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家少女

女友粉本人

© 叶家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

[喻叶]难言之欲(5)

预警见前文(4)

  


(5)

学生时期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尤其是高中,第一次月考才刚刚过去,期中考却已经在日程上了。

这日叶修陪着喻文州背历史,背着背着后者突然停了下来,说道:“我们快要期中考了,下个礼拜一开始。”

叶修点点头,“有信心进步么?”喻文州妈妈后来也与他交流过,说喻文州现在在班里的排名只能算中等偏下,高二分班后想进实验班很难。

喻文州把书放下来,喝了口水,“你希望我有吗?”

这个自然是希望的,叶修“嗯”了一声,“你妈妈请我来,不就是为了让你在学习上有所进步么。”

“这是我妈的想法,你呢?叶老师?”

“我何止希望你有进步啊,我是盼着你能进步个十几名的,秒杀你们班的学霸,让你们班同学看到你的成绩都惊讶,我天,喻文州,黑马啊。然后你不屑地一笑,想不到吧,这只是哥的两成功力罢了。”

喻文州被他说乐了,“看不出来叶老师对我有这么高的期待啊。”

“那可不。”叶修也笑,眼中闪着狡黠的光,“你进步大了,万一你妈妈给我包个大红包呢。”

喻文州把书拿起来背,“那我努力不让你失望。”

又抱着书背了十几分钟,期间叶修抽问了几个问题,效果还行,都能答几句上来。

看喻文州背得认真,叶修便不再打搅他,低下头做自己的事。

他自制了个单词本,收录了一些高中英语单项选择里常考的重要单词和词组。

他正翻着手机里存着的近几年来高考英语卷的照片,喻文州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有电话进来,手机在桌上不停震动,喻文州看了叶修一眼,后者扬扬下巴,准许道:“接吧。”

“喂,少天。”

电话一接通,那头被唤作“少天”的人便说了一大通,喻文州左手拿着手机听,右手食指在桌面上一下下点着。

“她给你多少钱啊,你来替她当说客?”

“我出十倍行么,你帮我告诉她我真的对她没有想法。”

听到这话,叶修不禁看了他一眼,喻文州朝他笑了笑,比了个口型。

听到自己被兄弟误解了,那人又在电话那头BLABLA地解释了一长串。

叶修觉得这个叫少天的实在聒噪,话多的不行,还说得很大声,他甚至能清楚捕捉到什么“挺漂亮”“很活泼”之类的字眼。

不过看样子喻文州并不打算接受他的游说,一个劲拒绝道:“不了,她太主动,我受不了。”

叶修又听到几句“好吧”“太可惜了”,心想女的爱当媒婆也就罢了,怎么男的也喜欢乱点鸳鸯谱。

喻文州挂了电话,眼睛盯着书又背了几句,看叶修没反应,才道:“现在的女孩子好夸张。”

他不主动说叶修是不会多问的,既然开口了,叶修也不介意聊几句。

“有女孩子追你啊?”

“嗯,好主动,星期二放学的时候来我们班堵我,走的时候还想强吻我。”

叶修吓了一跳,现在的小孩都这么开放了么?

他想了想刚才喻文州和那个少天的对话,问道:“你不喜欢她这样的么?”

“对呀。”喻文州大方承认道,“我对她没感觉,而且如果要谈恋爱的话,我喜欢自己追到手的。”

他说这话时目光是落在叶修脸上的,只不过叶修避开与他对视,只含糊道:“是么。”

“其实,”喻文州压低了声音,像是要分享一个秘密,“我对哪个女的都没感觉。”

叶修心头一跳,面上仍不动声色。

喻文州继续小声说,“因为我是那个。”

哪个啊?叶修有点想笑。

喻文州靠近了他,盯着叶修的眼睛道,“叶老师,你也是,对不对?”

叶修把单词本拍在向他揭露内心秘密的大男孩头上,“是什么啊,背你的书。”


这天晚上接到喻文州妈妈电话的时候,叶修正在自习。

静音了的手机在桌上震动起来,叶修赶紧抓起手机跑到图书馆外面。

“喂,叶老师吗,你好。”

“您好。”

“其实也没什么要紧事,就是想和你说一声,文州他们前天月考了,今天排名出来,他前进了十八名呢!”

