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家少女
女友粉本人
 

《馋(1)》

馋所以要吃肉(。

本来想简单粗暴的炖个肉 结果莫名奇妙的走起了剧情……都是胡诌,无考据,不要太当真


(1)

喻文州十分懊悔。

作为一个大权在手的上位者,喻文州无时无刻不保持着绝对的冷静。事实上,这也是他人生中第一次产生了类似于后悔的情绪。

他喝错了一杯酒。


今天是联盟主席冯宪君的六十大寿。冯宪君是个厉害角色,在不惑之年爬上这个位置,到如今坐稳高位已有二十载,能将这表面统一实际各地势力盘根错节互相制约的联盟打理得还算和谐,这不可谓不是他的本事。

然而再有本事的人也抵不住时间的摧残,苦心经营数十年,冯宪君已经老了。每一派势力的人都清楚得很,今年冯主席还能客客气气地给他们送来请帖邀他们在帝都一聚,明年这个时候再坐在这个位置的可就不一定是这一位了。

因此今年的这个寿宴不能不去。

尽管最近事务繁多,喻文州还是在百忙中抽出一天时间走水路北上了。

除去一份精心准备了的贺礼,他没带手下的人去。他放心冯宪君,也打定主意其他几位“同僚”不会乱来。就算冯宪君明年可能要下台,但人现在还是身份显赫的联盟主席,要闹事也不该是这会儿。人带的太多反而显得他色厉内荏,像是怕了谁似的。

于是他大胆放松了心情,将近来的案牍劳形暂时抛之脑后,权当给自己放了一天假。

坐了一天的船,喻文州是下午时候到的都城。

他来时和联盟的人打过招呼,交代过自己会在什么地方下船。也因了这个缘故,他脚刚踏上岸,就有人弓着身子请他坐上车要带他去今天摆宴席的地方。

车子是早早就准备好了,专门在这儿候着他的。来迎接他的人也是个相熟的,见过不少回了,喻文州客客气气地问了声好,几句寒暄后就坐上了车。

开车的司机从车内后视镜里瞥到他坐稳了身子,一转钥匙就发动了引擎。

喻文州略微有些诧异,“不等刘总管上车了么?”所谓刘总管就是刚才迎接他的那位,是冯宪君身边的一位老人了,即使是喻文州这样的身份,也是要尊称一声总管的。

司机并没有要停下来的趋势,交代道:“刘总管得稍等会儿再来,还有一位客人没接到呢。”

“原来如此。”喻文州点了点头,没有多问,心下却道难怪岸边停了两辆一模一样的轿车。

竟还有人同他一样也是从南边承水路来的。


老司机开车技术很好,车子跑得又快又稳,不消片刻,喻文州就到了目的地。

经营有百年之久的双悦大酒店门口早已停满了车辆,进进出出的人很多,想必都是今天宴请的客人。

喻文州手上拿着装了贺礼的盒子,就这么独自一人进了大门。

跨过那道门槛,等候着的侍者迎上来,很有礼貌地走在前头给他引路。

跟着侍者左拐右拐地进了一间包厢,喻文州看见冯宪君被几个人围着坐在一席的上座,笑呵呵地谈论着什么。

用眼睛不动声色地扫了一圈,喻文州发现几位平时常打照面的军阀首领都来了。

见他进来,位置正对着门口的王杰希首先开口:“喻帅来了。”

“哦!文州来了啊?”冯宪君扭头看向门口。

喻文州笑,“我来迟了,叫各位久等。”

“没有的事,人到了就好。”冯宪君显得极好说话,不知是否是因为今天大寿的缘故。

再好说话该有的礼数还是一分都不能少,喻文州先是问候了冯宪君近来的身体状况,说了不少好听的祝福语,再把贺礼呈上。

躺在精致的小黑盒中的是一颗上好的南洋珍珠。

喻文州甫一打开,圆润硕大的珍珠展现出来的完美的银白色光泽就吸引了不少目光。在座的都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还不至于看见什么稍微稀奇些的宝贝就瞪圆了眼,可是今日却不同。

一颗好的南洋珠实在太难得。物以稀为贵,南洋珠的产量低下决定了其不菲的身价,这是有钱都难买到的好宝贝,更别说像喻文州带来的这颗宝贝中的宝贝了。

连冯宪君都觉得喻文州今天是花了大手笔来的,更别说其他几位了。

而送礼人却不甚在意的模样,表情淡淡地坐下喝了口茶。

喻文州坐下还没和边上的人聊上几句,就有人走进来在冯宪君耳边说了些什么。

冯宪君点点头,说:“可算来齐了么,那就吩咐下去,可以上菜了。”

席上客人开始交头接耳起来,到底是谁资格老到连主席都等着他一个人的到来?

喻文州没说话,想到那辆在岸边等着的轿车,心下已隐隐有了猜测。

“哟,都到了啊,就等着我呢?”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在外边走廊响起。

果不其然就是那人——

“老刘在路上就说我是最后一个,我还以为他诓我,没想到还真是,哎,叫诸位久等了,抱歉抱歉。”叶修大步流星地走进包厢,话没讲完就笑了起来,“老冯不是今天生日么,我这不是特意备了贺礼才来晚的嘛。”

——敢叫刘总管老刘,称呼冯主席老冯的,除了杭州城的那位叶少帅以外还有哪个?

“哦?我倒是想看看你准备了什么好东西?”冯宪君笑问道。

叶修拍了拍掌,立刻有三个人运着一个足足有一人高的“寿”字雕刻进来,再仔细一看,那个“寿”竟是用极好的汉白玉精雕细琢而成。

冯宪君微微颔首,没有明说什么,但看向叶修的眼神中已然是带有几分欣赏了。

这也不足为奇,谁都知道联盟主席对叶少帅那是又爱又恨,有他在嫌闹心,没他反而又不安心了。

叶修笑嘻嘻地和在场的几位首领打了招呼,刚要落座在韩文清少将边上,却被嫌弃地赶开,“别坐我边上,省得像上回抢我肉吃。”

叶修说:“上回要不是看那盘东坡肉摆在你前边,谁稀罕坐你边上似的。”说罢,一屁股坐在了喻文州右手边的座位上。

喻文州友好地笑了笑,“叶帅喜欢吃肉的话,不如下次有空来广州,我请叶帅吃粤菜。”

叶修想了想,然后说:“那敢情好,就这么说定了。”

TBC

为了后面写肉快点 先断一下

评论(7)
热度(246)
© 叶家少女/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