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家少女

女友粉本人

© 叶家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

【喻叶】尽欢(1)

有BUG欢迎指出


(1)

每年这时候G市的天气都让喻文州觉得很舒适。还没有完全进入夏天的炎热期,雨水又多,空气中处处泛着潮湿的水汽,似乎都能拧出水来。

卧房里也是,墙壁上、天花板上都凝着水珠,床上的被褥也带着潮气。躺在床上伸展四肢时太舒服了,他知觉敏锐,裸露在衣服外的皮肤甚至能感受到空气中的水滴。

同寝的黄少天那时对他敌意不小,看到他抱着被子窝在床上,眼神异样。黄少天最不喜G市回南时的天气,又湿又闷,挂在室外的衣服也晾不干,叫人烦躁。因此他看到喻文州那副样子便觉得讨厌,语气嘲讽道:“跟条蛇一样扭在床上,脑子有病么。”

他声音不小,寝室里又只有那么点大,喻文州自然全都听到耳朵里了。他也不恼,头埋进枕头里差点要笑出声:被你说对了啊,可不就是条蛇么。

等黄少天将门重重关上出去后,喻文州把被子踹到一边,除去身上所有衣物,赤身裸体地暴露在空气中。

这景象要是被他那位室友看到了,估计要又惊又怒地骂个不停了。喻文州是个好脾气的,但有时也受不了那么聒噪的环境。

他躺了一会儿,待全身上下布满细细的水珠后,才扯过被子盖住了重要部位。这种又凉又湿的感觉很好,他甚至想要露出蛇尾来,自然是忍住了,他怕黄少天哪时突然回来瞧见了,要学法海给他撒雄黄,那就得不偿失了。

睡过去之前他调了个闹钟,魏琛说晚上给他们联系了场指导赛,要他们每个人都去。

这事自然不能迟到。他听训练营里别的人说了,晚上来的那位和队长玩得挺好,是尊大神,特牛逼,特金光闪闪的那种。

他也想见见是哪位神仙呢……

他进入梦乡前昏昏沉沉地想。


魏琛跟他们说的时间是七点。训练生们年纪都挺小,听说有个高手要来,坐在训练室的电脑前,免不了等得有些心痒难耐。黄少天似乎得了小道消息,知道来的是哪位,迫不及待得甚至连凳子都坐不住。

喻文州倒是挺冷静的,他在圈子里没什么崇拜的偶像,也不是谁的粉丝,没那么狂热。时常观看视频学习观摩,挺想见上一面的倒有一位,只是那位似乎不爱抛头露面,赛后记者会都从未见到,私下见面估计更是难上加难。

他于是便认真地做着练习,在训练营里他被叫做吊车尾的,想要不被看轻,只能自己努力。

他正握着鼠标,操纵着人物进行动作,他们队长带着一个人进来了。

魏琛夸张地朝他们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别声张,这位就是嘉世的队长,叶秋。”

训练生们都惊了,在此之前没人见过叶秋,不知道一叶之秋的操作者竟是这么年轻的一个男人。

其实说是男孩更合适,叶秋比魏琛还要高一点,穿着一件嘉世的队服,站在他们队长边上显得人又瘦又长,像一棵春天刚拔起来的树。

喻文州听到“嘉世”二字心头已是一跳,见到跟在魏琛后头进来的那人更是眼睛都直了。

方才还觉得见上一面是难上加难的人,竟然已站在离他几步之遥的眼前。

叶秋被魏琛的动作逗笑了,眼睛眯起来,骂了一句“傻逼”。

魏琛搭上他的肩膀,对着一群惊讶到呆滞的训练生们说:“他就是我拉来的免费指导,你们有什么问题全都交代出来,尽情压榨他。”

叶秋一掌把魏琛的手拍开,“要脸么老魏?明天嘉世对蓝雨,还要我给你们的训练生做指导?你怎么想的,不怕小朋友们瞧见哥的实力,直接哭起来么?”

魏琛也不和他客气,骂道:“滚你妈的,哭你奶奶。”

叶秋露出一个笑容:“知道蓝雨对上嘉世输定了,可不得哭么。”

他这话说的自信又猖狂,黄少天是第一个跳起来不服的,他不怕生,面对那时已小有名气,被粉丝称为“斗神”的叶秋也不惧,“你就是叶秋么?!”

叶秋点点头,“怎么。”

黄少天那时已经是被重点培养的苗子,自信心也膨胀得很,“会战斗法师有什么了不起,你敢和我的剑客单挑吗?”

魏琛大笑起来,“好小子,胆量倒是不小!”

叶秋也扬起嘴角,走到一台空着的电脑前,问:“有账号卡么?”他那时才几岁,正是狂傲自负的年纪,被黄少天当众挑衅,胜负欲被激上来,不露上一手也是不愿罢休。

一听到嘉世队长要和同在训练营的小伙伴PK,众人都围到黄少天身边去,要看他如何操作打败叶秋。

只有喻文州没动,方才几人对话之时,他已经把叶秋今天过来这回事想明白了。明天蓝雨主场对嘉世,今晚上嘉世众人都到了,叶秋和魏琛交情好,不知什么原因就被后者拉来给他们这群训练生做指导。

他目光停留在叶秋身上,心想,这的确是尊大神。这一赛季嘉世的战绩可谓辉煌,尤其是名叫一叶之秋的战斗法师,一根长矛挥舞,把所有拦在嘉世夺冠之路上的对手一一挑下,简直所向披靡。

