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家少女
女友粉本人
 

《【喻叶】变身记(上)》

 @狂躁型精神分裂。  gn的点文,养父子没有写成,写了大喻小叶,请吃。


(1)

 ……

 太吓人了。

 这真的太吓人了。

 叶修作为一个实打实的无神论者,在他的认知里,什么起死回生,返老还童,诸如此类的事件统统都是不可能发生的。

 因此,当叶修在喻文州的床上醒来,看到自己的短胳膊短手时,他的第一想法是:我还在做梦吧?

再睡一会醒来就好了,叶修翻了个身,然后发现昨晚盖在身上还好好的被子现在竟然长到宽到让他踢了两回都没踢出去脚。

……怎么回事?

叶修掀开被子,噌的站起来,穿在身高178的叶修身上刚刚好的睡衣现在显然成了XXXXL码,原本只是屁股过一点的长度居然到了现在的他的小腿。

叶修不死心地把衣服往上撩,确认这小腿这大腿这……小弟弟都短了不知几倍,没错,他直接看到了自己的小弟弟。

叶修无法接受眼前如同穿越小说一般的一切,他保持着撩起一半衣服站在床上的姿势,就像被魔道学者的一个强力寒冰粉冰冻住了,而就在这个时候,房间的门开了。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的必定是黄少天,“老叶老叶,你起床了没?队长回来了我们一起去吃早饭吧!我跟你说我大前天发现了一家超好吃的云吞面,走路十分钟就到了……我靠,你小子谁?!”

喻文州的床直接对着门,黄少天一进来就看到了站在床上撩着衣服,赤裸着下半身的小孩。

喻文州走在他后面,稍慢一点进入了自己的房间,看到迅速把衣服放下来的陌生小孩站在他的床上,饶是运转飞快的脑子也当机了一下,“……你是谁?叶修呢?”

现在看上去顶多只有五岁的叶修整了整衣服,故作淡定地挥了挥手,“同志们不要紧张,是我。”

(2)

“你真的不是在耍我们??你说你一觉醒来就变成这样了??”黄少天一脸“你他妈在逗我”的表情,“不行这事太稀罕了,我一定要拍下来发微博。“

 “不行!”叶修和喻文州异口同声。 

“啊?”黄少天掏手机拍照的动作停了一停。 

“如你所说,这事真的很稀奇,所以越少人知道越好。”喻文州说,“还有一个问题,叶修,你确定这个身体真的是你的吗?”

叶修愣了一下,说:“……应该错不了吧?难不成我还和别人交换了身体?”

“难说。你转过来,背对我。”

叶修照做了,喻文州也不客气,上手就直接把叶修身上过大的睡衣往左用力一扯,光滑白皙的肩膀露了一半出来,喻文州视线往下一扫,叹了口气:“那块胎记还在,没错了。”

叶修恍然大悟,他左边的肩胛骨上有一块小小的胎记,看胎记的确是确认身体的一个好方法,他刚才的心情太过震惊和惶恐,以至于忘了这一茬。

而在一旁目睹了全过程的黄少天心情很复杂,他也有一个问题,那就是:队长是怎么知道老叶背上有块胎记的?

黄少天默默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完了,他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3)

坐在黄少天所说的卖超好吃的云吞面店里,叶修被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个人同时目光灼灼地盯着,他转了转头,不自在地说:“你们两个大哥,干嘛一直盯着我看?“

“没有,老叶,现在仔细看看的话,你小时候还是挺好看的。”黄少天说。

叶修翻了个白眼,“哥现在也挺好看的。”

“臭不要脸。”黄少天捏叶修有些婴儿肥的脸蛋,“你不要脸的样子也可爱。”

叶修被他这句话的语气吓了一跳,刚想说“少天你是不是傻了”,结果喻文州抢在他前头拍开黄少天正捏的起劲的手,语气很平淡地说:“少天,你去看看我们点的云吞面怎么还不来,等好久了。”

喻文州从没用这种语气和他说过话,黄少天打了个哆嗦,服从地起身离席了。

等黄少天走了,叶修揶揄地朝喻文州笑了笑,“你这是吃醋了?”不过他现在五官都还没长开,不管怎么个笑法都是一个大写的可爱,喻文州忍不住凑过去亲了他一下,“是,我是吃醋了,你知不知道自己现在有多可爱?”

