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家少女

女友粉本人

© 叶家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

[喻叶]难言之欲(9)

前文走(7) (8)


(9)

夏天是一个很神奇的季节。在很多文学作品和人们的回忆中,它总是和蝉鸣、西瓜、冰汽水、毕业季等清爽又美好的词汇联系在一起。“夏天要来了”是最平淡无奇却又让人生出许多期待的一句话,仿佛炽热到刺眼的阳光一撒下,心间就能开出芬芳的花朵。

但真正处于那阵炎热当中,又会觉得这个季节真是漫长的仿佛永远不会结束,不知何时才是尽头。

处于学生时代的莘莘学子对待夏天的态度大多都更倾向于后者,尤其是在学校不允许打开教室空调的情况下。

今年的闷热程度较之往年更甚,才进入五月,夸张的高温却已多次来袭。喻文州从蒸笼一般的教室里出来,又进入大型烤箱似的体育馆训练,校队日常的训练量并不大,但在这样的天气里,剧烈运动过后还是热得不行。

他和队员们一起去买水,几个人站在小卖部门前几口就灌下一瓶矿泉水。

对着灌了两瓶水下去,把脖子上的汗一擦,有人问了:“你们等会还回教室吗?”

黄少天第一个表态:“我不回,教室里热死了都。”

他们高中每天课程表的最后一节都是自习课,校队队员得了特批,可以拿这节课出来训练,有时训练提前结束,胆子大点的队员都会直接溜走。

黄少天说完后又看喻文州,“队长还回吗?”

喻文州说:“不回,我书包都背过来了。”

有人带头提前走,队员们纷纷表示都不回教室了,只有一开始发问的男生嘿嘿一笑,“我要回去,得接我女朋友下课,哈哈。”

黄少天受不了他这德行,骂道:“赶紧滚滚滚,有对象了不起还是怎么的,在这秀个没完。我脱单了我说了吗?”

别说其他人,连喻文州都惊了,“你什么时候脱单了?和谁啊?”

黄少天也嘿嘿上了,朝喻文州挤了挤眼睛,“就八班那个呗,昨天送她回家时她答应的,哈哈哈哈哈。”

众人一下把黄少天围了起来,七嘴八舌地打探进度。

喻文州推着自行车走在前头,听见黄少天得意洋洋的一句又一句。

“当然啊,她说很早就喜欢我了哈哈哈哈。”

“牵手了啊,也亲了,靠,你们问那么清楚干嘛啊?”

围着他的男生们表示没谈过恋爱,实在太好奇,太羡慕了云云。

黄少天美得不行,嘴角快要咧到耳朵根,“就,感觉很好啊,女孩子嘴唇很软啊……”说到最后甚至还害羞上了,“别光问我行不行,你们一个打过啵的都没啊?队长!你也没有啊?”

竟把话题抛给他了。

喻文州转过头,淡然一笑,“谁说我没有?”

“靠!你和谁啊!!”黄少天立刻带头叫上了。

但喻文州的嘴显然比某个著名话痨严实多了,他不愿意说的事,谁都问不出来。

众人见队长不愿多说,也不再多问,嘻嘻哈哈地又聊到别的话题上了。

喻文州没有参与其中,从黄少天那句话讲出来之后,他一颗心只想着叶修了。叶修的嘴唇也很软,喝一点水就会变得粉粉的,看起来就是一副很好吻、很欠他吻的样子。事实上也的确很好吻,还带着橙汁味儿,又香又甜。

什么时候可以再亲上一回呢。

他已经有一个星期没见到他的叶老师了。叶修最近似乎参加了一个什么大赛,每天忙得抽不出时间安排补习。

他也报名了年级里组织的物理竞赛,前十五名可以代表学校参加市里的比赛,得奖了还可以继续进入省级竞赛。

他给叶修发信息说了这事,叶修说很好,再问他什么时候能来指导一下,叶修却没有回复具体时间,只说尽快。

尽快又是什么时候呢,喻文州想着,却听到后面的队员们提到了“同性恋”三个字。

像是怕被别人听去,男孩们压低了音量,小声地讨论着:“你们听说了吗,九班有个男的搞同性恋被发现了!”

“被谁发现的?老师?”

“那倒不是,就他们寝室里的人啊,看见他和他们班另一个男的躲在寝室楼后面的小树林里接吻,搂在一块儿死去活来的!”

“操,变态吗,居然喜欢男的?!”

