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家少女

女友粉本人

© 叶家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

[喻叶]难言之欲(4)

师生年下 

预警见前文(1) (2) (3)

 

(4)

叶修这学期的课大多都集中在上午。这日也是上了一早上的课,下课后又和王杰希约了一顿烤鸭,只不过这回是王杰希请客,他有个学弟想转到叶修就读的专业,有些问题想咨询。

叶修吃过午饭,和王杰希一起从小吃街踱回学校,在寝室楼楼下分道扬镳。

他要去学校的快递站取快递,前几日他叫他弟把他高中时用的一些笔记,包括错题集、习题本什么的打包了寄过来,今天收到取件短信,他打算拿了给喻文州带过去。

喻文州今天在学校有个什么比赛,发了短信和他说比赛赢了要去庆祝,补课时间往后延迟一小时。

他便在寝室里午睡了一会儿,醒来还和室友联机打游戏,今天手感好,玩了几盘都赢了,更觉神清气爽。

要不是提醒他出门的闹钟响起来,还真有些上瘾似的停不下来。

今天天气预报说有雨,他带上伞,背着包就前往喻文州家的小区。

喻文州今天早早地坐在客厅里等他,还是穿着件背心,但跟之前那件比紧身了许多,更显出他这个年纪难有的好身材来。

叶修进门便朝他祝贺道:“恭喜你啊,比赛赢了。”

喻文州面上却看不出什么高兴模样,只低低地应了一声:“嗯。”

叶修心下觉得有些古怪,但也不打算多问。他把包放下,拿出带过来的习题,这是他高中时最常用的笔记,里面记录了许多常见题型。

他在桌前坐下,指着他画了圈的一道题,“来,你做一下这个,很经典的题型。”

是道数学题,喻文州思维灵活,只要不是太难的生僻题,他都能解的很快。

只是他今天心思不在做题上,审题审了五分钟也没有思路。

叶修看他思考了半天,提示道:“考虑一下做辅助线。”

喻文州抬起头看叶修的侧脸,叶修其实长的很不错,皮肤也很白,侧面看露出来的那一段颈子,简直比一般女生还要细腻。

尤其今天还戴了副金丝边眼镜,更添了几分不一般的气质,低头看题时一双细长的凤眼垂着,又长又密的睫毛轻轻颤动,看得人直想用手指去撩他的眼尾。

盯了叶修的侧脸有一会儿,喻文州开口道:“我今天在京味馆看见你了。”

京味馆是那家烤鸭店的名字。

叶修推了下眼镜,他有点轻微的近视,但平时眼镜用的不多,今天都是实验课,这才戴上的,“噢,你们在那庆功是么?那家的烤鸭味道是挺不错。”

喻文州却不作答,自顾自问道:“那个人是你男朋友吗?”

叶修的眉毛一下扬了起来,那双眼睛也睁大了几分,惊讶地看着喻文州,“谁?”

“那个和你一起吃饭的人。”

叶修蹙眉,虽然他早就明确了自己的性向,但也不喜欢被人误会和某某是一对,何况王杰希是他的朋友。

叶修问:“你看见什么了?”

看见你帮他拉椅子,给他盛饭,给他包鸭肉卷……

其实这些举动也不算什么,朋友间互相帮忙罢了,只是喻文州看见叶修和那人有说有笑的,露出他从未看过的生动表情,心里隐隐的就有些不痛快。

他看着叶修,说话的语气竟还带了几分失落,“你喂他吃东西。”

叶修回想了一下,他不记得自己有过这样的举动,“没有吧?”

喻文州不说话了,只拿一双眼睛委委屈屈地看着他。

叶修琢磨不透喻文州这个年纪的男生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即便有,哪又怎样呢,与是不是男朋友何干?