“啊,那太好了。”叶修笑了两声。

“太感谢叶老师你了,如果没有你,我想文州的成绩一定不会进步得这么快。”

叶修谦虚道:“您过奖了。”

“没有的事。这次考试除了英语,每门课都有进步,他们班主任还专门打电话给我,叫我好好鼓励一下文州。”

妈妈又说了这次考试的一些情况,叶修一一在心中记下后才挂了电话。

行吧,进步了是该表扬,叶修心想,要不再送套经典秘题给他吧……


第二天过去上课时,叶修自然没有真的带一份试卷给喻文州。他去商场买了支钢笔,一个德国牌子的,笔身是黑色的,外形简单大方,书写也很流畅。

喻文州收到后简直爱不释手,从盒子里拿出来后便摆弄个不停,用手机拍了好几张照片后才对叶修笑道:“我很喜欢,谢谢叶老师。”

叶修也挺高兴,点着头,“这次除了英语,都及格了啊。”

他在椅子上舒展了身体,两条腿伸直了搭在另一条凳子上,“上次不是说,要考一个及格给我看么?”

喻文州低头看着他没什么体毛的光洁的小腿,视线往上移到了隐在黑色中裤下的大腿内侧,好白……

叶修很白,很瘦,一看便知是那种疏于锻炼,不太健康的瘦,可是哪又怎样呢,喻文州垂着眼睛想,专注时挺直的背和思考时歪着头露出来的颈项,无一不令人想将他抱进怀里,按住他的背,再掀开他的衣服仔细查看布料下面的皮肤是不是也如脸上、脖子上那么细致。

好变态。

喻文州低着头轻笑了一声,十几岁正是男孩们刚发育,雄性荷尔蒙分泌非常旺盛的时候,有时在路上走着走着都能硬,更不必说他方才把眼前的老师这样那样肖想了一通。

还好今天没穿短裤。

喻文州扯了扯裤子,没有回答叶修的问题。

叶修见他低着头不做声,哪里能想到自己在学生的精神世界里早已被意淫了一番,只当他神游天外,便歪了头试图与喻文州对视,“听到我说的话了没有?”

叶修的眼睛非常漂亮,瞳孔是很浅的琥珀色,像某种猫科动物。

喻文州看着那双眼睛里的自己,觉得心痒得很,小声说:“我要是英语及格了,能有什么奖励吗。”

怎么这么执着在奖励上?还非得挂根胡萝卜在前头,你才愿意往前走么?

叶修腹诽,嘴上还是道:“你说想要什么就什么吧。”

于是他见到喻文州那张俊朗的脸上舒展开愉悦的笑意,“一言为定。”

“现在可以开始做题了吗?”

“可以了呀。”喻文州拿着叶修送他的钢笔,精神十足地做起卷子来。

没想到这么一个承诺能让喻文州保持如此好的心情和效率,完成今天的练习卷的时间比平常快了将近半个小时。

叶修抽出红笔批改,喻文州便笑眯眯地撑着下巴看着。

“我觉得今天题感非常好。”喻文州说。

叶修批得很快,选择和填空看下来正确率的确还可以,但是大题就比较惨不忍睹了,第一道三角函数题就算错了。

他把其中一个步骤圈起来,“公式直接就用错了,这个题干满足条件了吗你就直接套公式?”

数学属于喻文州的拿手科目,叶修纠错时就比较不留情面。

“做那么快有什么用,咱能不能保质保量地完成啊?”

喻文州也不反驳,他从叶修那讨了个好,心情非常飞扬,随叶老师怎么批评都不至于低迷。

他嗯嗯地点着头,一副乖巧的不得了的样子。

叶修很吃这一套,又怕自己像之前那样分心,就不再说了,专心批阅着后面的题。

喻文州看了一会儿,想起冰箱里有家政阿姨去大棚里买来的葡萄,便起身去厨房洗葡萄给叶修吃。

他平时十指不沾阳春水,水龙头开的很大,但手法不对,好几颗葡萄都被他洗破了皮。

他减轻手上搓洗的力道,水流哗啦啦地冲着,使他听不到客厅里响起的手机铃声。

叶修见喻文州钻进厨房洗着什么,而且洗得挺投入,有电话进来也听不见。

屏幕上“黄少天”三个大字在闪烁,他提高音量喊道:“喻文州!”

被老师叫了名字的学生从厨房出来,端着一盆刚洗好的水淋淋的葡萄。

“你有电话。”叶修说。

喻文州应了一声,把果盆推给他,“新鲜的。”

叶修还未出声,喻文州又道:“叶老师专心批吧,我给你剥。”

他又去厨房拿了只碗,把剥好的葡萄放到碗里,才朝还在震动的手机努了努嘴,“老师帮我接一下。”

喻文州这一串动作和话语都太快,叶修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他便像个设定好程序的机器人,按照指示进行着自己的步骤。

叶修看着眼前因剥了几颗葡萄而汁水淋漓的手指,替他按下了接听键。

他开了免提,电话那边一阵嘈杂过后,一个清脆的女声通过电磁波清晰地传达到了这边两个人的耳中:“喻文州!你为什么不回我消息?!”

tbc

有课题要做 周末停更哈

评论 ( 20 )
热度 ( 18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