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家少女
女友粉本人
 

《【喻叶】情有所钟 10》

*写给我女神哒 久违的粗长(算吧? 前文走这

*恭喜章节数突破了个位数!其实觉得这篇有点过分甜了(叹气 

*OOC严重 慎入


“哦,你问喻总啊,还在出差没回来呢。”俆景熙说完,把手中的瑞士卷送到嘴里,抽出一张纸擦了擦手,“味道不错。”

“谢谢。那喻文州什么时候回来?”

“这个说不好,我昨天打电话给黄少问过,他只说快了快了,也没说具体的时间诶。”俆景熙把嘴里的瑞士卷吃完,又拿纸擦了擦嘴。

“好吧,我走了啊,拜拜。”叶修把空了的保温箱抱起来,转身走出了蓝雨科技部的办公室。

 

今天又是星期三,兴欣该给蓝雨送点心的日子。

从喻文州出差离开这个城市的那一天起,叶修开始思考起一个问题。如果说叶修的思想世界是波澜壮阔的大海的话,那这个问题就是浮在水面上的一截沉木,叶修想用力将其按下,而那段木头却在浮力定律的指引下悠悠地被按下后再漂浮起来,这是自世界诞生以来就不曾变动过的自然法则,叶修无法抗拒。

那么只能选择面对。

叶修在想,喻文州对待他的态度到底算什么呢?绝对不是普通朋友。他从来没有和一个普通朋友在认识才短短两天的时间里就一起谈事情、一起吃早饭、一起买衣服。最奇妙的是喻文州在与他相处时流露出来的那种仿佛有喜悦、爱慕和宠溺混杂在一起的感觉。

叶修坐在自己家客厅的沙发上,一边抚着睡着了的咪咪的软毛一边想,想到自己居然用上了“宠溺”这个词,感受到一股恶寒般的抖了一抖。

这还算不了什么,叶修接着想,最要命的是他居然还挺受用喻文州这套,并且,对这个人还有一丝丝的心动。

也许还不止一丝丝?这个问题要叶修自己想出答案来就有些困难了,他没有谈过恋爱,没有任何的恋爱经验,连有没有心动他都搞不清楚,更别说明白这个心动的程度是一丝丝还是两丝丝了。

还是明天去蛋糕房的时候问问沐橙好了,叶修也不是喜欢苦思冥想的人,既然想了几天都没能想明白,还不如先放一放,抱着女儿睡个好觉呢。

果真一夜无梦。

叶修难得神智清醒地在床上醒来,坐起来拿闹钟看了看时间,惊奇地发现跟往常相比自己又一次过早地醒来了,他已经毫无睡意了,然而离上班时间还早。

咪咪醒的比他还早,而叶修家里并没有什么可玩的更别说专门的宠物玩具了,因此咪咪一大早醒来也只好蜷在床上。

叶修捏了捏猫女儿的脖子,说:“看来我们俩都醒的很早啊,要不等会带你去晨跑?”

还没等咪咪发声,叶修又自己做了回答,“还是不去了,反正又碰不到喻文州。”话音刚落,叶修就发现了这句话里的逻辑有多么不合理,他晨跑又不是为了喻文州。

他做了个深呼吸,念了一段《武林外传》里郭芙蓉的台词,“世界如此美妙,我却如此……胡思乱想,这样不好,不好。”

咪咪不懂他这演的是哪一出,它舒展开身子滚到叶修怀里,乖巧地“喵”了一声。

“你也觉得我这样不好是不是?所以我们还是别晨跑了,在家里搞搞卫生吧。你等着我去捯饬捯饬,我给你弄点东西吃。”

叶修进浴室很快把自己打理好后穿着睡衣进了厨房。

他本来是没有早上就在家里开灶的习惯的,没错,他一直来都是到了兴欣之后再吃自己做的活力早餐的,但他刚才想到一个细节,猫咪似乎不能多吃甜食,再加上陈果不会因为他吃店里要买的早餐就扣他工资,但连人带猫地去蹭吃蹭喝也不太好。

于是叶修飞快地做了一个决定,以后早餐都在家里吃或者店外解决,反正为了咪咪的健康,甜食能少吃就尽量少吃。

上次的采购让家里多了不少食材,叶修拉开冰箱冷冻柜取了一把细面出来,回头问已经坐在餐桌凳子上等的咪咪,“吃这个可以吗?”

