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家少女
女友粉本人
 

《【喻叶】上邪》

*以前发过的旧文 先来混个更新!

*表示很喜欢上邪这首情诗 以后还会再借这首诗写文的

*其实一开始只是想写老叶吃醋...结果好像写崩了?


叶府上下的人都知道,最近他们大少爷心情不太好。

大少爷为人随和,对人也是看似淡漠实则温柔,从不因自己的少爷身份欺负或瞧不起其他人。不管是在叶家府中,还是在耀荣镇上,对叶修叶大少爷的评价向来是极好的。

然而近日来,大少爷的种种表现,不仅让新来的小丫头很恐慌,甚至于还使已在叶府效力多年的老管家觉得,这很不寻常。

 

譬如,前几日的一个午后,大少爷午觉醒来,在书房看了几时的账簿后觉得有些困乏,便吩咐下去,让人泡杯绿茶给他提提神。

小丫头是前不久刚招进来的,岁数不大,一副机灵好动的样子。听说大少爷极好相处便向老管家主动请缨,要来了这伺候大少爷的活儿。

这厢小丫头得了吩咐,立刻下楼去泡茶。从柜子里取出茶叶,倒水,手脚极快地就泡好了一杯茶。这茶是泡好了,可书房却找不回去了。

叶宅是很典型的民国时期的那种别墅。进了大门,是满目的绿色。或高大或低矮的树木灌草掩着,将宅中的院子扮的是极漂亮,倒还真有几分欧阳修词中所写的“庭院深深深几许”的感觉。走过院子,上了台阶,才进入别墅的内部。正对门的是一个大客厅,左右两侧皆有楼梯。楼内通道迂回,大小房间众多,加之各个房间装修时都是用的传统的东方风格,也难怪新来的丫头片子会在叶宅内迷路了。

小丫头端着个盘子迟疑了半天,正纠结着是左拐呢还是右拐之际,从身后传来一个清亮好听的声音:“谁在那?”

小丫头一惊,手中端茶的盘子都差点摔落。她循着声音转过身,见声音的主人扶着楼梯上来,穿着一身黑色西装。许是因为初春外头还有些许风的缘故,来人还系了白色的长长的围巾。见她转过身,似是辨认了一会,开口道:“哦,你是新来的那个丫头。”

“是、是,见过喻总管。”

这喻总管,全名喻文州,是叶老爷年轻时收养的一个孩子,比叶家正牌的两位少爷小上几岁,但得到的宠爱从未比亲生儿子少。喻文州感念叶老爷的恩德,在叶府当起了管事,将叶府上下打理的妥妥帖帖。

但值得一提的是,与那位年逾古稀的老管家不同,喻文州毕竟是名义上的儿子,拥有的权力自然比前者大得多。实际上,随着叶老爷的年岁增长,手中权利逐渐分到三个儿子手中,喻文州也早已在外面打下了属于自己的一片江山,只是由于种种原因,始终没有离开叶府罢了。

喻总管为人亲和,脸上又总是挂着笑,在叶府是十分得民心。小丫头刚进府中便听了不少夸赞的话,最近又听说叶老爷有给这个自己疼爱有加的儿子娶亲之意,喻总管大概是好事将近了罢?

小丫头垂着脑袋,正人小鬼大的想东想西,却听喻文州又问道:“给大少爷泡的茶?”

她忙回答说“是”。

喻文州的声音中带着笑意,“那怎的还不送去?大少爷怕是还等着呢。”

小丫头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我刚来,迷路了……”

“大少爷在哪?我替你送过去。”

“这,这多不成体统……”

喻文州接过她手中的盘子,“再迟大少爷可就真的等急了。你随我来。”

说的也没错,于是小丫头就默默地跟在喻总管身后,终于走回了书房。她刚想接回盘子,却被安排站在书房门口,茶由喻文州亲自送进去。

小丫头真心觉得喻总管真是个好人,那些夸他的话一句都没说错。于是就听了吩咐,乖乖站在门口。

站了没多久,却听到书房里传来疑似争吵的声音。丫头年纪小啊,还年轻,也不懂什么规矩,八卦的心一上来就忍不住,便猫着身子,扒着门缝往里看。

只见大少爷靠在红木椅子上,表情懒洋洋的,他端起茶杯,只抿了一口,便皱起眉说:“这就是你泡的茶?”

喻文州也不辩解,自顾自地说道,“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我这不是在想办法解决吗?”

