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家少女
女友粉本人
 

《【喻叶】变身记(下)》

 @狂躁型精神分裂。 gn的点文,上在这里

*有轻微的黄+叶,但绝无感情线,雷的姑娘食用注意。这篇还是偏恶搞吧,OOC和私设多如牛毛。

(6)

叶修人变小了,声音自然也变成了童声。他现在的声音倒不是奶声奶气的那种,但听起来是和棉花糖一样的软绵绵,与28岁时语气慵懒的低音炮完全不同。被喻文州抱着走到了店外面后,他发起语音通话:“喂?”

“怎么回事?你变成小孩了是真的吗?照片上这个就是现在的你?你在哪里啊我坐飞机过来!!!”

“我在G市,我和朋友一起呢,你不用特地过来。”他说到朋友两个字的时候,喻文州掐了一下他肉嘟嘟的屁股。

叶修给喻文州一个“不许乱来”的眼神,接着说:“我今天早上醒来后就这样了,现在身体状况算健康,还没发现什么问题,听声音你没变成小孩吧,那太好了。”

叶秋听自己哥哥遭遇这么重大的变故还依旧云淡风轻,简直气得要跳脚,“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啊!要不是我这两天有个合同要谈人走不开一定飞过去逮你回家!爸也真是的,怎么就同意放虎归山了呢?”

叶修笑,笑起来声音是清脆动听的咯咯声,像一枚羽毛轻轻划过喻文州的心上,“什么叫放虎归山啊?你的语文水平真是令人堪忧。”

叶秋才不去理会他的垃圾话,有些担忧地说:“你那儿是什么朋友啊?靠谱吗?不行我不放心,还是我过来接你吧。”

这次通话倒是意外地让叶修自早上变身以后就存在的不安心情烟消云散,弟弟担忧而又关切的语气让他安心了不少,他搂着喻文州的脖子,乐呵呵地说:“没事,我这朋友特别靠谱,你不用太担心我,说不定我明天早上醒来就变回去了呢?”

叶秋不知叶修在乐什么,他急的连椅子都坐不住了,来回地在房间里踱着步,“算我求你了行吗,哥,你对自己上点心成吗……啊?喂?你哪位?”

喻文州把手机拿过来放到自己耳边,沉稳开口:“弟弟你好,我是叶修的朋友,我叫喻文州,现任荣耀联盟蓝雨战队队长。”

“是,我们俩现在呆在一起……我也不太清楚,还没详细问过他。”

“这个你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现在的他的。”

“好的,有任何情况我给你打电话,我的号码是157XXXXXXXX,好,我待会就存下来。”

“不麻烦,叶修能来找我玩我挺开心的。”

“好,多多联系。”

叶修抱着他脖子,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看他,问道:“我弟和你说什么了?”

喻文州很享受叶修主动做出来的这些亲昵的行为,笑了笑说:“他问我你在变身之前做了什么,吃了什么,有没有奇怪的举动,其实这些也是我想问的。”

他昨天下午从俱乐部开车回家,刚到家就接到叶修的电话说他人已经在蓝雨俱乐部门口了,问他是否愿意收留他几个晚上。

喻文州哭笑不得,一边询问着恋人是什么时候买了手机,又是什么时候过来G市的,为什么不提前和他说一声之类的问题,一边把刚从车上拿下来的小型行李箱放回后备箱里。

电话那头的恋人得知他回家了以后也有点淡淡的失落,“好吧,那你们蓝雨现在是没人咯?”

“不,少天可能还在。你有他号码吗,哦,那我等会发一个给你。”

“世邀赛冠军也拿了,他干嘛不回家?那行,那我今晚上和他睡好了。”叶修说。

喻文州斩钉截铁地说:“你还是睡我的床好了,门没锁。”

叶修促狭地笑:“管真严啊文州。”

喻文州也笑,黄少天这儿的醋早八百年他就有免疫力了,“不是的,只是想让我的床上能有你的味道,仅此而已。”

喻文州的笑声通过电流传过来,加上了一点与平时不太一样的磁性,叶修只好拍拍被太阳晒红的脸,心想喻文州的情话模式真是随时随地就能开启啊。

喻文州接着说:“今天我应该是回不来了,我爸我妈也不会这么轻易放我走……嗯……我争取明天早上尽快赶过来,晚饭蓝雨的食堂有的吃。”

