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家少女
女友粉本人
 

《【喻叶】蒹葭 01》

不要被看似正经的文风欺骗了...就是想写欢乐向的><

大概会是个中篇吧!

01

那些信是陈果拿进来给叶修的。

彼时叶修和包子刚好把两个装着前者从嘉世里拿回来的东西的箱子放在地上,苏沐橙和唐柔正系着围裙打扫房间,见到陈果上来都停下了动作。

“果果你拿了什么?”苏沐橙问,她头上还戴了顶自制的纸帽。

“哦,从嘉世楼下叶修的信箱里拿来的,厚厚一叠呢。”陈果扬了扬手中的一沓信封。

魏琛和方锐也搬着箱子上来了,闻言都好奇地走到了陈果身边。

方锐抽出一个粉红色的信封,“老叶居然还有专属的信箱,瞧瞧这粉红色,啧啧。”

叶修招呼包子把墙角的桌子移到床边上一个他比较满意的位置,然后说:“这有什么好稀奇的,哥退圈前好歹也算个红人啊。”

说到这件在圈里闹得纷纷扬扬结局也并不愉快的事,在场的人都沉默了一会儿。还是苏沐橙先开的口:“记者会也开了,叶修这算正式复出了吧?”

叶修摇摇头:“前两天召开记者会是和从前的事做个了断,要正式复出的话,过阵子还得再开一个。”

“最好还得带上新作品。”方锐补充。

“没错,有作品才能堵住外界的嘴。”唐柔说。

“这不愁,刚放出老叶要复出的消息那阵子就有不少公司来问过我了。老夫秉着一切都要靠谱的原则,已经和微草在谈一个项目了。”

这事不仅叶修不知道,连陈果等人都被蒙在鼓里,叶修好奇道:“什么项目?”

“微草不是打算要拍《羽客》吗,虽然是国外一家大公司投的资金,但微草方面觉得让你来唱主题曲挺合适的,听到消息后就来联系我了。”魏琛点了根烟,但没抽,“我想王杰希和你又是老相识了,这事估计有戏,可不也没定下来么,所以就没和老板娘他们说。”

叶修眯了眯眼,微草计划拍《羽客》是还没向外公布的内部消息,王杰希之前确有和他说过这事,但聊天的时候丝毫没透露任何有关参演人员和主题曲制作的信息,要不是魏琛现在提起,他恐怕得到微草的人来接他去录音棚那天才知道。

这个王杰希,卖他人情卖的这么不动声色。叶修无奈,但心底又升起一丝对老友的感谢,要不是他们,他想回来恐怕还没有这么容易。

叶修虽然没说话,但陈果知道他多半不会拒绝,于是就拍案决定道:“那就接了,给微草方面确定的答复。”

这么一看,叶修离重回金曲天王的宝座又近了一步,在场的人俱是松了口气,气氛又轻松了起来。包荣兴人高马大,力气也多,边拖地边说:“我就说嘛,老大这么棒一定有很多人支持。看看这么多写给老大的信就知道啦!”

方锐也附和地说:“对对,我们来看看信。”他从陈果手里接过来,又抽出一个粉红色的信封,“又一个。”

魏琛本来就和方锐站一块,这时候也凑热闹地过来看信,他眼尖,很快又发现了一个与方锐抽出来的一模一样的信封。

事不过三,当陈果再瞧见一个粉红色信封的时候,其他人的兴趣就被勾起来了。

“我们的计划是:替老大寻找粉红色信封!”包子扔下拖把,兴冲冲地在一堆信件里翻找起来。

“噫,还有直接把骂老叶的话写在信封上的。”魏琛说。

苏沐橙冷笑一声:“大概是嘉世雪藏叶修那段时间把谣言和诽谤信以为真的粉丝写的吧。”

叶修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沐橙,都过去了。”

“哟,又发现一个!”方锐喊。

他们把寄给叶修的信分成三叠,这厢方锐在这一叠发现一个,那厢包子又找到一个。最后陈果把所有信封拢一起数了数,总共有十五封。

连方锐这种有不少少女粉的人都颇有些惊讶,“老叶,这年头都还能有坚持给你写信的真爱粉,魅力够可以的啊。”

叶修也走过来了,“哥人格魅力大着呢,你以为我是你啊,猥琐的家伙。”

方锐挥拳头作势要揍他,叶修也偏头做了个躲避的假动作,手却向陈果伸出去了,“给我看看。”

叶修以前在嘉世的确有个专属信箱,给粉丝表白用的。在他连续拿了三年金曲奖风头最盛的那几年,他几乎天天都能在他的信箱那看到一束又一束的花和堆在地上的玩偶、巧克力等礼品,其中当以零食称第一。因为一次访谈中他无意间讲到自己是个吃货不唱歌的时候最爱吃零食,自从那个节目播出之后,嘉世楼下就天天有抱着零食大礼包等着见他一面的粉丝。

叶修当然吃不了这么多,只好在个人微博上再三声明希望粉丝不要再为他花钱,如果实在想表达心意的话,可以给他写信,他有空的时候一定会看。

于是堆在地上的花束和零食少了,空着的信箱倒是一点点满起来了。叶修那时候正红,红的快要发紫的那种红,他的助理每天都拿着一大堆信和明信片来见他,最后干脆专门准备了一只拿来放信的大箱子。

叶修说的不是哄哄粉丝的空话,他忙里偷闲的时候真的会一封封看信,那些手写的字体都是粉丝对他真真切切的喜爱与倾慕啊。

然而,当他想好好唱歌的梦想与嘉世的领导集团越来越浮躁化、功利化的经营理念冲突的时候,他被嘉世雪藏了。嘉世推出其他新人,制作迎合市场的口水歌,刻意炒作自家明星,逐渐忘了叶修身为嘉世王朝的奠基人被公司冷落的黯淡心情。

外界慢慢地开始对叶修有了一些质疑、谩骂,叶修采取不抵抗政策,全盘接受,在等待了一阵子后,嘉世公关部门的发言人仍然没有站出来说些什么。

叶修苦笑,与嘉世签了解约合同,与老东家一拍两散。

叶修翻了翻信封,通过邮戳发现这些信都是他被雪藏没公开露脸之后寄出来的。叶修抿了抿唇,这些可爱梦幻的信封里装的信件不会都是来骂他的吧?