运动男孩们对这个带着禁忌意味的话题不感兴趣,也没有多做深入的探讨,几个人聊了一会儿别的,就分道扬镳了。

喻文州今天没有直接回家,和队员们分开后,他绕去了书店。

在信息发达的网络时代,他在网上见过许多自称是同性恋者的男人,他也在明确自己的性向之后查过一点资料,他知道这不是病,也不是什么变态行为,但队员们今天的那番话确实让他有些在意。

他在书店翻看了很多学术性很强的研究书籍,最终抱了一堆书回家。

他买的书涉猎范围很广,古今中外都有。晚上他坐在床上看书,也不是细看,只是粗粗地浏览着捕捉想要了解的信息。

他看了金赛、艾斯特斯、弗洛伊德,还看了潘绥铭、李银河。

喻文州之前很少看社会学、人文类的书籍,一下子囫囵吞枣似的灌入许多信息,大脑一时间很难处理得过来。最后他合上书,躺在床上时,已经将书中的许多结论忘了个精光,只记得下午在书店买李银河的书,边上陈列着的是她和王小波的作品,那本非常出名的“两地书”。

腰封上印着一句话,喻文州看的时候就用手机查了,是王小波一首诗歌里的。乍一看觉不出什么,可是在灯熄后的夜晚想到叶修,想到他对叶修的“神圣之爱”*,那句话却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了。

“当我跨过沉沦的一切,向着永恒开战的时候,你是我的军旗。”

喻文州将这句话翻来覆去地想了又想,做出了决定。

他起身把小夜灯捻亮,拿起手机给叶修发了条信息。

他想好了,他得勇敢点儿。

叶修报名参加了院里组织选拔的一个省级大赛,上课以外的课余时间都花在找教授指导和写报告上了,每天忙得不可开交,干脆向雇主请了一个星期的假。

他没工夫过去补习,但喻文州找他找的很勤,每天都发消息问他什么时候能来补课。上次还和他说报名了物理竞赛,问他能不能过去指导一下。

喻文州那条消息发过来的时候是下午,那会儿叶修正吃晚饭,没看到也就没有回,不料那天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喻文州又在微信上问了他一遍。

叶修先是回了一条叫喻文州早点休息的,想了想明天的安排后,又说明晚可以过去他家。

他把手机放下后,又对着打开的参赛论文敲了几行字,觉得眼睛有点酸了,才关了电脑,爬到床上。

睡前他点开微信看了看,喻文州没有再回。

真的乖乖去睡觉了吗,还是又在做什么呢。叶修闭着眼睛想,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的课不多,叶修下课后就一头扎进了实验室。他在实验室有一个小机器人的未完成品,硬件基本上都是封装好了的,改一下代码就行。

离开实验室之前碰上了班里的同学,同学和他打招呼,“做机器人呢?参赛用的?”

叶修笑了笑,把成品放进包里,“不是,随便做个,给小朋友玩的。”

确认了天气预报和包里的伞之后,在天幕还没完全转黑前,叶修赶到了喻文州家。

客厅里开着大灯,冷气调得挺低,叶修一进门就打了个哆嗦,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喻文州把他迎进来,关好门,开口道:“是温度太低了么?”

叶修看他又穿着条短裤,忍不住问道:“你这么怕热啊?”

喻文州笑着,说:“我气血旺盛。”

这话听上去意有所指,叶修没接茬,只瞥了喻文州一眼,“可以开始了么?”

喻文州点点头,说:“题目在桌上,我去倒两杯喝的。”说完就走进了厨房里。

叶修便在桌前坐下,拿起印着密密麻麻的题目的打印纸,仔细地看了看,难度确实有点大,很多都是好几个考点综合在一起的大题,不管是对思路还是计算都有比较高的要求。

喻文州之前做了几题,但正确率不高,叶修就拿红笔做批注,把考点和难点都标出来,一道题就能写上好几行。

他写得很专注,直到身后的脚步声临近,一杯果汁放在了眼前,叶修抬起头,说:“你们这个竞赛难度挺大。”

喻文州喝了口饮料,把空调温度调上去,附和道:“是吧,所以没有叶老师可不行。”

叶修笑了一声,也端起杯子喝了一口,“那有叶老师你能怎样啊?”

喻文州最爱看叶修眯起眼睛笑的模样,像只把尾巴翘得老高,八面威风的猫咪,他盯着叶修,也笑眯眯的,“有叶老师我就所向无敌。”

叶修觉得天底下讨好卖乖第一名除了喻文州也没别人了,哪怕他见到的次数多了也不能免疫,只好换个话头,“赶紧坐下,我给你讲讲。”

喻文州对物理的确是感兴趣,枯燥的综合题的讲解也听得很认真,还会时不时提个问题,和叶修讨论解题的最佳方法。

就这么边讲边做地讲完一面,叶修把杯子里的果汁一仰头喝完,说:“歇会儿,等会再做。”

喻文州闻言就把笔放下,看着叶修从包里拿出一个小小的机器人。

“这是叶老师的参赛作品么?”喻文州问。

叶修摇摇头,把机器人放到地板上,用遥控器指挥它前进,“不是,这个是做给你玩的。”

喻文州惊喜道:“给我的?”

“嗯,以前实验课上随便做的,挺糙的。”叶修把遥控器递给喻文州,“你试试看?”

喻文州没接,只盯着叶修反复确认,“送给我了?”

