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家少女
女友粉本人
 

《馋(2)》

前文见(1)

*本章有下药情节 注意避雷

*有任何不科学的地方都是作者的锅(合掌

酒足饭饱之后,冯宪君还安排了几出戏曲节目供客人们观看。别的人且不说,几个军阀头子平生都是扛枪杆子的,对这种咿咿呀呀的大戏都不感兴趣,便谢绝了邀请,只顾自己几个人坐在一处痛快喝酒。

其中只有喻文州是例外的,他虽也是行伍出身,但他平日里爱看书,又博闻强识,对历史悠久的戏曲文化了解过一些,再加上他爱看地方戏,对京剧与粤剧的不同之处颇为好奇,因此眼下答应陪同冯宪君一起看戏的少帅就只有他一个。

他离开包厢之前看过叶修一眼,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身去的另一席,正吃着肉和几个交好的伙伴快活地聊着天,眼珠都不曾转开一下。

 

喻文州和冯宪君坐在一起看戏,其实主要还是听后者踌躇满志地指点江山,比如这个戏子演的怎样怎样,这句唱腔如何如何。

喻文州便只静静听着,时不时地嗑颗瓜子发表一句自己的见解,一出戏唱下来,倒也其乐融融。

喻文州看戏看得认真,嗑了不少瓜子。刚才的宴席上他没吃进多少,对着那些平素吃腻了的大鱼大肉,他胃口不开,只觉得那些菜尝起来还不如手边这盘瓜子香。

这种干货吃多了就容易口渴,喻文州清了清嗓子,右手端起桌上的茶碗一饮而尽,边上候着的侍者很有眼色地躬腰添了茶,喻文州淡淡扫了一眼,“有赏。”

侍者欠身答话:“谢过喻帅。”

喻文州端着茶碗吃茶,这碗的茶水尝在嘴里较刚才那碗甜了些许,喻文州不疑有他,仰头一饮而尽。

两碗热茶下了肚子,喻文州竟觉得周身都热了起来,尤其在胸腔内,似有一把无名火熊熊燃起,在五脏六腑内转过一个小周天后窜过四肢百骸,直往下身的某个部位而去。

台上鼓点声依旧,戏子仍挥着一双水袖咿呀唱戏,冯宪君专注望着台上,眼睛不曾往他那瞟过一眼。

喻文州闭了闭眼,暗自排除了冯宪君,饶是联盟主席,也断然不敢在自己的寿宴上动手脚。他喻文州大小也是个军阀首领,平日里来来往往中有些不痛快的地方很正常,但究竟是哪个恨他如此,要用这样下三滥的手段加害于他?

他往身后瞥去,哪里还有立着的侍者的身影?

喻文州心里明白自己是遭人暗算了,但中了这种招数又无法声张。他此刻还算能保持冷静,颇镇定地和冯宪君说道:“真是抱歉,今日喝了不少酒,眼下身子竟有些乏了,喻某想告退占间客房休息,还望没有搅了主席看戏的兴致。”

冯宪君心下讶然,腹诽方才席上喻文州也没有喝多少酒怎的这厢就要去休息了,但他不是喜欢强人所难的人,自然道声文州辛苦了请便。

喻文州谢了冯宪君说唤两个人照拂他休息的好意,独自走上通往二楼客房的楼梯。

长微博

他低声在叶修耳边说,一个字一个字地说,“我明白,可我不想死。”

我明白,可我不想死。

你能不能救救我。

这下半句不说出口叶修也完全懂得,他迎上喻文州的目光,后者在欲火里煎熬,被理智和本能来回拷打,最终是求生的本能占了上风,抱住浮木发出了求救信号。

叶修觉得酒后的那股难受劲突然上来了,太阳穴突突的跳着,脑内里似乎有个声音反复询问,问他到底是要抛下利益冲突舍己救人,还是决意冷心到底撒手不管。

没人知道这时候二楼发生了什么。楼下大堂里戏台子上鼓点仍密密地敲着,戏子在台上拉长了声音唱一句“哎呀呀呀,大事不好”,人的交谈声,说笑声,不绝于耳。

喻文州始终将叶修的挣扎看在眼里,他不绝望,即使他已被骨髓血脉里的那些虫蚁啃咬的浑身着火,疼痒难耐。

叶修望进喻文州眼里,后者眼底尽是一片淋漓水光,倔强含在眼里不落下的模样倒有种别样的风情。

酒醉后的头痛折磨着他,脑内的那个声音越来越清晰,叶修听着楼下那紧凑的鼓点声正敲到最高潮,戏子扯高嗓子叫了一声“你可从了他吧——”,禁不住心神一动,产生了一个荒唐念头。

——如果是喻文州的话,似乎也不是不行。

TBC

这章喻帅辛苦了点 下章就能吃到美味的醉酒鸡了(不是

评论(11)
热度(154)
© 叶家少女/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