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家少女

女友粉本人

© 叶家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

[喻叶]难言之欲(7)

前文点这里

 


(7)

“所以说,你那个学生,是喜欢你么?”王杰希盛了几勺汤到碗里慢慢地喝着,向坐在对面的叶修发问。

叶修把嘴里的饭咽下去,这家饭馆做菜挺精致的,味道在这附近的商家里也算是拔尖的,但心里挂着事,再美味的佳肴也食之无味了,“也不是吧…我说不好。我就是觉得和他相处的过程中,他是暗示……”

暗示我和他能发生一些什么。

这话从家教老师的口中说出来太可恶了,叶修说不出这种混帐话。

王杰希看叶修欲言又止,就问:“那你要辞职么?”

叶修摇摇头,“不能辞职。”他昨天刚收到雇主打过来的上个月的工资,哪有收了钱就翻脸不做事的道理。

何况这钱就算要还,他也拿不出完整的了,他一收到就给他弟打了两千。

所以辞职是万万不行的。

王杰希倒是觉得他瞻前顾后想得过多了,“你爸也不至于连生活费都不给你吧?”他只听叶修提过一句和家里关系不怎么样,但具体情况如何他是不清楚的。

叶修苦笑了一下,“我爸真不给。”都是他妈用自己的私房钱偷偷补贴他。

王杰希挑高眉毛,“怎么……”

叶修喝了口茶,“我跟家里出柜了,我爸说要么改过来,要么断绝关系。”

他耸了耸肩,“改不过来的。”

王杰希夹肉的动作一顿,“你喜欢男的……”愣了几秒后又自如地吃菜了,性取向在他看来属于个人隐私的范畴,他不爱管私事儿,也就无意评价别人的性取向。

但他很快又想到了一件事:既然叶修不是直男,是不是也说明存在叶修被那个学生吸引的可能?

他放下筷子,认真道:“那你更得注意,现在社会舆论对这方面很严格的。”王杰希自己在教育培训机构做兼职,对师生关系的新闻关注得比较多,他相信叶修的为人,但这种事最怕的就是步步小心却一着不慎。

叶修自然也听得懂友人的弦外之音,正欲说话,放在边上的手机屏幕亮了,一条消息跳了出来。

是喻文州发过来的。

他点开看了一眼,又把屏幕锁上了。

不想喻文州连着又发了几条过来,消息堆在锁屏界面上,让人很难忽视。

王杰希也注意到了,提醒他:“有人找你。”

叶修说:“是我学生。”

“噢,平时他私下也会联系你么?”

“很少。”叶修说,而且他们不聊别的,对话框里只有“今天上课吗”“几点过来”类似的问句。

今天喻文州找他也不是什么私事儿,他发过来一份成绩。

满分100的英语单元测试,喻文州考了74.

“叶老师,我考及格了[愉快]”

“老师上次说,什么时候考及格了什么时候去?”

“今天就可以去啦。”

叶修觉得自己大意了,上次向喻文州作出承诺的时候竟没有规定是在什么级别的考试上考及格了才算数。

这种单元小考在叶修眼里都算不上什么考试,他念高中那会儿,做完单元卷还能有多余的时间补个眠,吃个早午饭什么的……

王杰希看他出神,又关心道:“他找你补习?还是问题目?”

叶修把手机正面朝下扣在桌上,只摇了摇头,没有做声。

什么问题目,他找我去看电影!


叶修是个守信的人,答应了的事自然要做到。

这日下午上完两节课,带上几本笔记,叶修便赴约前往喻文州家。

他照常上课讲题,喻文州也表现得很认真,听的很专注。

“这道题的难点就在于到底要舍去哪个区间,”叶修用红笔把喻文州出错的步骤圈出来,“不能被题干迷惑了。”

喻文州把题目订正了,又做了错题记录——这是叶修要求他养成的习惯,喻文州执行的很彻底。

他一边抄题目,一边状似无意地问:“叶老师晚上有事么?”

叶修抬起眼睛,过长的刘海汗湿了黏在额头上,导致叶修看他的眼神也蒙着层湿气似的,“怎么?”

喻文州很想伸手把那两缕发丝拨开——他最近时常产生这种想对叶修做些什么的冲动,那些冲动像细小的水脉,还没汇集到一处就被他截流了——就像此刻,他虽然想,但是他忍住了。他正襟危坐,话音里带着点紧张和期待,向叶修发出邀请:“一起看电影吗?”

叶修看着他,问:“看什么?”

喻文州就怕他的叶老师临时反水,现在这个问题一抛出来,他放心不少。喻文州拿起手机,把购票APP的页面点出来给叶修看。

“你想看的是哪部?”叶修问。

喻文州指着一张电影海报,“这个。”

是一部外国片,叶修念了一遍片名,又下拉看了看剧情介绍,他对电影没什么艺术追求,也没看评分什么的,主要是喻文州想看,他就是个陪同的监护人。

不过王杰希给他推荐的是家私人影院,环境很好,但最新上映的电影可能看不了,叶修想了想,如实和喻文州说了。

喻文州重复着关键字眼:“私人影院?”

