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家少女
女友粉本人
 

《【喻叶】暗恋日记 01》

01

时间:XX年4月18日 天气:晴

今天放学后和少天他们一起去吃了冰。

叶修也来了。他被少天揽着肩走在我们前面,李远在我旁边和我说今天数学老师上课时的那句口误多么好笑,我听得心不在焉,视线全在叶修身上。

少天在和他说后天学校里的游园活动,问他们班会搞什么花样,叶修“哦”了一声,说:“我们班啊,可能会去请隔壁班的某个话唠来说单口相声吧。”

我忍不住噗嗤笑了,李远、郑轩还有景熙则是爆发出了一阵哈哈哈哈哈哈的大笑,少天就急了,掐了一把叶修的腰,说:“那可不成,那我一定得拉你们班那位因为上课老睡觉被罚站在教室外面的‘睡神’一起说双簧,还得让他当脸上涂两块腮红的那个,嘿嘿,没错,还要给他扎小辫子!”

少天的反击其实也很有力——叶修最近好像迷上了一款新的游戏,每天晚上回家后都要打上几小时,因此第二天来上学的时候总是一副睡不醒的样子,上课睡觉被抓住也不是一次两次,次次都被愤怒的老师罚站在教室外面。

然而叶修推开了少天,不甚在意地说:“上课睡觉怎么了,我还是能进第一考场考试啊,不像某人,啧啧,退步退到第二考场去。”

少天上次考试没有发挥好,总成绩不太理想,排名跌出了年纪前五十。这让他很郁闷,几个朋友为了不触及他的痛处,这两天都没在他面前提考试成绩。

而叶修总是与众不同的那一个。这样公然的嘲笑,换成我是少天,我大概也会想打他。

但我是喻文州,我舍不得打叶修。

到了我们固定在那吃冰的甜品店,叶修要了一份草莓沙冰,坐到了我身边的位置。

这让我有点激动,他刚落座,少天就嚷了起来:“叶修!你干嘛不和我坐一起?”

叶修看了他一眼,说:“我怕你又掐我。我跟文州坐。”

他转过来对我笑了一下,“文州,可以吧?”

当然可以,简直太可以了。我面上当然没这么说,我只是在心里这么想,然后笑着点了点头。

叶修于是发出了一声感叹,“哎,都说物以类聚,可我看文州怎么就比某个爱动手动脚的人好太多了呢。”

尽管我知道他说这话是在故意逗少天玩,但这样不太真诚的夸奖也足以让我欣喜十分。

少天和叶修关系好,我和少天关系好,平时少天和叶修一起玩的时候都会带上我,如此一来二去地,我和叶修也就混熟了。

然后他对我的称呼就从“喻文州”变成了“文州”。

我们几个就坐着边吃冰边聊天,郑轩很快就把手里的饮料喝完了,又说想吃点其他的,问少天他们去不去再点些什么。

然后他们就去了,一瞬间,坐着的只有我和叶修了。

我正犹豫着是不是该开口找个话题聊一聊,叶修凑了过来,和我说:“我也想再吃点其他的什么。文州,给我吃一口你的香草冰淇淋可以不?”

他就这样突然靠近了我,我们之间的距离是如此之近,近得我甚至能闻到他身上的气味。

是一种很好闻的、带着点淡淡花香的气味。

我呆呆地“哦”了一声,叶修居然就直接张嘴咬了我拿在手里的冰淇淋甜筒一口。

我那时的第一反应是:我和叶修,是算间接接吻了吗……

现在想想我那时的模样一定很傻,因为叶修看见我呆住的模样,哈哈笑了一声,然后说:“是不是一口咬太多了?不要介意啊,我把我的草莓给你。”

然后他就拿小勺子把他杯子里的草莓挖了出来,送到了我的嘴边:“我刚才吃了一个草莓,还挺甜的,这个也应该还好吧。”

我终于退出了当机的状态,一口含住了勺子,把草莓吃到了自己的嘴里。

叶修收回手,仍然是什么都不挂在心上的模样,他挖了一口沙冰,送到嘴里吃了下去。

那是同一个勺子。

被咬破的草莓在我的口腔里溅出汁水,泛出酸酸甜甜的味道。

叶修还问了我一句:“草莓甜吗?”

他看着我的时候是笑着的,可能是还在笑我刚才傻愣愣的样子吧。

可我顿时就觉得那些酸味都消失不见,只余下泛到心间的甜,“甜,有些太甜了。”

那颗草莓到底有多甜?叶修大概不知道。而我知道,甜到我回家的路上都快乐得像阵风,甜到我躺在床上的时候都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只好起床写下这篇日记。

有时候真的很想让叶修知道我的心情,一个因为暗恋他而感到无比幸福的人的心情。

时间:XX年4月19日 天气:多云

今天下午第三节体育课下课回教室路过了叶修的班。

他在走廊上和一个男生打闹,那个男生好像是叫方锐,这个学期刚转来的,但很快就和班里人打成了一片,和叶修玩的也很好。

我和少天走过去,本来是想打招呼的,但那时叶修被方锐推了一下,刚好撞到了我。

招呼没打成,人却被撞在了地上。方锐见状连忙道歉说“不好意思”。

少天瞪了瞪眼睛,本来想说些什么的,我拉了拉他的衣服,于是他没说话,伸手要来扶我。

而叶修比他更快,他拉了我一把,我也就借力站了起来。

叶修问我:“没事吧?”

“没事。”我说完又朝方锐笑了一下,他也回我一个笑。

没其他的话,我和少天就回了自己的班级。我坐在位置上喝水,少天凑过来问我:“队长,刚才干嘛不让我骂那个方锐几句?走廊上那是能打闹的地方吗?”

我是校篮球队的队长,少天是主力,因此平时他喜欢这么叫我。

“你要是骂了,岂不是连叶修也被你骂进去了吗?”我说。

然后他没再说话。

我是真的没有生气,只是走路被撞到而已。非要把这事搞特殊一点的话,顶多也就是撞到我的人是叶修罢了。

顶多就是刚才叶修弯腰来拉我的时候,两个人上半身的贴近让我又闻到了他身上那股淡淡的花香。

我猜那是沐浴露的气味。

放学我去了超市,不是那种连锁的大型超市,只是一般的小区里面有的超市。

我猜叶修用的沐浴露不会是太高端的牌子,而是一般超市里都有的卖的那种。

我跟超市里的售货员说我想把沐浴露打开后闻一闻再决定买不买,她面无表情地说不行。

她大概以为这是一个高中生无聊时的恶作剧。

好吧,那就都买。

好在沐浴露里香气是花香的也不太多,我闻了六瓶以后就找到了和叶修身上气味一模一样的沐浴露。

我提着放了七瓶沐浴露的篮子去收银台,收银员表情有些惊讶,大概是第一次见到一次性买这么多瓶沐浴露的顾客。

没关系,不需要你们理解,只要喻文州清楚他在为自己的喜欢做怎样的努力就行了。

TBC

 
评论(13)
热度(147)
© 叶家少女/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