叶修把遥控器随手放在桌上,机器人没了指令便定在了原地,跟此时直楞楞看着他的喻文州还挺像的。他就笑了笑,说:“怎么,你是太喜欢了还是太嫌弃啊?”

喻文州起身把机器人抱到桌上,用手指轻轻地摸着灰色的机器臂,“怎么可能嫌弃。”他喜欢得不得了。

这下喻文州也无心做题了,不停地摆弄机器人,向叶修抛出一个又一个问题。

“这个做起来会很难么?”

“会没电吗?”

“一直不动它会坏掉吗?”

叶修做的时候没想过要送人,只是一个课堂作业,如他自己所言,真的挺随意,但没想到喻文州会这么喜欢。创造成果被人肯定是件很愉悦的事儿,叶修也挺高兴,耐心地一一回答了所有问题。

让喻文州玩了十几分钟,叶修就提醒他要继续讲题了,只不过这回开始后,喻文州便不那么投入,显得心不在焉了许多。

叶修就拿笔敲了敲他的头,“认真点儿,不然我不送你了啊。”

喻文州小声说:“不行,哪有送人礼物又收回去的道理。”

叶修哼笑一声,“我说有就有,你再不好好听,你看我送不送你。”

喻文州还想说话,却听到窗户上一阵噼里啪啦,像是雨声。喻文州把窗帘拉开,看见窗外一场大雨铺天盖地地倾泻下来,在地上射起无数水花,连成一道道线。

他回过头来看叶修,“下雨了。”

叶修成竹在胸地点了点头,“我带了伞。”

喻文州张了张嘴,没有再说话,坐回位置上继续听课,只是这场雨一下,他便真的没有听课的想法了。

他想叫叶老师留下来,可叶修却依旧讲着题,也不再提醒他专心听课。

把打印纸正反两面的题都讲了,时间也差不多了,叶修将带来的纸笔收进背包,又把伞拿出来,就要撑开伞,起身走人的时候,喻文州抓住了他的手。

“叶老师,雨太大了。”

叶修挣了一下没挣开,他便用另一只手拍了拍喻文州的,说:“没事,这种阵雨一会儿就能停了。”

这就是今年天气的反常之处了——热起来能把人热晕,下起雨来却又一点都不含糊;说是阵雨,在足足下了一个多小时后,丝毫不见雨势减弱的迹象。

叶修心里知道这雨一时半会绝对停不了,但他又怎么能留下呢?即使没有那天的那两个吻,对学生抱有不正当心思的家庭教师也能安然地住在学生家中吗?

但喻文州没有要松开的意思,仍然抓的很紧,仿佛溺水之人握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叶修居高临下地与坐着的喻文州对视了一会儿,慢慢的,喻文州松开了手,情绪似乎也回到了正常的频道,甚至露出一个微笑,“雨太大了,现在出去不安全。”

叶修松了口气,他不知道那个笑容是喻文州努力表演出来的,他只知道,如果喻文州再拿那样仿佛在倾诉什么的眼神看着他,他会心软地什么都答应。

叶修背上包,朝门走去。喻文州家的客厅并没有很大,但一步步踏在喻文州的目光里,让他觉得这段路比寻常任何时候都要长。

他走了两步,喻文州也起身跟在他后面,像是要送他。

不过是十几步的距离,很快就走完了。叶修把手放到门把上,还没做打开的动作,就被身后的人抱住了。

喻文州的手搭在他腰上,将他圈在怀里,叶修以为他要说什么,但是并没有,喻文州只是抱着他,沉默地抱着他。

屋外雨声大作,屋内却安静得过分,叶修甚至能清楚感知到喻文州有点急促的呼吸和有力的心跳。

一下一下,仿佛敲击在他脑内的神经上。叶修做出了决定,将搂着他的手轻轻挪开后,转过身故作轻松地说:“我走啦,晚安。”

喻文州顺从地松了手,看着他打开门,撑好伞,那眼神分明在说“别走”,却在叶修跑入雨中之前,道了一声晚安。

只是那声晚安太轻了,飘在雨中,被风吹散,悄悄地落到了大雨倾盆的夜里。

tbc

*“神圣之爱”这个说法来自于柏拉图,柏拉图认为“神圣之爱”只存在于男人之间。

个人非常喜欢789这几章,但还是交代一下,最多还有一章的过渡,很快就开启第二部分了。

再说个和本文无关的话题,正在写这章的时候,我室友跟我说最近发现一部动漫挺好看的,我说哪部啊,她说全职高手,叶秋太帅了。

我的心情:……??!!!

然后立刻让她去看原著,但她表示原文太长了,还是看动漫的好。我现在整个人都处于一种以前自个儿偷偷抱着舔的宝藏被发现了,但别人又没发现到点上,只窥见万分之一就说不错了,但却不知道我的宝藏原来是有多么多么好的疯魔状态中………………就一直在她面前吹叶卖原文的安利,哪天她要是去起点看原作了,本人可能会激动的一日三更(

评论 ( 18 )
热度 ( 14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