但他还是解释道:“他只是我朋友,我们是老乡,平时来往多,关系也比较好。”

其实他没必要对自己的学生解释得这么清楚,但他不想被喻文州误会。

听了这一番话,喻文州像是得了什么保证一样,放松地笑了出来,“我就说不是,我朋友非说你们像一对。”

叶修无语,“你们懂这么多啊。”

喻文州这时又像个十七八岁的大男孩了,有些腼腆,又很直率地坦诚道:“大人总把我们当小孩,其实我们知道的可多了……”

叶修打断他,“是是是,这么牛逼就把这道题先做出来。”

“这有什么难的,五分钟就能写出来。我数学是可以参加竞赛的。”

叶修睨着他,“那下回能把英语给考及格么?”

喻文州不看他了,专心盯着本子上的题,但嘴上还是装着厉害,“不就是及格么。”

“你考一个我看看。”

“如果我考了及格了怎么样?”

“我送你……”

“不要奖状。”

“那我得想想送你什么。”

喻文州爽朗地笑起来,“你好好想想。”


叶修回想起来,似乎就是从那一日起,两个人的相处有了些预料之外的走向。

许是觉得与他足够熟悉了,喻文州不再时常称呼他为老师,有时甚至直呼其名。

叶修也不太在意这个,他和喻文州年纪相差不大,虽然是家庭教师,但也没必要太拘着。名字么,本来就是让人喊的,喻文州愿意叫就叫呗。

让叶修苦恼的事只一件,随着天气越来越热,喻文州的短裤好像也越穿越短了。

方十七岁的喻文州身高还不如他,胜在身材比例不错,腿挺长,穿着短裤就更明显。

他今天带了套自己编的物理卷子过来,都是竞赛题,难度系数挺高,喻文州对物理感兴趣,做的也很认真。

只见他凝眉对着倒数第二道大题苦思冥想,拿笔在纸上画了一个又一个受力分析图,但始终没能解出来。

手撑着脑袋想了几分钟,喻文州换了个坐姿,腿向后蜷去,短裤顺势往上滑,肌肉紧实的大腿几乎展露无遗。

叶修天生就是弯的,对于男性美自然很欣赏得来,更别说喻文州的身材正是他最有好感的那种类型。

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那片区域,也不清楚喻文州是怎么练的,才十七岁就有这样的身材,等长大了岂不是更加……

叶修的思维不禁发散开去,直到喻文州思考无果,向他发问才停止想象。

“这道题是不是不太对,受力分析图怎么画不出来?”

叶修仔细看了看他画的几个图,最后用红笔在其中一个图下面画了道线,“其实你画的这个已经几乎正确了。”

“还有哪里不对?”

“仔细再读题,想一想这个物体能保持静止,是不是还需要一个静摩擦力?”

喻文州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

叶修颇为满意地看着他飞快地进行运算,其实喻文州真的挺聪明,思维又快,要是愿意克服懒惰,多努力一些,成绩提上去指日可待。

喻文州一口气把那题给解了,又让叶修看了,答案是正确的。

解出难题是很有成就感的,喻文州觉得高兴,拿起水杯猛灌了一大口。

他喝得太多,和叶修那天一样,一下咽不下去就喷了出来,水流到了脖子上。

喻文州把背心下摆撩起来擦,衣服底下的大片皮肤便暴露在叶修眼前。

喔喔,竟然有腹肌!

腰侧的那两道线条是什么……人鱼线么?

叶修只瞥了一眼便立刻垂下眼,好在喻文州已经把衣服放下来,向他询问道:“叶老师,最后一道也要写么?”

叶修本想点头,又想到最后一题有点超纲,于是便说:“我们一起来研究一下吧。”

喻文州说好,把凳子挪近了些。

叶修不敢分心,抽出草稿纸便开始讲解。


这日在回去学校的途中,叶修郁闷了一路。

用现在的话说便是,喻文州小小年纪怎么这么会撩?

他也不是没见过长得好看的男生,也没产生过什么想法,更不至于被自己授课的学生撩拨得乱了分寸。

叶修想明白了,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不管喻文州怎么撩,都不能着了道。他再三在心中警告自己,对方可是个未成年人!

tbc

存稿发完后的更新时间就非常不能保证了……

评论 ( 12 )
热度 ( 19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