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家少女

女友粉本人

© 叶家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

【喻叶】尽欢(2-3)

有BUG可以指出 欢迎捉虫!

前文见(1)

  


 

第二天早上没有训练内容。天气舒服,蛇又贪眠,喻文州忍不住多睡了一会儿,这一会儿便是几小时,再睁眼醒来时已是午后了。

他下床把阳台的门拉开,厚重的水汽扑面而来,他便知道今日必定有场雨要下。

另一张床上的黄少天也还没起,听到喻文州的动静,一下就坐了起来。他昨晚上脑内一直回想着和叶秋的PK,既兴奋又不甘,在床上翻腾了好久才睡着。睡的晚醒来自然也迟了,他心中懊恼,急忙跳下床冲进卫生间洗漱。

今天蓝雨主场对嘉世,黄少天想跟着大部队去体育馆观战,怕晚了就来不及了。

他心里挺着急,一股脑想着嘉世和叶秋,连喻文州叫他带上伞的提醒也没听到,往身上披了件外套就匆匆出门了。

天气预报上倒没说有雨,只是多云。其实G市几日没有雨水了,是因为有条龙来了么,突然便要降雨了。喻文州想着,把伞放进包里,往训练室赶去。

蓝雨队员还没有出发,才刚吃过午饭不久,正坐在会议室里听魏琛部署晚上的战术安排。

黄少天一阵急切的敲门声将会议打断,他向来大胆,也无需有人给他应门,便自己探进一个脑袋,“队长,晚上和嘉世的比赛我能跟去吗?”

蓝雨队内气氛一直挺轻松,魏琛自己也是个不在意什么规矩的,讲到一半被黄少天打倒了也不会生气,答应道:“行,让你跟去。”

他招招手示意黄少天进来,蓝雨其他队员自然也认识这棵训练营里的好苗子,和他笑着打了招呼。没想到黄少天推开了门,后面还跟了个喻文州。

喻文州也不怕他们打量,说道:“队长,我也想去。”

魏琛有点惊讶,喻文州的成绩在一众训练生里是倒数,平常没少受其他人排挤,这样也没见他吭声,或者私下和他反映过一句,今天会过来和他说想去现场看嘉世的比赛,他的确没有想到。

但他也不是那么功利的一个人,青训营的小朋友说想去观战,没有不同意的理由。

他于是点了点头,“那你也去。”

晚上蓝雨和嘉世的比赛没什么太大的悬念。正如叶秋所言,这一赛季嘉世继续保持着去年的势如破竹,拿下一个蓝雨不成问题。

两队的队长交好,嘉世又是客人,比赛结束了,作为东道主的蓝雨自然要有所表示,以尽地主之谊。蓝雨一个队员提议道:“要不然去吃鱼?我知道一家店,鱼都是渔沙坦那边的水库运过来的,很鲜。”

魏琛听了觉得不错,便招呼想去聚餐的嘉世和蓝雨队员,加上被带来近距离观看比赛的训练生喻黄二人,坐上包车向目的地进发。

一共两车人,叶秋和嘉世副队长吴雪峰与他们同一辆车,魏琛也在,免不了就要讨论上几句比赛的事。

魏琛挺感叹,“都第二赛季了,你俩配合还是这么好。看嘉世这劲头,是奔着第二个冠军去的吧?”

吴雪峰笑得很爽朗,谦虚道:“魏队太客气了。”

他们没说上几句,听到一阵哗啦声,把帘子掀开一看,雨下下来了。阵势还挺大,天上几片厚厚的乌云积着,倒豆子似的倾倒着雨水。

叶秋把窗户拉开,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心情挺好地问了句,“晚上吃什么?”

魏琛道:“吃鱼啊,G市挺有名的一家店。”

叶秋噎了一下,道:“我不吃河鲜。”

魏琛“哦”了一声,说:“螃蟹吃么?我知道一个地方。”

叶秋:“……海鲜也不吃。”

魏琛以前没听说过叶秋这么讲究,如今连着被否决了两个建议,觉得叶秋有些挑剔,粗着嗓门道:“这个不吃,那个也不吃,来G市不吃这些还要吃什么!”