他拆开距离现在时间最近的一封信,里面只有一张明信片和一颗小小的爱心,明信片上写的话也很简单:相信你一定会回来。

方锐站在他身边,把内容看的一清二楚,啧啧了两声,拿起那颗爱心看了看,吹了声口哨,“哇塞,果然真爱粉诶。”

“我看看我看看!”包子从方锐掌心拿走那颗爱心,像是摸什么宝贝似的摸了两下,“这个女孩子肯定是老大的脑残粉。”

“老夫服了,这位肯定是个纯情少女,估计才上高中吧,这爱心一看就是自己亲手折的。”魏琛说。

“你又知道了?”陈果睨了魏琛一眼。

“说的什么话!老夫当年上高中的时候也有收到过女生给我折的爱心好不好!”魏琛不满陈果的态度,叫道。

叶修没理他们,又一一把剩下几封信拆开,信封里都是一张明信片和一颗爱心,唯一不同的就是每张明信片上写的话根据时间有所改变而已。

他没有公开表演活动和访谈一个月后,“叶神最近都没什么动静呢,不知是否在潜心制作新专辑?”

两个月后,“期待叶神的新作品。”

三个月后,“希望再看到叶神上节目时带来即将推出新单曲的好消息。”

四个月后,“非常希望叶神能够多发微博、多上电视节目,增加曝光率。”

……

全都是写得非常端正硬朗的小楷,单看字迹的话倒不像是出自女子之手。

叶修有些感动,他没有想过在他不被公司支持、不被许多粉丝看好的时候,还有这样可爱的人能一直坚持给他写信。

苏沐橙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叶修身后,她是最明白叶修那一年受了什么委屈、吃了什么苦的人,也是最懂叶修此刻什么心情的人,她拍拍叶修瘦削的肩膀:“所以,你一定要回去啊。”

“那当然了。”叶修再抬起头的时候,就又是那个什么艰难险阻都不放在眼里的一身傲骨的歌王了。

“好了好了别闹了,赶快把这个房间收拾好,晚上我请大家吃自助烧烤去!”陈果哭笑不得地朝玩成一团的几个大男人说。

“耶!老板娘万岁!”

 

&&&

G市,一家坐落于小巷的咖啡馆。

一个穿着清凉的夏装的女孩子看着对面一身西装、在室内也戴着墨镜的男人,有些犹豫地开口:“唔,东西我带来了……”

对面的男人摘下墨镜,朝她温和地一笑,“有劳你了。”

“这是说好的价钱。”他从钱包里取出几张钞票,递给盯着他看的女孩子。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他又笑了一下,牵起脸颊上两个浅浅的酒窝。

“哦不,没有没有……你笑起来很好看的!”女孩子连忙辩解,对面的男人又是一笑,她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失态,“只是觉得你有些面熟……”

“我大众脸。”男子并不介意,“叶神的专辑呢?”

“在这里!差点忘了给你了。不过有点不好意思,这个专辑也是我比较早的时候从别人那入的,这几年也不是很注意保存什么的,如果有些瑕疵的话,还希望你不要介意。”她昨晚在刷论坛的时候发现了一个题为“高价入叶修第一张个人专辑”的帖子,点进去一看,楼主和她一样,都是叶修的真爱粉,再加上楼主的坐标和她一样都在G市,她最近又实在是缺钱,三思后只好忍痛出了男神的专辑。

“没关系,能收到就很好了,我入坑比较晚,叶神发布第四张专辑的时候我才粉的他。”喻文州朝对面的女孩子笑了一笑,从包里拿出软手帕轻轻擦拭起了专辑的硬壳。

大概是他手指抚摸专辑封面上叶修脸的神情太过专注,同为叶吹的女生都有些羞愧了,“不过你这样一张一张收专辑的粉丝现在也不多见了,你也算得上是实力叶修厨了。”

“叶修厨?那是什么意思?”

喻文州倚在咖啡馆的软皮沙发里,听坐在他对面的女生依次解释“叶吹”“叶修厨”“大写的叶修痴汉”是什么意思,心里产生了一种不足为外人道也的满足。

听起来似乎像我这么喜欢叶修的人,不多了啊。

喻文州认真听完,嘴角扬起一个弧度,“很高兴认识你这么可爱的女孩,我有事先走了,单我已经买了,你可以再坐一会。”

女孩子小鸡啄米式点头,她居然和这样一位温柔的绅士喜欢着同一个男神诶!她撑着下巴看着喻文州潇洒离去的背影,觉得这个背影似乎也有些眼熟……

!!!!!

我靠,她总算想起来了,这不就是她前天刚在电视新闻上看到过的蓝雨集团的总裁喻文州吗?!

TBC

看文题就应该知道核心思想了吧嘿嘿><

感谢 @浮生半盏°-初心不负 给我的萌梗!啾啾=3=

最后要说,好喜欢我现在的头像和主页哦0///0

评论(8)
热度(128)
© 叶家少女/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