事实上咪咪也无法给他什么建设性的建议,它所能做的就是回复一声“喵”。

“好,就煮细面了。”叶修说着,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东西似的停下了动作,“等等,给猫煮东西吃有没有什么要注意的啊?不行,我得去查一查。”

叶修又匆匆跑回卧室去开笔记本,还好他的这个电脑开机运行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儿他就查到了对于一个养猫的人来说非常重要的一个细节:猫不能吃盐。

这个执行起来也挺简单,就给咪咪吃不放盐的水煮面就行了吧,不过这样没什么营养,还得把在冰箱冷冻柜最底层的那块鸡腿肉给剁进去。

虽说叶修是个西式糕点师,实际上不太会处理这些肉啊菜啊,但单身生活过久了,简单一点的中式餐点还是会做一些的。

他很快把鸡腿肉煮熟切烂放到煮好的面里,端起专门给咪咪买的盘子以后说:“你现在坐凳子上不方便吃啊,还是得下来,我抱你下来。”

刚煮好的面还热乎着,就用一只手拿可能会烫到,叶修把碗放一边,将咪咪抱下来轻轻地放在地面上之后,说:“干脆给你吹凉再吃吧。”

他用筷子拌面,一边拌一边用嘴呼呼吹着,吹的差不多了就把盘子往咪咪面前一放,拍了拍猫咪的头,道:“爸爸对你好吧?所以说千万不能跟别人跑啊,包括喻文州。”

万物皆有灵,即使是不会说话的猫咪也对人类这样体贴的呵护有所感恩,它用力蹭了蹭叶修的手掌心,叫了一连串的“喵”。

“我就当你答应了,真乖。”叶修起身,给自己下面去了。

叶修是后来才知道的——当他在喻文州的教导下懂了一点猫语之后——咪咪这时候说的话,翻译出来应该是:你和他跑了才对。

 

 

吃饱喝足以后,叶修要考虑出门上班这个事了。如果没记错的话,今天是星期三——他要去蓝雨送点心的日子。

他刚才拉开厨房的窗户看过,今天是个阴天,从外面钻进室内的风挺大的,吹的他有些冷。出门只穿一件薄薄的T恤可能会不够,叶修穿着睡衣站在衣柜前稍稍思考了一下,从衣柜里取出了那件和喻文州一起买的灰白色衬衫。

这件衬衫的料子不错,比一般的棉布要厚实,今天这样的天气穿正好;裤子的话……就穿那天一起买的竖条纹西装裤好了。

叶修满意地照了照衣柜前的镜子,最后给自己系上了那个浅蓝色的领结。

饭也吃饱了,衣服也穿好了,是时候该出门了。叶修抱着猫女儿,彻底把自己说过“搞卫生”三个字抛到了脑后。

路上走的不急不慢,最后一人一猫到达兴欣的时候,陈果刚把店门打开。

“哟,今天也这么早啊?看样子你是以后天天都这么早了是吗?”陈果看到早到的叶修已经不再惊讶,她同叶修怀里的猫咪打招呼,“嗨,小家伙,你早啊。”

咪咪活力十足地“喵”了一声,叶修抚摸它的头,说:“一直都是很早的好吗,之前迟到还不是因为被这家伙在路上拦住了吗?”

兴欣的员工里陈果只对叶修有一个早到的要求,因此叶修到店里的时间跟其他人相比也的确算得上是“早到”,陈果也就不再和他辩驳,但她注意到叶修话里的另外一个重点,记起来前不久叶修和她讲的迟到原因,“真的假的?就是它把你拦住的?这个小家伙有这么厉害?”

“你可别不信,我女儿厉害着呢。”叶修把怀里的猫咪抱起来交给陈果,“老板娘替我抱着吧,我去换工作服了。”

“咪咪呀,叶修有没有好好照顾你?你肚子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什么?”陈果抱着软软的小小的猫咪,觉得自己的母性都被激发了。

叶修也听见了,他身子抖了一抖,心说老板娘该不会还要唱段杜十娘吧?怎么女孩子见到猫啊狗啊这种生物就会变了个人?沐橙要是也这样哥就真的吓死了。

 

“哈哈哈果果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苏沐橙一到店里进了烘焙就听叶修讲了这么个事,笑道,“怎么可能唱杜十娘啊?你再这样诽谤果果我可要告诉她了啊。”

叶修正色道:“是真的,我亲耳听到她抱着咪咪问你饿不饿要不要吃面汤,还好我早上已经喂过咪咪面汤了,所以咪咪严词拒绝了。”

“哈哈哈我要笑死了,你怎么说的那么像一回事啊,好像咪咪真的能听懂人话似的。”

“真的啊,你别不信。”叶修刚才的确编了一句“吃面汤”到陈果的话里进去,但咪咪能听懂人话这个事他可是一点都不带骗的啊。“不信你看我真诚的双眼!”