“知道了知道了,替我向咱妈问声好啊。”叶修挂了电话。

喻文州听到“咱妈”两个字还愣了一愣,旋即又反应过来——这个人怎么会这么可爱。

于是想赶快回俱乐部的心情就更加迫切,然而谁能想到当他回到蓝雨的时候,叶修居然变成了小叶修。

小叶修拍拍他的肩膀,正要说点什么,黄少天从店里跑了出来,“队长老叶你们怎么跑外面来了?也不和我说一声!快进来我又给老叶看中了两件衣服!”看到叶修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黄少天哈哈哈哈哈道:“老叶你什么表情啊?就这么不想穿本剑圣挑的衣服吗快进来试试,合适的话叫声爸爸我就给你买!”

叶修用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瞟黄少天,淡淡开口:“妈。”

黄少天:“???叶修你下来我要和你真人PK!”

喻文州被两个人逗笑,抱着叶修往店里走,叶修回过头朝黄少天做鬼脸:“就不下来,略略略。”

最后为了照顾叶修的心情,黄少天和叶修打成一致协议,连体动物装买一套,其他正常点的衣服买两套,好,就这么愉快地决定让喻文州刷卡了。

喻文州:是不是有哪里不对?

(7)

叶修穿着衬衫背带裤被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人带着逛了一下午的G市,什么越秀公园啊镇海楼啊天河体育中心啊,要不是叶修说太累了,蓝雨正副队长还很有去长隆欢乐世界耍一耍的冲动。

叶修坐在茶餐厅的椅子上晃荡两条小短腿,喝了一大口柠檬茶之后说:“就算你们两个不嫌累,也不怕在公共场合被粉丝认出来啊?这可是G市诶,你们的地盘。”

黄少天把戴着的口罩摘下来,说:“不怕,我和队长都是武装过的,就算碰上了也没关系啊,蓝雨的粉丝都很理智的。”

喻文州摘墨镜和帽子,点头表示同意。

他们选的是一家高档茶餐厅,三个人坐的位置也算隐蔽,因此并不担心会有热情的粉丝冲上来要签名的事。

黄少天要了一份抹茶蛋糕,他拿小刀切了一小块下来,还很体贴地用叉子喂到叶修嘴里,说:“老叶现在变小了也挺好的,至少外形上可爱了很多不是嘛,哈哈哈哈哈,队长你看,现在他鼓着腮帮子嚼东西的样子还是很萌的。”

喻文州拿餐巾替叶修擦去嘴边的奶油,笑说:“的确,而且声音也很好听。”

“对对对!”黄少天深表同意,“比起28岁时那种懒洋洋欠揍的声音,现在这个软软的童声太好听了!”

叶修翻白眼,“现在你们要庆幸的是哥的智商还维持在28岁时的水平,要不然你们就知道带一个小孩有多烦了。”

喻文州笑:“那也倒是。不过我一直有几个问题没有问,你在变身之前的昨天晚上吃了什么?做了什么?是否有奇怪的举动?”

这仿佛拷问一样的问题……不过叶修还是老实交代了:“昨天晚上我和少天打了几盘竞技场,然后一起吃了顿饭,回来后和我们公会的人一起抢了个BOSS,就这样。”

喻文州眯起了眼,“你们一起吃饭了?吃的什么?”

黄少天觉得那阵想打哆嗦的感觉又上来了,赶忙说:“就上次宋晓说的那家新开的煲仔饭啊,队长,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给叶修下什么奇怪的药。”

叶修白他一眼,“你敢?”

不敢不敢,如果老叶从他的基友升级成为队长夫人的话,借他一万个胆子都不敢。

喻文州若有所思地摸摸下巴,“会不会是那个饭出了问题?”