此言一出,叶修就换了副表情,说出来的话也是透着凉意,“我能有什么不痛快。只是有些心疼你罢了,今儿个和那张家千金踏青,明儿个又和李家小姐赏湖去了,怕是忙不过来。”

“你这般对我也就罢了。若是拿这语气去对府中其他人说话,可不得把他们吓着。”

显然两个人都是各有心事。叶修捏着茶杯,沉默良久,然后不知是想到了什么,慢慢的露出一个笑容来, “我看这样便很好。”

喻文州还没来得及开口问“这样”是哪样,叶修就把茶杯推给他,“喻总管,重新泡一杯吧。”

喻总管……

真是好极了。喻文州沉默地立了一会,也笑了出来,“你若喜欢这样,我大可奉陪到底。等着我泡的茶吧,大少爷。”

小丫头听墙角听的迷糊,不知这两位到底在说些什么。

喻文州推门出来,见她这副模样便明了,“……下次不许再偷听,不然可得罚了。”

小丫头唯唯诺诺地点头说“知道了”,抬头偷瞄一眼,惊奇地发现喻文州的眼睛,竟有些发红。

喻文州径直朝前走,走了一段路,又回头说,“既是要伺候大少爷的人,就该学着聪明些。大少爷这个点刚睡起,要提神,你便得多放些茶叶,少倒点水。若只是解渴,撒三两片叶子进去提提香即可。你刚来,这些都可以学。但若是老这样不懂规矩,叶府是呆不下去的。”

小丫头张着嘴,呆呆地听着,一是佩服喻总管明明在叶家有着很高的地位,但对这些事也知道的一清二楚;二是惊讶于喻总管刚才所说的大少爷的情况,竟分毫不差。

连大少爷哪时睡哪时起哪时要提神,都了如指掌。

此后丫头片子站在门口的将近一个时辰,她数的清清楚楚,喻总管总共泡了六次茶,大少爷每次都只抿一口便要求他重泡。

到后来,连她都心疼喻总管了,走上前说“喻总管,还是我来吧”,可后者却一副甘之如饴的模样,“不要紧,我来就可以了。”

小丫头于是又发自内心的觉得,喻总管脾气真好,大少爷……好像不如听说的那样好伺候。

 

再譬如,前几日的一个晚膳。叶老爷提出想和儿子们一起吃顿饭,二少爷常年呆在国外,那么所指的儿子就只有叶修和喻文州了。

这三人坐在一桌吃饭,想在场的话一般下人就不够格了,留下来的便只有那位年事已高的老管家了。

老管家在叶府呆的时间极长,可以说叶修和喻文州都是他看着长大的。而两人对老管家也是尊敬有加,称呼中从来都是要带个“爷”字的。

老管家吩咐厨房做了几道两人从小就爱吃的菜,又说了几件从前的趣事,惹得在场三人都是开怀大笑。一顿饭吃到最后,若是就此收尾,大家都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这顿饭已经达到了极好的效果。

然而,叶老爷的目的不全在此。

叶老爷放下筷子,心满意足地看着自己的两个长大成人、均已十分有出息的儿子,带着沉浸在回忆中的微笑开口:“明明那时,你们都还是两个娃娃,哭着嚷着要我抱。而现在,爹是想抱也抱不动喽。”

这话说的便有些伤感,叶修动了动唇,刚想说些安慰的话,叶老爷却把目光放在了喻文州身上,道:“文州也该娶亲了,给你说的那几个小姐中可有中意的?”

叶修便敛了有些动容的神情,眼睛里的光淡了淡,看向喻文州。

喻文州不动声色,用筷子给叶修夹了块肉,然后回答道:“唔,各家小姐都挺好的。”

叶修把碗里那块肉往边上拨了拨,似笑非笑道:“那你干脆全娶了得了,叶家也不是娶不起。”

这本是玩笑话,叶修说出口也就是发泄点心中的情绪。没想到叶老爷居然点了点头,“说的是。”

喻文州清清楚楚看到叶修脸上表情变了,变得有些慌张,于是赶忙说,“爹,我觉得我现在娶亲真的太早了,可以再迟两年。”

“不早了。”叶老爷摇摇头,“你好生挑来,有中意的直说便是。你一表人才,私下里中意你的也不会少。昨儿个那做红木买卖的赵什么来着,还试探我口风呢,说是他家小女儿可喜欢你喜欢得紧。”

话已至此,叶老爷叫二人来吃这顿饭的目的已经显而易见了。

叶修心中乱得很,没有了往日将一切都握在手中的云淡风轻。自己的父亲这样步步紧逼,他想安然无恙抽身都不得。他站起身,“我已经吃得很饱了,就先离席一步。”

喻文州看他起身,也想站起来说告辞的话,却被按住了肩膀,“文州,你再陪爹喝两杯酒。”说罢,勉强扯出一个笑,那笑容中是苦楚还是别的一些什么,喻文州分辨不清,只知自己的心似乎被一双手拿住,狠狠拧着。

一直站在一旁的老管家不明所以,原来不是还和乐融融的吗,怎么一下子气氛就冰冷成这样了?而且,大少爷向来遵礼,从不在父亲尚未起身时离席,今儿个,到底是怎么了?