喻文州坐在叶秋后面一排,一直专注地倾听着前辈们讲方才的比赛,一边听一边回忆是否有自己没注意到的细节。

聊着聊着话题突然转到了晚餐上,他略微一想便明白了个中缘由,于是开口建议道:“我知道一家烧烤店,环境挺好,牛肉、猪肉都烤的不错,烤乳鸽也很好吃。”

广式烤乳猪、烤乳鸽都还算有名,魏琛没什么意见,只拿一双眼睛瞪叶秋,那意思是就等你小子点头了。

吴雪峰是知道自家小队长在饮食上的习惯的,笑着打圆场,“这个没问题,听魏队安排吧。”

喻文州见状便过去将那家烧烤店的地址向司机交代了。

从车头走回位置上的时候,叶秋多看了喻文州一眼,心想,还挺会来事儿,烤乳鸽是挺久没吃了。

其实真要细究的话,传说中龙最爱吃的鸣禽其实是另外一种,只是那鸟常居于屋檐之下,是个吉祥之兆,在人间大概很难吃到。

烤乳鸽就烤乳鸽吧,打完比赛还挺饿的……细想一下顿觉馋的不行。

赢了比赛,还能吃顿好的,叶秋挺高兴,把衣服袖子挽上去玩水,喻文州经过时瞧了个分明,雨下的那么大,叶秋的手臂一点儿没湿,水珠滴上去没留下任何痕迹。

念了避水诀么。

喻文州倒是也会,只是他很少用。蛇与龙还是存在不少差距的,天气干燥时他可以唤水到他周身,而叶秋不用施法,浑身便浮动着一层氤氲水汽,叫他好生羡慕。

雨下的很大,车窗上凝结出一层水雾,喻文州看着那截白净得仿佛玉雕似的手臂,忽然起了点小心思。

他呼了口气,轻轻地吹了一滴水珠过去。

到了店里要了间包厢,魏琛是个好客的,各式烤串都要了几样,还点了只烤乳猪。

吴雪峰都为他点单时的豪气所惊讶,笑道:“魏队大手笔呀!”

蓝雨今儿虽然输了比赛,但见过的世面多了,也不至于一下心情就低落了。魏琛哼笑着,说道:“难得见上一面,这点钱还是要花的。”

叶秋喝了口茶,接道:“什么难得不难难得,季后赛不还要再见么。”

其实这个赛季蓝雨成绩一般,能不能进季后赛还要另说,但叶秋这话说的挺好听,在一众蓝雨人面前挺给他长面子,魏琛心情更好了,一拍桌子朝外面吼道:“服务员!再来一只烤乳猪!”

饶是黄少天早已习惯了魏琛平日里的作风,今天也吓了一跳,对边上的喻文州小声道:“队长这也点太多了吧,吃得完么?”

喻文州看了坐在他对面笑得正欢的叶秋一眼,同样压低了声音,说:“打赌吗,再来一头猪都吃得完。”

黄少天惊奇地瞪了他一眼,说:“你是不是嫌钱多烧手啊?你自己说的啊,两百赌不赌?”

赌五百都行,但喻文州没有加注,说:“晚上回寝室结。”

黄少天又看了他一眼,确认喻文州不是在开玩笑后,语气笃定地说:“我赢定了。”