叶修虽然现在形体上是个小孩,但心智仍然保持在28岁,听喜欢的人夸他可爱并不觉得开心,他撇了撇嘴,转移话题道:“我弟回你了没有?”

喻文州掏出手机看了看QQ,他现在登的是叶修的QQ,备注笨蛋弟弟的人头像仍然是灰色的,“没有。”

“大概在忙吧。”

“只是有点好奇,不说也没关系,你弟弟给你的备注是什么?”

“我之前看到过一次,好像是混蛋哥哥吧。”叶修用手撑着下巴,两颊的肉往外鼓的更明显了,喻文州再次忍不住地捏了两下,靠过去在叶修耳边轻声说:“你真是可爱死了,好想亲你。”

叶修心说你刚才不是已经亲过了吗,不过喻文州很快就坐正了身子,“少天回来了。”

黄少天端着搁着三碗云吞面的上菜盘,老远就看见了喻文州的小动作,明着说他是不敢的,只好在心里狠狠吐槽:什么人啊,只许你捏不许我捏?!

(4)

叶修和喻文州是在世邀赛期间好上的。 

作为国家队队长和领队,两个人被分到了同一间房。对此,喻文州和叶修都没什么意见。

叶修和蓝雨的正副队长关系都不错,黄少天性格活泼好动,爱笑爱闹,相处起来令人愉快,但另一方面,要长久共住一间房的话,叶修又有些受不了他的聒噪。

相比之下,喻文州简直是一个完美的室友。光体贴这一点,叶修就颇为受益。

喻文州会在他起床后给他递一杯水,会在他看比赛视频眼睛疲劳后给他滴眼药水,还会在他生病的时候给他送粥。

那是中国队小组出线打入四强赛,即将对上强大的K国时,叶修连续两天废寝忘食地看其他队伍和K国的对战视频,终于在第三天,叶修病倒了。

叶修发着低烧躺在床上睡了整整一个下午,醒来的时候天都黑了,他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似乎已经不太烫了,而且明天就是四强赛的第一轮,他就起身想去训练室看看情况。

他刚掀开被子,房间的门就被打开了,喻文州拎着一只环保袋走了进来,看到叶修的动作很了然地说:“不用起来了,我已经让他们都回房好好休息去了。”

“哦,行。”叶修闻言又躺了下来,“我和你说过的东西你和他们说了吗?”

“都说了。”喻文州走到叶修床边,把环保袋往床头柜一放,从里往外依次拿出了一个保温桶、一只碗和两个勺子,“这个点酒店不提供晚饭了,所以我给你买了点粥。”

喻文州用大勺子从保温桶里往碗里盛粥,盛了大概半碗就换成小勺子慢慢地搅,他语气如常,说:“苏黎世的中国餐馆挺少的,我找了家离训练中心最近的,也不知道好不好喝,叶神就将就点吧。”

同住一间房以来叶修一直挺受喻文州的照顾,但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后者能为他做到如此地步,心情自然是感动的,“谢谢你了,文州。”

 “叶神客气了。”喻文州伸出手探了探叶修的额头,“好像不烫了,我喂你喝吧。”说着,就舀了一小勺送到叶修嘴边。

都喂到嘴边了,不张口吃下去也太不给面子了,叶修一口含住勺子,嘴里含糊不清地说:“文州,有你真好。你怎么这么好啊?”

喻文州笑了起来,“我只对喜欢的人好。”

叶修愣了一愣,无头无脑地冒出了一句粤语:“你讲真嘅?”

喻文州也是一愣,然后笑说:“你应该感受得到,我对你无时无刻唔系认真嘅。”

是的,不管是讲解比赛时青年温柔而又认真的注视,还是他给他做手操时幸福愉悦的微笑,他都可以感受到,名为喻文州的那个人对他的拳拳爱意。

还没有等叶修反应过来,喻文州给自己喂了口粥,然后凑过去,封住了叶修的嘴。

叶修立刻明白了喻文州这是要做什么,他几乎没有思考地就直接张开了嘴,喻文州把口中的粥慢慢渡过来,等叶修悉数咽下以后,又用舌头一一舔过叶修口腔内的每寸地方,简直就是三百六十度无一死角地全部照顾到了。

对于叶修这样的新手,喻文州的舌吻技巧就像是开了挂作弊,最后喻文州的舌头退出去的时候,叶修觉得刚退下去的体温似乎又上来了。

叶修掩饰尴尬地咳了两声,“……老手啊文州。”

“不是,我是第一次。”喻文州发出轻快的笑声,“可能看见叶神就无师自通了吧。”

叶修沉默了一会,然后说:“等赢了K国再说吧,嗯?”