 

今日早晨,叶修醒的很早。他容易入睡,睡眠质量一贯来也都是不错的。今日如此例外,只因了一个缘故,喻文州今日就要去下聘了。

从前,叶修从来没觉得叶家大少爷这一身份有什么特殊之处。有人说他是含着金汤勺出生,也有人说他生在富贵家庭压力一定巨大,对于这些说法,他向来一笑置之。然而,自从,自从爱上喻文州以后,他却头一次感受到了叶家大少爷这一身份带给他的无奈与痛苦。怎么会如此艰难……只不过是两个相爱的人想要在一起。若不是因为生在叶家,若不是因为他是叶家大少爷,他是叶家名义上的三少爷,他们是兄弟,是手足,所以,他们的父亲就断然不会同意这段恋情。

叶修坐起身,想起前两日他去找喻文州的场景。

喻文州在他的书房里,叶修进去时他用手撑着头,正闭着眼休息。

叶修不想打搅,转身想走,却被唤住了:“叶修……是你。”

“是我。”叶修又转过身来,他站在书桌前看着喻文州,突然觉得这场景倒和喻文州给他泡茶那日像极,轻轻笑了一下。

这个人笑起来真好看啊。喻文州心想,眼睛盯住叶修,不愿离开一秒。

两个人就这样对视了一会,就在喻文州觉得自己快要撑不住的时候,叶修开口说话了。“老爷子大概早就看明白了,不然你道他为何这么急着要给你娶亲。”

“那又如何?”喻文州往后一靠,静静地坐着,像尊玉面菩萨,不动不怒,“那你来是何意?”

“我看那李家小姐便很好。”

一向冷静自持的喻总管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他腾的站起身,用手撑住桌面,脸凑近叶修,“此话当真?”

叶大少爷自然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并不因喻文州的气势逼人就后退分毫,他望进后者的眼中,“此话当真。”

那双漂亮的眼睛中的墨色似乎一点点淡去,终于失去了所有光彩。

叶修想起往事种种,觉得有些伤神。他起身穿衣,想唤人进来整理房间,却发现无人应答。于是便又记起,今日是喻文州去下聘的日子,府中没人也是正常的。

叶修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他承认他的自私,在喻文州还在努力周旋的时候,他却跟他说“李家小姐便很好”,自然是伤了他的心的。而如今,喻文州听了他的话,去李家提亲了,他又为了什么,心中这般难过。

叶修穿戴整齐,准备出门一趟,却未曾想到街上的人都在纷纷讨论叶家的喻大总管喻文州今日要去李家下聘一事。

话语纷纷扰扰,却悉数钻进了叶修的耳朵,他终于意识到,如果今日喻文州去了,那么他便真正地永远地失去了他。

叶修几乎是飞奔着回家的,他想告诉他父亲他对喻文州的爱,他不能失去喻文州;他还想告诉喻文州你可千万不能去李家啊,你去了我们就没有任何可能了。

到了家,叶老爷坐在客厅的红木沙发上,看着气喘吁吁的大儿子,招了招手说道:“罢了,你过来看看这个。”

叶修走过去接过父亲交给他的纸,慢慢展开,是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字迹,工整,有力地写着——

上邪!

我欲与君相知,

长命无绝衰。

山无陵,

江水为竭,

冬雷震震,

夏雨雪,

天地合,

乃敢与君绝!

叶修一句一句念着,念到最后的“乃敢与君绝”时,心中不由大痛,抓着父亲的手,颤着声问:“人呢?”

叶老爷长叹了口气,“你们年轻人的事,我不会再管。叶修,我希望你明白,对你而言,到底什么是最重要的,什么是可以舍弃的,而什么是不能的。”

叶修快要哭出来了,“人呢?他人呢?”

“他在后院。”

叶宅的花草树木很多,此时又正是春天,种着的桃花正开的欢快,亮眼的粉色一大片一大片,温柔了那人的眉眼。叶修跑到后院时,看到的便是这样的画面。

而喻文州恰恰转过头来,开的盛极的桃花竟还不及他一个微笑。他双手打开,做出了一个拥抱的姿态,“叶修,到我这里来。”

FIN

评论(13)
热度(154)
© 叶家少女/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