喻文州知道黄少天在想什么,但他非常自信。黄少天输定了。仅凭他自己,就能吞下一只猪,何况席上还有一条饿着肚子的龙。

果不其然,叶秋的胃口……非常好。他左手拿着肉串,带了一次性手套的右手拎着猪蹄,肉进到他嘴里仿佛不需要咀嚼就能吞下去。

黄少天看得瞠目结舌,正想和喻文州说话,结果一看,喻文州正在吃烤乳鸽,手按住烤的油亮的鸽子肉再由嘴撕下的时候,简直像某种兽类……

黄少天不由得开始担心起兜里的两百块钱。

这家烧烤店的味道的确挺不错,席上的众人大快朵颐,无心交谈,直到把端上来的第一盘烤乳猪瓜分了才有人摸着肚子喊吃得太撑了。

喻文州一口气吃了好几只烤乳鸽,也觉得有点腻,才停下来喝口茶水。而对面的叶秋嘴巴一秒都不曾停下,刚才那只烤乳猪一半都是他一个人吃的。

黄少天算是认栽了,谁能想到嘉世的小队长看上去挺瘦,吃起东西来比他家邻居的那个胖儿子还吃得多!

他心痛自己的两百块钱,看着叶秋的眼神仿佛老母亲在看自己不成器的儿子。

叶秋也注意到了异样的眼神,他吐出一块骨头,朝黄少天一扬下巴:“看我干嘛。”

黄少天忍不住吐露心声:“你怎么这么能吃啊!”

叶秋眨眨眼,一脸无辜,“我还在发育啊,长身体吃得多不是很正常?”

黄少天:“……”

嘉世小队长那时不过十九,是还在长身体的年纪,这话没毛病可挑。一向擅长打嘴仗的黄少天吃了个哑巴亏,只好小声和喻文州咬耳朵:“这么能吃,我看叶秋就跟猪一样。”

喻文州表面上点头附和,心里想的却是,你小瞧他了,猪都没他能吃。

端上来的第二盘烤乳猪也被消灭了,大家放下筷子,开始攀谈起来。

黄少天混到嘉世的队员里打听谁和叶秋PK过,有没有赢了的,而魏琛和吴雪峰相谈甚欢,无人把关心的视线投向他,喻文州便起身去外面上厕所。

厕所在走廊尽头,他放完水出来经过安全通道,门开着,一股咸水的味道在空气里飘着,伴着一丝点燃后的烟草味。

他走进门后,果不其然,叶秋手指夹着烟,正一脸陶然地吞云吐雾。

啧啧,果真饭后一根烟,赛过活神仙。一点儿不假。

他吸的有滋有味,喻文州却惊讶地发问,“你……能点着烟?”浑身水汽缭绕的,居然能把烟给点着?

叶秋倒是挺平静,“我为什么点不着?”

喻文州也不装世外高人了,说:“你不是龙么?”这话他传了密音,寻常人听不到。

叶秋被他的模样逗笑,也用密音与他传话:“是啊,小白蛇。”

叶秋竟知道他的身份!喻文州思忖,自己是压制了身上气味的……

看面前人的表情便知他在想些什么,叶秋道:“你在车上甩了我一滴水,你以为我不知道么?”

“一条白蛇,你以为能瞒住谁呀。”

叶秋语气调笑,仿佛在逗还未长大的幼兽似的,喻文州那时脸皮薄的很,也还没有练就不动声色的本事,被叶秋这么一逗,耳朵发红,竟是害羞上了。

叶秋却觉得挺有意思,他在人间不是没见过别的能化人形的兽类,但是没想到在荣耀联盟里能碰上一个,便说:“你怕什么,你让别人认出来了?”

喻文州摇摇头。

叶秋说:“那就是了,有什么好怕的。”说着,他伸出一点尾巴甩了甩,“你看,我这样……”

喻文州只看见黑暗中有一团光闪过,知道那是龙鳞的光,吓了一跳:“你做什么!”

叶秋大笑起来,到底还是条小龙,在人间呆了几年,见到亲近的同类,骨子里的顽皮性子就冒了头,“旁人又看不到,你紧张什么。”

喻文州:“……”

他自觉失态,脸上都微微发烫。眼前的叶秋笑得很开怀,分明是条还未真正长大,喜欢捉弄人的淘气小龙。

叶秋把握着分寸,也不过分逗弄,敛了笑意解释道:“我捏了诀,身体发肤就不会带着水,自然能把烟点着。”

喻文州想了想,又建议道:“你身上的气味不遮一遮么?”