喻文州又盛了一勺粥喂到叶修嘴边,“有了你的加冕,中国队一定势如破竹。”

对战当晚,叶修在台下见证了索克萨尔站在披着黄金铠甲的剑客身后,举着灭神的诅咒完成了最后一段吟唱,死亡之门悄然出现,把敌方场上还站立着的牧师拉入门内,弥漫着的黑气立刻给予这位在中国队强硬的攻击下幸存下来的牧师巨大的伤害,本就没多少血量的血条立即清空,K国团战中最后一名选手,亡。

中国队,大获全胜。

最后两支队伍列队的时候,K国国家队领队走上前来握住了叶修的手,用本国语言叽里呱啦不知说了什么,中国队翻译立刻跟上,凑到叶修耳边解释,“他说我们队的那个术士很厉害,指挥的很好。”

叶修微笑,“你告诉他,这个术士是我的人,再羡慕都没用。”

翻译姐姐汗,好在她也是个随机应变的主,朝人笑着说了句谢谢就算过去了。

该做的都做到了,该承诺的也必须得实现了。叶修也不逃避,晚上喻文州来他被窝找他的时候,他很主动地亲了喻文州一口。

“就这么点奖励啊,叶神,K国的主攻手有多难缠你不是不知道……”喻文州笑说。

“还叫叶神啊?”叶修抱住喻文州的腰,“不改口?”

喻文州对叶修自觉的动作很满意,他咬了一下叶修的耳垂,轻轻地往耳朵里吹气,“你喜欢我叫你什么,叫老婆好不好?”

喻文州手不老实,说话的同时还在叶修身上到处乱摸。因为两个人抱太紧,叶修推了推喻文州,喘了口气道:“你叫什么都行好吧?啊、啊,那里不行……”

单恋多年终于抱得美人归,喻文州的眼睛在黑暗中也灼灼地发着亮光,他一边进行着自己的动作一边想:不管以前怎样,今天晚上是肯定不会听你的了。

(5)

 被喻文州抱在怀里逛童装店的叶修心情很复杂。

他看着黄少天上蹿下跳地东拿一件西拿一件,拿来的衣服都是连体的动物睡衣,后面还有个尾巴的那种。

他现在身上穿的是借的蓝雨宿舍里寝管大妈的孙子的衣服,款式是不怎么好看,但穿着还挺舒服的,反正不管怎样他都不想穿黄少天挑来的衣服。

他搂着喻文州的脖子,小声说:“我们走吧,我不喜欢这些衣服。”

喻文州笑,“不是你让少天跟来的吗?我们还是别走了,走了少天会伤心的。而且,”喻文州拿起一件连体的恐龙装,“我觉得你穿这个也挺可爱的。” 

叶修无语,边上站着的导购小姐倒是热情地与喻文州攀谈,“这是您的孩子么?看起来好可爱哦!您这么年轻就成爸爸了呀?”

叶修:“!!!???”

喻文州看到叶修的表情忍不住大笑起来,“哈哈哈不是,他不是我儿子。”

“是我儿子!嘿嘿嘿嘿,老叶……哦不,修修,快叫爸爸!”黄少天听到这段对话后立刻跳了出来。

要不是觉得在一个把他当可爱宝宝的女士面前直接爆粗口不太好,叶修一定开口骂死黄少天了,谁他妈是你儿子啊?!还修修?!多大脸?!

叶修把脸埋进喻文州肩窝,声音闷闷的问:“我弟回消息了没?”

喻文州拿出手机一看,备注笨蛋弟弟的人已经连发了好多条,并发起了一次语音通话,刚才因为喻文州没及时同意而被取消了。

“回了,还可以打电话,要打吗?”喻文州询问。

“打啊,我来说。”

TBC

这文第一次写的时候是让老叶在兴欣变身的,后来写着写着发现有个很大的BUG,就删了重新写了。  

下在这里

评论(12)
热度(163)
© 叶家少女/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