“喂!抢我台词?”方锐不满地喊。

叶修选择无视他,他把苏沐橙拉到一边,“沐橙,我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苏沐橙正在清洗做蛋糕要用的模具。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叶修小声问。

“……!!!”苏沐橙连忙放下了手中的活,“你果然是有喜欢的人了吗!!”注意到叶修使劲比的噤声的手势,她连忙又降低了音量,“难怪你上次问我那么奇怪的问题!说吧,你喜欢上谁了?”

“你别激动……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喜欢,所以才来问你啊!”

“还不知道啊?那要我怎么回答,每个人对喜欢的定义都不一样啊。”苏沐橙犯难,“现实生活里的情况又和电视剧里的不一样。”

“我也知道这种事都是因人而异的,可喜欢一个人也该有个表现吧?一般说来,这种表现会是什么?”

“嗯……那你起码也要有心动的感觉吧?”

“心动的感觉……这个可以有。”叶修在小声的基础上再次压低了音量。

“这个真的有啊?”苏沐橙兴奋地直拍叶修肩膀,“你干嘛声音那么小,莫非你害羞?”

“真的有。不过有点心动的同时还有点不想承认是怎么回事?”叶修决定,既然已经不要了这张老脸,那就不要到底吧。

苏沐橙朝他挤眉弄眼,“看不出来你这么容易害羞诶!你快给我说说,你喜欢的对象是谁啊是谁啊?!”

“叶修!沐橙,你们在干嘛呢?”陈果走进来说,“我刚发现柜台里都没有草莓蛋糕了,你们还不做吗?”

“老板娘,他们特务接头在对暗号呢,整天有八卦不分享,我早晚举报了他们。”方锐哼哼道。

“知道啦知道啦,果果,你先出去吧,我和叶修说事儿呢!”苏沐橙朝陈果笑,“很快,真的很快。”

陈果也不急,这两个人干起活来她都是很放心的,刚才也是看两人一直扎堆说话她好奇进来看看罢了。

“叶修,我跟你说,你要还是不能确定的话,你就去见他本人!本人一定会让你作出判断的,信我。”苏沐橙拿起刚才被她放下的模具,“我先干活啦,你好好想想吧。”

……见本人吗?好像说的也没错?叶修一边烤黄油一边想,今天恰好是星期三,他有理由可以正大光明地去蓝雨……

都一个星期了,喻文州应该回来了吧?叶修作着猜测。

他满怀期待地去了蓝雨,然而却被告知喻文州还在出差没有回来。

一场空。

叶修的心情不能不说是有些失落的,他原本还想见到喻文州后那段浮木是否能自己沉下去,给他一个明晰不二的答案。

这样的心情一直伴随了他整整一个下午,不过失落归失落,该做好的工作还是要好好做的。在兴欣众人努力工作的氛围制造下,叶修很快就暂时把这份失落遗忘了,但这并不代表他彻底转换了心情。

众人在一起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到了下班时间,叶修又是最后一个走的,他要留下来和陈果讲蓝雨转钱过来的事情。

这个事说说其实也挺简单的,陈果一直“哦哦哦”地点着头,说到最后叶修问“都明白了吗”,陈果做完最后一句笔记,抬头说,“知道了!啊,那个人……是不是蓝雨的喻总?”

叶修立刻转过身,可不是,喻文州刚从车上下来的样子,站在那理了理衣服。

叶修飞快地抛下一句“就这样吧我走了”,他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了,满怀着一种喜悦、期盼,还有些许委屈的心情,推开兴欣的门向喻文州停车的地方跑去。

喻文州本来就是来等叶修的,车就停在蛋糕房的门口,这么一小段路叶修别说是跑,就算是走,几大步也走到了。他一下子提速太快,停下来的时候就很有些喘,喻文州当然也看到了这么大个人,“叶修?”

“呼……你,你回来了?”

“是啊,我回来了,第一个来见你。”喻文州风尘仆仆地赶了一路,脸色算不上好看,但他还是露出了一个叶修熟悉的喻氏笑容。

看得出来喻文州虽然疲惫,但是仍发自内心地笑了,唇边浅浅的梨涡又挂起,眼波里藏着的那一汪水,简直和五月的风一起,吹拂到了叶修的心里。

完了,沐橙,我好像可以确定了。

TBC

玩家喻文州美人计使用成功√ 

玩家叶修开窍了可喜可贺嘿√

评论(8)
热度(110)
© 叶家少女/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