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家少女

女友粉本人

© 叶家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

[喻叶]难言之欲(2)

想起来这篇的预警该怎么写了

这篇后面会挺肉的(如果能写下去的话)

师生年下 喻叶only


(2)

叶修见有人进门,站了起来,唤了声,“是喻文州么?”

喻文州换上室内穿的拖鞋,抬起头问好:“是,老师好。”

叶修点点头,没有刻意表现得很亲近或者疏离,“我叫叶修。”

“叶老师。”喻文州补充了姓氏。

“嗯,”叶修应了声,“我们在哪上课?”

喻文州指了指沙发边上的圆桌,“在那儿吧,够大。”

“行。”叶修把水杯放下,叉着腰站起来,“我今天没带什么资料,你有卷子么?我给你讲讲卷子吧。”

喻文州点点头,“我去拿。叶老师稍等。”

喻文州的具体情况他妈妈没说的太明白,等看到了上次月考的试卷,叶修心里才有了底。

的确是偏科,而且偏科非常严重。

喻文州的理科非常好,包括数学,卷面上的分数都挺高,物理卷子的分数旁甚至打了颗五角星。

叶修指着那颗星,问:“这什么意思?”

“考了年纪前二十。”

“这么厉害。”

喻文州笑了一下:“我学物理挺轻松。”

一般情况下,理科学的好的人脑子比较灵活,喻文州数学和物理成绩都不错,就说明他思维上比较缜密,理解能力也强。

但是对比起来,偏文科的几门成绩就挺着急了。英语卷子上甚至还被打了几个大大的问号。

叶修自己挺擅长英语,他把卷子正反面都看了,问道:“英语这么不会啊?”

喻文州承认道:“语法和词汇都差,文章看不懂。”

“政史地呢,也看不懂?”

喻文州把地理试卷抽出来,侧身换了个坐姿,“我地理还可以吧。政治和历史要背的东西太多了,记不住。”

他今天只穿了条休闲的中裤,换了姿势后,露出来的膝盖便碰到了叶修的大腿。

叶修往边上让了点距离,看着他,“是记不住还是不想记啊?”

喻文州不承认也没有否认,只说:“反正我以后读理科。”

“我也是理科,但我高一时文科成绩也不像你这样。”

喻文州露出一个笑容,朝叶修眨了眨眼睛,“我没老师优秀呗。”

叶修可不吃这一套,“少酸我。笔拿出来,我给你讲讲题。”

他把数学试卷翻过来,“来,先看一下这道你空着的大题……”


喻文州妈妈说今天先试着上一下课,也没说上多久,叶修估摸着以往补习的时间长度,给喻文州仔细讲了两张卷子,又补充了点别的知识,上了差不多快三个小时。

从喻文州家的小区出来后,叶修手指捻开那个红包看了,六张红色毛爷爷。

这样算下来每个小时有两百块钱,比他去年带高三生的待遇还要丰厚,而且喻文州才上高一,题目难度和压力都小了许多。

叶修回想方才与喻文州的相处,其实挺不错的。喻文州表现得很客气,肢体语言也很恭谨,但也不畏畏缩缩,总的来说表现的很得体。

喻文州妈妈出门之前和他说过,喻文州本人是不想找家教的。他本以为在沟通上会存在些问题,但今天这样交流下来也还好。

他可以感受得到喻文州的抵触情绪和藏在笑容下的略微不耐,但只要不影响上课就行。

其实叶修是想错了,喻文州心情是挺烦躁的,但并不是针对他。

那时的叶修自然不知,他认为处于青春期的高中男生,面对老师时有些不自在很正常。

他戴着耳机听着手机里的音乐,心情不错地回了寝室。


晚上室友们出去班级聚餐了,还是他一个人呆在寝室。

他正对着电脑做教授需要的课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来电话的是喻文州妈妈,她打电话之前似乎已经和喻文州联系过了,“叶老师你好,文州今天麻烦你了。”

“不会不会。”

“他也和我说了,对你印象很好,上课时也很愉快。”妈妈在电话那头说,“现在找个好家教不是容易的事,那这样就跟你说好了,以后就每个星期上三次课,每次三个小时,这样可以吗?”

叶修迅速在脑中过了一遍自己的课表,答道“可以的。”

“那你等会把你的卡号发给我吧,每个月月底我把钱给你打过去。”

叶修说好,又和妈妈聊了几句喻文州的情况,挂了电话。

这样每个月就有一笔相当可观的收入了,叶修满意地笑了,还真得好好请王杰希吃上几顿烤鸭。

tbc

存稿不多…先发着吧!

欢迎大家和我讨论哈><

评论 ( 11 )
热度 ( 16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