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家少女
女友粉本人
 

《【平叶】饿狼传说》

*张学友有同名歌曲

*希望lo行行好不要给我屏蔽了 不想走不老歌啊(叹气


孙哲平推开门的时候,卧室里面还是他早上走的样子。

没有一丝光线——厚重的窗帘布掩着,把白日的喧嚣吵闹全部隔绝在外,只留下如墨晕开时的漆黑。

门窗全都关的严严实实,孙哲平站在门口,似乎还能闻到他的气味和叶修的气味,以及他们俩的气味交缠在一起勾出的情|||事的气味……

他走到床边把床头灯打开,柔和的暖黄色灯光一下笼住了正在熟睡中的叶修的脸庞,把那张脸的轮廓都软化了几分。

孙哲平坐在地板上,身子微微向前倾,直到真切感受到叶修的气息。

沉浸在黑甜香中,叶修的身体很小幅度地起伏着;突然,他翻了个身,脸就朝着了孙哲平的方向。

于是两人的距离就被拉的更近——孙哲平看着叶修微微颤动着的睫毛和因病而泛着不正常的潮||红的脸色,竟然觉得这样的叶修还有几分可爱。

可爱这个词用在叶修身上?……好像有点让人受不了。

自己果然是中毒太深了,孙哲平想。

 

叶修梦到自己迷路了,在一个森林里。

黑夜降临后的森林十分阴森可怕,他行走在树木之间的小道上,时不时还能听到从远处山头传来的狼叫声。

一声声拉长了尾音的“嗷呜——”令他的脚步更加虚浮,更加辨不清前进的方向。森林里低矮的灌木很多,他看得不明晰,跌跌撞撞地行走在黑暗之中。

突然,他看到前方黑暗处有两束黄色的光朝他射来,是狼的眼睛!

叶修停住了脚步,畏惧地往后退了几步距离,想要逃跑,但在两百万年一度占领食物链顶端的生物面前,一切挣扎都是徒劳。

那只潜伏着的狼纵身一跃就将叶修扑倒在地,它的爪子死死压住人类的肩膀,毫不留情地张开了那张嘴——

叶修醒了。

他出了一身虚汗,原本有些发热的身体倒是冷下来了一点,早上还晕乎乎分不清东南西北的头脑也清醒了不少。

他挪了挪身子,然后就看见了放大版的孙哲平的睡颜。

叶修心中一暖,偏了偏脑袋亲了孙哲平一下,却不曾想孙哲平被亲了一下之后就睁开了眼睛,眸中带着笑意地说道:“偷亲我啊?”

叶修:“……你没睡着?”

孙哲平笑,“睡着了,但是你一动我就醒了。”他从地板上爬起来,转了转有些酸疼的脖子后爬上了床。

他这么一说叶修又有些心疼了,他任孙哲平把自己抱住,然后说:“今天去做过检查了?”

“嗯,做过了。”孙哲平用下巴蹭了蹭怀中人的头顶,满足地叹了口气。

平叶两人在一起后,叶修托家里的关系给孙哲平找了个行医多年的老中医,每两周去那做一次复健。也的确收到了不错的效果,孙哲平的手恢复的挺快,现在只要对方选手不故意拖延,打一场完整的团队赛还是可以坚持的。

孙哲平本人对这样的变化当然欣喜不已,自己更是主动提出复健的频率可以从每两周一次到每周一次。然而当他的手被老中医的手握住的时候,他总是更容易想起叶修的那一双手。

叶修的手已经是联盟公认的好看了,非常漂亮灵活,白皙得有如羊脂玉。他曾要求叶修给他做手操,叶修欣然答应。

那双好看的不得了的手与他的叠在一起,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依次按过他手的每一个关节,轻轻揉捏后再跳跃着轻点,耐心地揉过掌心、指根、指尖……最后和他十指相缠。

叶修那时还低头吻了吻他的手背,仿佛是他饲养的温驯乖顺的大型宠物犬。孙哲平当然不会放过这样一个适合接吻的机会,他吻住叶修的唇,像在尝什么美味佳肴似的舔了一圈,然后毫不犹豫地深||入。

 

总而言之,孙哲平非常十分以及极其地喜欢叶修的手。当然,更喜欢叶修这个人。

曾经有一次叶修不在他身边,而他的思念又泛滥成灾的时候,他想着叶修的那一双手,自己给自己打了出来。

现在也是,叶修的手环在他的腰上——接近腹部的那块区域,这让他有些蠢蠢欲动。

他低下头往叶修耳朵里吹气,“我刚才做了个梦,你猜我梦到什么了?”

叶修也懒得去猜,老实回答:“不知道。”

“我刚才梦到我变成了狼,你变成了小白兔,我扑倒你后把你吃得一干二净……”

“真的假的?”叶修回忆起刚才自己做的那个噩梦,打了个哆嗦,“原来我梦里的恶狼是你!”

孙哲平不知道叶修说的恶狼是怎么一回事,但是他没有撒谎,他真的梦到叶修穿着兔子服,四肢大开地躺在床上等他来扑。

既然梦都做了,这就说明是上天给他安排了一个不得不做的任务,孙哲平抱紧怀中的叶修,低声诱哄:“叶修,我们做||吧……?”

“我、不、要。”叶修一个字一个字地说,语气很坚决,“你忘了我还在生病了?”

“没忘,但是你不是已经不烫了吗?信我,做一次可以出很多汗,发烧很快就好了。”

“呵呵,你不想想是谁害我发烧的?”叶修说的咬牙切齿。

孙哲平亲了亲他的耳朵,表示很无辜,“也不能怪我啊……”在接收到叶修的眼神之后又连忙改口,“是得怪我,但是如果你昨天晚上睡觉前穿上裤子就不会冻着了啊……”

昨天他们做的有点疯,到后来叶修完全体力不支,只得由孙哲平抱人去浴室做清洗。好不容易做完清洗,叶修又累又困,上眼皮和下眼皮都快粘一块儿去了,再没力气穿衣服,他又不想让孙哲平给他穿,最后只披了块浴巾就爬床上去睡觉了。

他睡觉也不老实,翻来覆去的把浴巾也给扯掉了,醒来时被子也没好好盖着。于是叶修同志,就光荣地光着屁||股发烧了。

孙哲平表示爱莫能助,他想带叶修去医院打点滴,但却遭到了后者的强烈反对,说是因为这样生病去医院也太丢脸了,所以他只能又心疼又好笑地看着自家老婆生病。

叶修显然对大孙并不如何走心的检讨不太满意,他撇了撇嘴,“反正你今天别想了。”

荣耀史上打法最狂野的狂剑士岂是遇到困难就退缩的人?孙哲平眼神里是满满的温柔和宠爱,但他的动作却没有那么温柔——他用腿夹住叶修的腿,手臂撑了一下就压在了叶修身上。

他动作精准地咬在叶修身上的敏感点之一——他脖颈处的那块软肉——孙哲平就像一匹饿得不行的野狼,动作快狠准地捕获住猎物兔子,舔了舔唇舌,就要开始大快朵颐。

而被胃口极大的一贯凶猛的食肉动物捉住,兔子叶修也早已放弃了挣扎的想法,既然躲不过,只能乖乖被吃了。

谁更强谁就能占据食物链的顶端。

这是大自然永不变动的法则。

END

评论(17)
热度(120)
© 叶家少女/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