叶修:“对啊,还挺火的呢,都得打电话提前预约。”他给喻文州看了几张图片,“我朋友说你们高中生现在都流行去这种地方啊。”

叶修注意着喻文州的表情,“还是说你不喜欢?”

怎么可能不喜欢?喻文州笑起来,问道:“就我们两个吗?”

叶修瞟了他一眼,“不然要带上你的小女朋友吗?”

喻文州心情好极了,笑眯眯道:“什么时候去?现在要打电话吗?”

“我打过了。”叶修说。

“所以……?”喻文州小心翼翼地问。

叶修露出一个笑容,“今天晚上可以。”


拒绝了喻文州提出的用自行车载他的建议,叶老师打车来到影院,解锁了他补习生涯中的第一项成就——带学生看电影。

他们没吃晚饭,喻文州就在影院门口的便利店拎了一袋吃的出来,结果进了影院选好房间,老板指着一个标识,说不允许携带外来食品。

叶修有点无语,说:“那我们吃什么?”

老板说:“可以购买爆米花和可乐。”

喻文州便用眼神询问叶修,“叶老师可以吗?”

叶修说:“我不太喜欢喝可乐。”

老板又插话说还有果汁。

喻文州就再一次地询问他:“橙汁可以吗?”

叶修有些受不了喻文州这样看着他,好像一只等待主人下达指令的小狗,下一秒就要去叼回飞盘来使主人高兴,于是他很快地回答道:“都可以。”

把从便利店买来的零食寄存了,叶修和喻文州一人端着一杯饮料,喻文州还抱了桶爆米花,进入了观影室。

他们选了一个有一张沙发床的房间,两人脱了鞋,坐下没几分钟,电影就开始了。

也是一部外国片——喻文州选的,他似乎特别钟情于这种浪漫的爱情片——金发碧眼的男女主角在加州阳光明媚的公路上相遇了,金灿灿的光线透过屏幕,将小小的、昏暗的房间也照亮了。

叶修看得挺认真,原本曲着的一条腿因为投入于剧情的展开伸直了,形成一个舒服的姿势。

幕布上画面转换,男女主来到一个舞会上,灯红酒绿,溢彩流光,叶修侧过一点身子,嘴里嚼着爆米花,含糊不清地问喻文州:“男主边上的这个……是女主吗?”

喻文州盯着屏幕仔细辨认了一会儿,回答说:“不是,这个是男主角的姐姐。”房间里环绕着舞曲,为了让叶修听清楚,他凑得很近,几乎是贴着叶修的耳朵说的。

叶修点点头,“噢噢,人物太多我记混了。”

画面上各种光线交错闪烁,把叶修隐在黑暗中的侧脸也照亮了。喻文州注意到他嘴角残留着一点爆米花渣,剧情突然发生了什么,字幕上是什么,喻文州也不知道,他只留意到叶修突然笑了起来。

然后,叶修转过来和他说,“你刚刚有没有看到?”

——没有看到,什么都看不到。

房间里光线昏暗,很接近黄昏已逝天幕将暗的颜色。这一方天地是不属于任何白天和黑夜的灰色地带,仿佛可以无法无天,为所欲为——喻文州坐在叶修身边,觉得身体内那些不可言说的欲望逐渐汹涌。

他明明在用目光描摹叶修的轮廓,却听见了自己心里的浪潮声。

他给不出答案。

于是他偏过头,吻住了叶修。

叶修手里捏着的一颗爆米花掉在了衣服上,他感受到喻文州的嘴唇贴着他的嘴唇,并没有更多的动作。

他把喻文州推开,喻文州却顺势握住了他的手,声音很低,“叶老师,我想……”

叶修生怕他说出什么荒唐话来,一紧张,用自己的嘴堵住了喻文州的。

叶老师这样主动,喻文州自然不会推却。他撬开叶修的嘴唇,含住舌头又吮又吻,两个人都很激动,抱在一起吻得啧啧作响。

喻文州尝到叶修嘴里的甜味儿,觉得他的叶老师像颗柠檬,闻上去就有股清新好闻的气味,尝到嘴里更是一咬就有酸酸甜甜的汁流出来,叫人欲罢不能。

他吻得情动,手指从叶修衣摆下方伸进去,握住了那段腰。

正是他这个大胆的动作使叶修清醒了过来,他一下将自己从喻文州怀里剥离出来,脚一踩进鞋子就夺门而出。

他一气跑下楼,跑出离影院有了段距离,这才停了下来。

喻文州紧跟在他后面,眼看着就要跑过来到他眼前,叶修连忙喊停,叫他站住。

他的学生,那个男孩定在离他不远的一个位置上,可这中间隔着的只是一段距离而已么?

夜风在街道上肆意地吹,叶修不敢回忆方才的画面,心里又悔又怕,像一颗融化的糖,黏腻得生烦。

他叹一口气,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喻文州像只怕被主人丢弃的小狗,拿央求的目光看着他,“叶老师,不要不理我了……”

叶修又觉得被喻文州这么一看,那颗糖的糖纸悉数剥落了,露出原有的甜蜜模样来。

他轻轻开口,话音飘散在空气中,却仍然被晚风带到了喻文州耳朵里。

他说:“好。”

tbc

评论 ( 14 )
热度 ( 20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