嘉世的粉丝迅速集结起来,称叶秋为“不败的斗神”。

喻文州没觉得自己是叶粉,但他确实很欣赏一叶之秋的各种打法,不管是单挑还是团战,他经常观看叶修的视频到深夜。

如今见到本人了也觉得的确是不一般。

这个不一般不仅在于叶秋的外表其实挺出众,还在于……气息。

兽类嗅觉灵敏,往往以气息辨别同类。喻文州作为能化人形的灵兽,以息辨人的本事就更胜一筹。

叶秋身上的气息与一般凡人不同,但没有细细闻过气味,他一时也道不出是何处不同。

此刻嘉世的小队长全神贯注地盯着屏幕进行操作,并没有注意到角落里对他的审视眼神。

训练营里的黄少天离几年后的剑圣的水平自然还差得远,进入竞技场还不到一刻钟,叶修便胜了。

他手指离开键盘,甩了鼠标,一双细长的眼眯起来,仿佛流过两道光,聚起几分笑意。

黄少天自己很能感觉到他与叶秋在操作上、意识上的差距,但嘴上仍是不愿服输,叫道:“再来一局!我刚刚失误了!”

都是训练营里的朋友,也不想戳穿黄少天:打不过就打不过呗,还什么失误……

叶秋倒是显得挺好说话,说:“行啊。刚才玩刺客,这把玩个……”他看见坐在一边的喻文州,朝他一扬下巴,“你玩的是什么?”

喻文州那时已专攻术士了,他便说:“术士。”

叶秋朝他走过来,那股气息也愈来愈浓,“借你的卡一用,可以么?”

水也是有气味的,喻文州分辨得出来,叶秋浑身散发着的,是股潮湿的咸水味儿。

其实大多兽类在人间行走,都会有意压着自己身上的味道,以免招来天敌或者仇家。而叶秋没有,他似乎笃定了没人能辨得出他的真身,放任身上那股子气息大胆又肆虐地流淌在空气里。

喻文州退出练习界面,起身把位置让出来,微微低头道:“可以。”

他是压制了身上味道的,叶秋看了他一眼,只当他是寻常训练生,还朝他点了点头,表示谢意。

这把不出意外,叶秋又胜了。

在这虐一个还没出道的新人没什么意思,叶秋捏了捏手指,准备打道回府。

黄少天还不愿意放他走,和段位高出自己许多的大神PK固然是结局惨淡,但也能吸取不少经验。成长中的未来剑圣像一块海绵,无时无刻不在吸收有益的水分。

叶秋却不想来了,明天还要比赛,他不愿意让手和脑都提前疲惫了。他正要起身和魏琛道别,在一旁观战的喻文州却问了个问题:“前辈,刚才你放大招时,为什么要顿个两秒钟?”

叶秋惊讶地挑眉,这样的细节他以为一般训练生注意不到。不管是后来的叶修还是如今的叶秋,在荣耀对战上的技术问题总是很乐于施教的。

叶秋往喻文州所在的左边倾斜了身子,仔细和他讲起自己钻研出来的术士放大招时的几点发现。

距离比方才更近几分,叶秋身上的味道也更清晰了。

喻文州闻着觉得很舒服,一种亲近感在心底迅速抽芽,长成了一棵小小的绿苗。

叶秋很快与魏琛说了明日再见,又炫耀几句这次嘉世士气如虹,碾压蓝雨不成问题。魏琛听了自然又骂骂咧咧地对待叶秋。

魏琛要亲自把这尊大神送回酒店,便与一众训练生说今日到此为止,把他们给解散了。

回到寝室后,喻文州习惯性拿出笔记本把叶秋讲的几点记下,他身后的黄少天背对着他打开笔记本,登录上自己的账号,连发了好几条艾特了嘉世战队官博的微博。

叶秋还没有自己的微博,黄少天只好退而求其次地艾特嘉世。他手指用力地敲着键盘,仿佛宣泄某种情绪。

“@嘉世战队@嘉世战队@嘉世战队 叶秋你出来!我是黄少天!我已经想出了打败你的方法!速来竞技场PK!!!!”

少年人年轻气盛,哪能想到那日的叶秋连他的名字都还不知,更不用说嘉世战队每天收到的艾特有无数条,想要找嘉世小队长PK的玩家不胜其数,一个蓝雨训练营的黄少天又算得上哪号人物。

黄少天的求PK自然没有回音,他也不气馁,转而艾特起了嘉世的副队长。

喻文州写完要点后把笔记本放进抽屉,光脚踩在冒着水珠滑溜溜的地板上,进卫生间洗澡去了。那时的他不知,他见证了将来的黄少天热爱找某位斗神PK的开端。

他自然也不会想到,彼时与他相处不善的黄少天会成为他的挚友,他们将并肩为蓝雨撕开一片天,拿到冠军;他也万万没有预料到,某位斗神,身上水汽浓郁的那条龙,未来会和他这条蛇滚到一起,成为一对伴侣。

那时年少。

tbc

现在手头还有喻叶的一篇新文,存稿存到第六章了,但是忙了几天没写,感觉自己又要跑路弃坑了……其实很喜欢那个设定,写得很慢估计也会慢慢写完,但可能需要蛮长时间。所以想问下大家的意见,如果大家愿意看,我就发上来;暂时没兴趣呢,我就努力写完再发上来!

蛇龙设定一直很想写,这次动笔了写起来果然很苏爽,但本人金鱼脑,时间线上可能和原著存在差错,若本文、后续中出现bug,拜托大家为我指出谢谢🙏

为了一个梗写的,脑中构思的时候又展开扩写了…好喜欢小队长呜呜呜

后续随机掉落吧,感觉一个上中下不够写的,但连载了又估计要坑…我太知道自己的尿性了(。

最后腆着大脸祈求大家如果喜欢,请在评论告诉我吧><


评论 ( 19 )
热度 ( 14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