“不会,少天都没有变小啊。”叶修排除这种可能。

“好吧。”喻文州叹了口气,“现在我们唯一能指望的就是,明天早上醒来叶修能自己变回来了。”

(8)

然而,第二天早上,叶修并没有变回来,反而发生了一件令喻文州和黄少天更加头痛的事情。

这回仍然是黄少天先发现的。

他抑制不住想带叶修去长隆欢乐世界的兴奋,今儿个起了个大早,刚洗漱完毕就兴冲冲地跑过来敲喻文州的房门。

——没人应。

黄少天喊:“队长,你起床了没有?你起床了的话我想进来看看老叶行吗?你在里面吗为什么不说话?”

——还是没有人回答。

黄少天心底升起一股不妙的感觉,队长不会也变小了吧?

他顾不上那么多了,推门而入——门没有锁,一推就开了——床上只有还在熟睡中的小叶修,而喻文州,不见了。

现在才六点半,这么早喻文州会去哪呢?不会变身变没了吧?黄少天惴惴不安地喊:“队长?队长你是不是变成拇指人了?队长你在哪?”

黄少天有点焦急,并没有压低音量,这么洪亮的声音很快把小叶修吵醒了,他睁开双眼,看见一个高大的男人正转头转脑地似乎找着什么东西,他心下顿时有些害怕,再加上小孩子多少都会有一些的起床气,他大哭起来:“呜啊——喻喻——我要找喻喻——”

黄少天一时不察,没发现叶修已经醒来,听到叶修的哭声还吓了一跳:“我靠吓死我了,老叶你怎么哭了啊?一个大男人大清早起来还哭啊?”

这个人哭都不让他哭,小叶修更加害怕了,“我要找喻喻!我的喻喻啊!!!”

黄少天完全没察觉到叶修的不对劲,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地问:“你到底哭什么啊老叶?你要找谁?玉玉??玉玉是谁???”

这时候喻文州提着一只保温桶进来了,站在外面的时候他就听到了震天响的哭声,忙进来一看,叶修哭的那叫一个惨,眼泪断了线地往下掉:“喻喻呢!!!我要喻喻——”

喻文州和黄少天对视一眼,后者给了他一个惊恐的眼神,直觉告诉他叶修现在哭着喊着要找的人应该是他。

他把保温桶放下,走过去抱住叶修因为哭泣不断颤抖的身子,低声哄道:“不哭了不哭了哦,喻喻来了。”

叶修果然停止了哭泣,抽着鼻子说:“看不到喻喻……我,我害怕……”

喻文州拍叶修的背,“不用怕的哦,我一直在你身边。”

黄少天简直要被眼前的这一幕雷的外焦里嫩,谁来告诉他这他妈是什么情况啊?!他怎么不知道蓝雨队长还有个名字叫玉玉啊!!!

叶修喝着喻文州一大早跑去食堂端来的粥,终于露出了泣后的笑容。

而喻文州则用极其柔和的眼神看着叶修,仿佛是看见了自己的亲儿子学会吃东西一样。

黄少天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能好了,他凑到喻文州身边和他咬耳朵,“老叶这是怎么回事啊?他那个哭声吓死我了。”

喻文州沉吟片刻,“我猜他的心智可能也回去了。”

黄少天:“队长你别吓我……也就是说老叶现在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小孩子了?卧槽卧槽,这太可怕了。还有啊,他刚才说的那个玉玉怎么就成了队长你了???”

喻文州想了想,说:“喻是喻文州的喻,这个可能是叶修给我起的小名吧。”

黄少天此时的心情和那会和莫凡打比赛时夜雨声烦被树砸去了半条血的心情差不多,又震惊又悲愤,妈的这两个人的关系居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凭什么老叶光忘记他不忘记队长?!本剑圣表示不服!

其实黄少天也没什么好不服的,事实上叶修除了喻文州,任何一位职业选手都不记得了。

叶修抱住喻文州一边的小腿,努力地往大腿方向爬,喻文州见状便曲起腿方便叶修爬,叶修不太知道如何运用自己的短胳膊短腿,爬的吭哧吭哧的,一边爬一边嘴里还说:“喻喻,喻喻,我们去哪里呀?”

黄少天实在受不了这画面了,你当录爸爸去哪儿吗?!

喻文州:“嗯?什么去哪里?”

叶修好不容易爬上了喻文州的大腿,抬头看着后者的脸,说:“昨天晚上不是说好要带修修去玩吗?”