叶秋那时吐出一口烟,表情带着龙族与生俱来的傲慢,“干嘛要遮?谁能把哥怎么样,线上线下谁敢和我单挑么。”

这日聚餐结束回到寝室后,尽管黄少天心里不大乐意,但还是愿赌服输,交了两百块给喻文州。他表情忿忿,说出来的话也不知是褒还是贬:“叶秋真是深不可测!”

喻文州把钱收进钱包里,说:“你别小瞧了他。”

低估谁都不能低估了那条龙。喻文州躺在床上,忍不住回想起叶秋今晚的言谈和笑貌。

喻文州向来善于审视自己和观察他人,他想,叶秋的确是有底气说出那话的。这一赛季嘉世依旧强势,能得到这样的成绩叶秋功不可没,或者可以换句话说,正是叶秋把嘉世一步一步送上了王位。

叶秋是那样的强大。喻文州在从前观看他的视频时经常会幻想,假如某一天能站在赛场上和一叶之秋面对面,他也会犯那些小错误吗?他也有可能赢过叶秋吗?

有一次在电视上看到嘉世的擂台赛,叶秋身为守擂大将,持着银武却邪,华丽又致命的连招施展开来,对手甚至没出上几招就被挑翻了。面对如此强悍的手速,他甚至忍不住怀疑,想要战胜叶秋,是不是只有下药这个办法了?

然而从今晚叶秋的食量看来,得多大剂量的迷药才能把那条龙迷昏啊?

喻文州回忆起自己那时的窘样,叶秋被一点红光照亮的笑脸似乎还在眼前,平心而论,叶秋其实长得挺不错,尤其笑起来时眯弯的眼,当真是神采飞扬。喻文州心底突然生出几分淡淡的遗憾,他与叶秋私下见面只有这两次,如果能多相处一些时间就好了。

他希望能多见上几次叶秋那样生动的笑容。

哪怕让他再窘迫尴尬,他也很愿意。

喻文州这股遗憾持续了挺长时间,直到第二赛季结束,嘉世拿下第二个冠军,他也没能和叶秋再见上一面。

他开始忙碌起来。

在一次队内的挑战赛中,他连胜了老队长魏琛三次,此后魏琛退役离队,将索克萨尔和蓝雨托付给了新队长方世镜。

或许是魏琛离开前和高层交代过什么,也或许是他在战术和大局观上的天赋终于被发觉,训练营里没有人再敢小瞧他的实力,战队也对他很重视。

尤其是第三赛季,百花的繁花血景组合在经历一整个赛季的磨合后,横空出世,以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强势姿态席卷了整个联盟。

魏琛曾一心想要培养的属于蓝雨的双核,被马不停蹄地提上了日程。

最终被战队选拔出来的,决定与黄少天的剑客组成两人组合的,便是喻文州的术士。

知道战队想要一个能与双花匹敌的双核,但剑客和术士具体该如何配合?魏琛从前没有详说,方世镜更是没有一个明确的思路。

喻文州便开始了日复一日的思考。

他知道他的手速在联盟里只是入门级水平,黄少天作为非常有天赋的天才少年,手速虽与联盟里的一线大神尚不能比,但甩出他一条街还是绰绰有余。

有一回队内模拟团战时,黄少天冲在前面,他站在其他队友身后,正悄悄吟唱咒语,却被对面一个洞察力敏锐的枪炮师捕捉到,一个加农炮飞过来,直接打断了他。

黄少天又不得不撤退回后方保护他。

喻文州就是在那一刻得到了启发,一个念头在他脑海中初步成型。为了检验这个想法,他决定一试。

喻文州根据阵形选择了一个位置,用了叶秋曾传授他的一个技巧,他闪避了一个攻击后顿了几秒,竟然眼睛一闭,直接开始了吟唱!

