。

 

 

没人能是爱的对手,除了爱。

喻文州在这句摘抄下面补充:没人能比叶修更可爱,除了叶修。

Fin.

“环游是无趣,至少能陪着你。”

三冠快乐,我的小队长!!!

永远爱你,永远叶厨,最了不起的你生日快乐❤


评论 ( 12 )
热度 ( 24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