尽管黄少天昨天也喊过一次修修,但听叶修自己说出来这两个字还真不是一般的酸爽……听到的时候黄少天和喻文州二人皆是虎躯一震,然后对视一眼开始发愁。

好吧,喻文州必须说,虽然这样的小叶修真的真的真的很可爱,但他开始想念那个28岁的大叶修了。

(9)

荣耀之神叶修,曾用名叶秋,在第一赛季出道后带领嘉世战队连续拿下三年的总冠军,开创荣耀史上唯一一个王朝。虽在第八赛季因一些不可控因素退役,但经历一年半的冷寂后又带领一支网吧战队在第十赛季归来,并且以势不可挡的姿态带兴欣全队斩获第十赛季冠军。随后虽又闹出了退役风波,但终在对荣耀的热爱和父亲的鼓励(?)下出任荣耀世界邀请赛中国国家队领队,并且拿下了冠军。

就是这样一位五冠在身、各大荣誉在手的荣耀教科书叶修,现在的身体和心智居然都只有五岁。

黄少天看着和五岁叶修在海洋球池里玩的不亦乐乎的蓝雨队长,难得地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刚才喻文州接到了一个电话,据说是叶修的弟弟打来的,说是给家里的老阿姨看了,认出来这是叶修五岁时候的模样,至于变回去的方法嘛,弟弟表示,他还真不知道。

“也许你们带着他玩,玩累了就变回去了?”叶修弟弟大胆猜测。

喻文州竟也觉得很有道理,“也许值得一试。”

于是两个大人一个小孩就来到了游乐园,看得出来喻文州在尽职地当好一个年轻爸爸,拉着叶修的手把小孩子能玩的几个项目统统玩了一遍。

最后还是叶修推说太累了,两个人才选了一个不那么累的淘气堡,叶修换鞋前还一直热情地招呼黄少天:“黄叔叔,你也来玩吧!”

黄少天心肌一梗,他是万万都没有想到有一天竟然被叶修叫了叔叔……平时再活泼都动不起来了,他摆摆手说:“不了,我……不爱玩这个。”

喻文州大概也挺明白黄少天的心情,拍了拍后者的肩,“少天,务必要振作,我有一种叶修今天晚上就能变回来的预感,想想这是叶修保持小孩形态的最后几个小时,我们就快要胜利了。”

队长你的画风怎么了……黄少天无语凝噎,不过想想这是那个嘲讽到不行的叶修最后几小时这么小这么软这么可爱了,又对这个小叶修的容忍度提高了一点。

其实仔细想想,叶修变小以来还是挺招人喜欢的,起码昨天的时候还是很招他喜欢的,主要是因为早上智商和情商都降低了的叶修朝他哭了那一阵子,这才导致他从心底对这个五岁的小叶修喜欢不起来。

唉……不管怎么说,还是希望大叶修赶快回来。黄少天看着被喻文州抱在怀里咯咯笑的小叶修,哀愁地叹了口气。

(10)

喻文州、黄少天和叶修从游乐园出来的时候,天都快要黑了。

三个人一合计,准确的说是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人一合计,打算去昨天晚上黄少天和叶修吃过的那家煲仔饭店解决晚饭问题。

喻文州牵着叶修,叶修牵着黄少天,构成了一幅看上去十分和谐动人的画面。叶修走在两个人中间,踩着鞋子哒哒哒地走,“我今天好开心,终于不是王阿姨带我出来玩啦,而且也没有跟屁虫叶秋!”

喻文州问:“王阿姨是谁?”

“王阿姨就是爸爸和妈妈花钱请来照顾我和叶秋的,她人可温柔了,总是笑眯眯的,我和叶秋犯错了从不骂我,哈哈,都是教训叶秋。”

敢情这小子从小就这样欺负弟弟,长大了还盗弟弟号打荣耀,难怪人弟弟给的备注是混蛋哥哥了,喻文州想,但听起来叶修似乎从小就缺少陪伴啊……

喻文州于是笑得更温柔了,“那今天修修多吃一点好不好?”

“好!”叶修高兴地说。

而黄少天此刻脑内发的弹幕与喻叶二人和乐融融一家亲的气氛完全不同,他想的是:温柔……总是笑眯眯……不教训人……原来如此,难怪老叶会喜欢上队长了!