这举动非常冒险,术士的吟唱技能发动需较长时间,对面的枪炮师再次将重炮对准了他,后撤几步后开始蓄力,己方的刺客也迅速明白了队友的意图,一个影分身术便来到了术士面前。

不料喻文州念的竟然不是大招,而是简单的一个束缚术!刺客被黑影缠绕起来,此时黄少天的剑客也从一旁跳出来,一个仙人指路将他吹飞,几个连招后直接将他带走了。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当他的头像变成灰色时,他才反应过来:中了喻文州的圈套了!

这场模拟团战,喻文州和黄少天方取得了胜利。

在方才的战斗中黄少天其实能领略到喻文州的一点意图,他总觉得喻文州不会白白站在那里任对手狙击,这里面一定有门道!

他看向盯着屏幕,眼睛发光的喻文州,后者明显也挺激动,朝他笑了一下:“就这样配合,你说呢?”

找到了正确的适合他俩的配合方式后,喻文州更忙了,大概的想法是有了,但更进一步要如何操作,怎样才能更准确地让敌人放松警惕,然后一击必杀呢?

这些都还有待研究。

知道战队对他和黄少天这对即将要出道的新人组合寄予重望,喻文州花了大量的时间呆在训练室和黄少天磨合,和队长方世镜讨论,每天都过得十分忙碌而又充实。

多年后喻文州有一次接受采访,记者问他,作为训练生出道的选手,得知自己即将出道前的心情如何。他当时对着镜头露出一个招牌笑容,然后摇了摇头,说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

那一年的每天都忙忙碌碌,一恍惚,日历已经被撕下厚厚一叠,他眼前没有任何分岔路,看到的路牌除了出道还是出道。

有时午夜梦回时也会想,出道,成为职业选手意味着什么?

是鲜花掌声、冠军奖杯,还是失败后的黯然离去?

他一时没有答案。

那时提醒他日子一天天过去的,不是训练室墙上挂着的时钟,而是每日会议上、电竞新闻里提到的叶秋的名字。

“嘉世又一次击败了老对手霸图!”

“嘉世的叶秋在昨天的比赛中再次展现了神级操作!”

“战斗法师和气功师的完美组合!嘉世能否再夺一冠,创立三连冠的王朝?!”

在第三赛季,嘉世的名字,更准确的说,是叶秋的威名,和荣耀牢牢捆在了一起。任何人在那时提起荣耀,都无法跨过叶秋这一座大山。你固然可以不喜欢叶秋,但无可否认的是,叶秋的强大直接代言了荣耀。许许多多的人慕名而来,跟随着叶秋的脚步进入荣耀,那时你选个战斗法师玩玩,都仿佛比别的职业的人胜出一筹。

斗神的金身在那一年被塑造得无比璀璨,叶秋带领着嘉世,朝第三赛季的总决赛发起挑战。

再一次见面的机会到来了。只不过这次不是和叶秋本人,而是赛场上的一叶之秋。

喻文州跟随蓝雨全队到现场观看第三赛季的决赛,嘉世与百花之战。

这场比赛的影像作为珍贵的资料被保存得很好,也传播得很广,无数后人为了研究双花、研究张佳乐、研究叶修观看了这段录像。

在荣耀联盟初期诞生的几名巅峰选手,在手速、操作、战术包括团队配合上的直接对抗,带来了这场令人叹为观止的精彩对决。

许多人发出惊叹声,叶秋太强了,简直无敌。

也有小部分声音说,如果不是繁花血景在那时因过度运用让叶秋研究透彻,嘉世拿下三连冠绝没有如此轻松。

喻文州曾亲耳听到过这样的评论。那时他已经是蓝雨的队长,顾及形象,听到了他也不会去指出什么,只是有些想笑罢了。轻松么?说出这种话的人,太小瞧百花的两位王牌了。

同为职业选手,谁对拿冠军的欲望不是胜过一切的呢?