一行三人吃完了饭,回到了蓝雨俱乐部。本来职业选手就没什么爱好,吃完饭不打荣耀还能干什么?

但蓝雨队内是没必要进行对战的,彼此都很熟悉,如果要提升水平的话还不如找其他队的同职选手呢。

而眼前的这位全职业精通的大神却又只能看不能用,人现在智商只有五岁的水平,打什么荣耀,玩打地鼠还差不多。

黄少天倍感无聊,他与喻文州打了声招呼就打算回自己房间了。但当他快要走出喻文州房间的时候,叶修跑上来抱住了他的腿——

“叔叔你弯一下腰。”

“干嘛?”

“你弯腰嘛。”

黄少天不知叶修想干什么,只好服从地弯腰,却没想到叶修靠过来在他脸上“吧唧”了一下,“晚安哦。”

看着叶修有些羞涩的笑容,黄少天觉得自己中了僵直弹,老叶居然亲我了?!在脸上那软软的暖暖的触感是什么……

叶修又说:“谢谢你陪我玩,我其实很喜欢叔叔的!”

黄少天顿时觉得今天的路都没白走,腿没白酸。

他刚抱住叶修想回亲一口的时候,他们队长过来赶人了——喻文州微笑着把黄少天拉起来,说:“少天,早点休息吧,晚安。”

队长真小气。黄少天走回自己的房间,不过小叶修真的好可爱啊——

关上了门,喻文州捏了捏小叶修的脸蛋,说:“以后可不能当我的面亲别人。”

“也亲喻喻!”叶修突然袭击了喻文州的嘴唇。

喻文州愣了一下,然后立刻在心里提醒自己:他现在还是个孩子!千万要忍住!不能让他幼小的心灵蒙上阴影。

他轻轻地抱住叶修的身体,叹了口气:“你到底什么时候变回来啊……”

叶修蹭了蹭他的脑袋,说:“喻喻,我困。”

吃饭的时候排了挺久的队,的确现在也不早了,喻文州揉揉叶修的脑袋,“去洗个澡,然后我们一起睡觉吧。”

洗漱完毕,喻文州抱着软软香香的小叶修,心里有种尘埃落定的踏实感,他亲了亲小叶修刚吹干的头发,“晚安,宝贝。”

一夜无梦。

(11)

叶修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以一个极其别扭的姿势睡在喻文州怀里。

他的一条腿搁在喻文州的两腿之间,另一条腿翘在喻文州的腿上,两只手缩在自己胸前被喻文州抓着,这个姿势他会很辛苦吧……

叶修动了动身子,把自己的腿抽了出来,喻文州被他的动作弄醒了,他迷迷糊糊地说:“唔……叶修……你变回来了?!”

朦胧的晨光照着的不就是28岁的叶修赤裸的身体吗!喻文州瞬间清醒过来,“你变回来了还记得昨天和前天的事情吗?”

叶修在他热切的注视下细细回忆了一下前两天发生的事,然后默默地在心里排了一串省略号。

……这都什么鬼。

叶修略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少天受到的打击是不是特别大啊……我居然朝他哭了,我现在心情就是特别想死。”

喻文州亲他一口:“那你还记不记得你亲了少天?”

“……啊,记起来了。居然在黄少天这丢这么大的人,估计他能笑我整整一年。起来了,我去看看他。”

“不用,按少天的计划的话他今天回家。”喻文州专注于调情,又亲了叶修的眼睛一下。

“……不行,我还是觉得这两天太羞耻了。”可惜叶修并不配合。

但喻文州很有办法,早上刚睡醒的男人比任何时候都容易被撩拨,他手不安分地往下摸,“别想了,你还是好好补偿我吧。”

“你知不知道我忍的有多辛苦?”

END

*这篇上下加起来破1w字了,这是我目前写的最长的短篇了(感动泣)写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好啰嗦啊……但这些不详细写清楚又特别难受(。

*觉得结局有点太快了,但我实在写不动了,日更万字臣妾做不到啊(你够

评论(11)
热度(127)
© 叶家少女/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