没有亲眼目睹那场比赛的人才会说出这样的大话。

喻文州记得很清楚,当时他和蓝雨的队员们坐在座位上,连同场内所有观众一起,都是口干舌燥,紧张得好似下一秒心脏就会跳出喉咙口。

双花太强了,繁花血景的华丽绚烂之下,被带走的是一个又一个嘉世的队员。张佳乐和孙哲平的配合的确非常强力,场内的百花粉激动不已,他们举高了横幅和旗帜,张开嘴无声地呐喊:能不能,能不能让我们见证一个奇迹!

不能。没有人可以阻挡嘉世,或者说,没有人可以阻挡叶秋。当身穿盔甲的战斗法师从倒下的气冲云水身后跳出来,一跃来到落花狼藉面前,持着却邪挥舞出一套连招,直接将落花狼藉击飞到空中,血条清零时,喻文州张大嘴几乎要呐喊出声音了。

繁花血景被叶秋正面突破了!

坐在他旁边的黄少天也惊呆了,太野了!没见过这么猛的打法,一叶之秋的气势竟比被称为第一狂剑士的落花狼藉还要豪迈!那一刻,他处于直面强大本身的震撼中,就算不是粉丝,也忍不住为百花捏了把汗,“我靠…………张佳乐加油啊!”已经一对一了,他想知道能否有人可以打败那样的叶秋。

嘉世必胜了。喻文州在一叶之秋舞着却邪来到百花缭乱身后的那一秒下了论断。这不是对叶秋的盲目崇拜,而是若你在亲身感受到那种凌厉、强悍的气场后,不由自主便会想到的:没有人能拦住对胜利志在必得的叶秋。

在斑斓绚烂的烟雾中,弹药专家倒下了,最后立在场上的,是持着却邪,战无不胜的斗神一叶之秋。

在那一瞬间,喻文州的心脏剧烈跳动,他不受控制地浑身颤抖起来。

叶秋太霸道了,他想,做兽是遨游在天、唯吾独尊的龙;而作为职业选手,也是站在金字塔顶端,令人难以望其项背的斗神。

比赛结束了。蓝雨全员从座位上起立鼓掌,场内的嘉世粉发出排山倒海似的欢呼声,迎接从选手席出来的功臣们。张佳乐失去了人生中第一个与他如此接近的冠军,虽然心情有些低落,但仍十分有风度地带着队员们为对手送上祝贺。

领奖台上没有叶秋的身影,吴雪峰作为嘉世副队长发表了夺冠感言。

“叶秋这家伙,拿三个冠军了还搞的这么神神秘秘……”黄少天嘀咕道。

是的,三连冠。嘉世创立了王朝,而这个王朝的缔造者,叶秋本人却不见踪影。是在选手席上偷听讲话吗,还是已经溜到哪里捏个避水诀,点起烟了呢。

望着台上被追光笼罩着的嘉世队员,喻文州慢慢平复了心情,轻轻地微笑了起来。今晚的比赛已经将此前困惑他许久的问题答案告诉了他。

出道就是意味着可以披着队服,在万千粉丝的注视下,尽情展示所有,手速、操作、战术意识……

可以像叶秋那样毫无保留地发光发热,朝梦想攀登。

喻文州呼出一口气,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迫切,从没有一个时候他像此刻这样渴望出道,成为一名职业选手。

tbc

越写越长了……本人对战斗场面的描写很废,但是写到修修正面突破双花的时候太爽了!!!分分钟想起立振臂高呼,我叶千秋万代!(

有BUG的话还是麻烦大家指出喔!!谢谢><

这篇之后的更新时间会非常不稳定,因为我每天太忙了(揍 但会努力填坑,争取不跑路滴!!

来跟我一起喊,叶修牛逼,叶修万岁,叶修千秋万代!(够了

最后,还是欢迎大家在评论里和我讨论喔=3=

评论 ( 10 )
热度 ( 1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