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家少女

女友粉本人

© 叶家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

【周叶】蛀牙(3)

架空 私设众多 

周叶only

前文(1)(2)


============================


吃完了早饭,杜明抽了张纸巾擦了擦嘴,问道:“还打吗?”

周泽楷收拾着桌面,把电脑打开后瞥了他一眼,“不困?”

“困倒是不怎么困,也不是没睡觉。”江波涛伸了个懒腰,“比上个礼拜那会儿好多了。”上个礼拜正是赛季末,寝室里的人都疯了似的排位上分,通宵起来都不怕猝死的。

“那行,”周泽楷点点头,“来。”

吕泊远站起来活动肩颈,“那你们打,我看会儿。”

上局是吕泊远打野,这把轮到吴启,他哼笑一声,“瞧着,这把拿个真mvp.”

“合着你承认上一把是假的了呗。”方明华嘲他。

“假不假的,打了就知道。”新一局开始,吴启飞快地选了个操作熟练的刺客。

周泽楷这把仍然是个射手,江波涛玩了个辅助跟在他边上清兵,即将要一路顺利地推倒第一座塔时,边上草丛里突然跳出了三个敌人。

“靠!”江波涛吓了一跳,骂道:“蹲这么久,够猥琐的啊!”

周泽楷没说话,他心理素质好,倒没有被吓到。他飚了手速走位到辅助身后,借着红BUFF加成放了个大,秒了三个敌人中躲在最后的法师。

“漂亮!”吕泊远忍不住赞叹道。

吴启也喊道:“队长!我过来支援你们!”

“不用。”周泽楷不慌不忙地继续操作,这个英雄是他常玩的,有江波涛辅助,拿个双杀不是问题。

只是对面的坦克水平不错,走位又很猥琐,敌方AD躲在他身后,硬是把江波涛打成了残血。

“队长我快不行了!哎哎哎,操!这个坦克真他妈……”江波涛平时说话很得体,也就打游戏的时候粗口多了些,这会儿他玩的辅助被对面坦克拿了人头,忍不住又多骂了几句。

“没事。”周泽楷安慰了一句,他大招的冷却快好了,以他的水平,杀了对面半血射手再全身而退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大招的冷却还有最后两秒,周泽楷盯着屏幕,正要释放技能的时候,放在他手边的手机振动起来。

周泽楷飞快地扫了一眼来电显示,林阿姨。

林阿姨是哪位?

这个念头只在他脑中闪了一秒,手上操作慢了四分之一拍,便被对面坦克放大招嘲讽到了。

“哎!”一直在他边上观战的吕泊远遗憾地叹了口气。

他一死,对面坦克拿了双杀,还发了句话:“对面射手不错,就是还嫩了点。”

“我靠!”寝室里的其他人也忍不了了,“这是赤裸裸的嘲讽!”

周泽楷倒是不在意,他示意吕泊远帮他玩一下,拿了手机到阳台接电话去了。

“喂?”他先开了口。

“喂,哎你好,你是小周吧,我是林阿姨,我们上周联系过的,你还记得吗?”

周泽楷一听到声音就想起来了,上周他联系了一个家教的兼职,这位林阿姨便是他的雇主,他要辅导的学生的妈妈。

他“嗯”了一声,“记得。”

“哎,那好,我和我女儿也沟通过了,时间就还是之前说好的周六周日上午,可以吧?”

这些都是之前商量过的,周泽楷自然没有异议。

不过他还有件事想说,但还没等他开口,林阿姨又说道:“小周啊,你这周五下午有空吗?我是很满意你,但我先生的意思呢,还是先上一节课看看,也好让你和苗苗有个磨合,你觉得呢?”

这也正是周泽楷想说的事,学生家长挑他,反过来他也要挑学生——请家教这事儿,很多时候都是家长的意思。虽然大多数家长都会表示“与孩子交流/协商/沟通过”,但很多孩子在家教过程中的不配合和消极对待都表明了他们本人的排斥与抗拒。

周泽楷平时不怎么爱说话,也不想越俎代庖,花太多时间替家长们教育“熊孩子”。所以在正式开始辅导前,他都会提出先和学生接触一下的要求。

如果这个学生是心甘情愿接受辅导的,需要他劳心的就只有好好上课这件事了。

林阿姨一家考虑的十分周全,倒是不需要他思考怎么组织语言和家长表达这个意思了。

又交代了几句别的,林阿姨最后说:“那就先这样,小周你加一下我微信吧,你搜这个手机号就行,我等会把具体地址发给你。”

周泽楷挂了电话,打开微信根据号码加了林阿姨的好友,这才转身拉开阳台门进了寝室。

刚才那一局早就结束了,杜明把战绩界面截了图给周泽楷看,“对面这个坦克真的有点牛逼,一次都没死过。”

“太骚了,队长你不知道,刚才有一波团战他居然单杀了我!”吴启也忿忿道。

周泽楷仔细看了一下他的出装,的确和一般人不太一样,他还没来得及评价几句,又听到吴启不甘的骂声,“ID也够骚的,还叫什么无敌最俊朗!不要脸!”

周泽楷看了一眼他开的小号,嚯,24K纯帅,也够不要脸的。

江波涛合了电脑,“我不打了,睡觉去了。”

杜明看上去倒是一点也没因为失恋被打击到,或者也有可能因为失恋伤心过头了,此时正回光返照,精神十分焕发,“那队长还打么?”

周泽楷摇摇头,晃了一下手上的手机,“我新的家教确定了。”

“要准备一下是吧?”江波涛一向懂他,感叹道:“哎,我的室友为何如此优秀!”

“哎别说这个,”吴启一边收拾衣服准备去洗澡一边说,“我刚才看队长在阳台上叉着腰打电话,那腿,嚯,男模似的。”

被吴启这么一说,寝室里所有人,包括躺在床上眼睛都已经闭上了的江波涛,立刻睁眼朝他这边看了过来。

方明华叹道:“嚯,这脸。”

吕泊远啧道:“嚯,这身材。”

江波涛赞道:“嚯,这大眼睛。”

听到这儿,周泽楷有点郁闷,“靠,大眼睛个鬼啊。”

杜明怒了,“全给你们嚯完了,我嚯什么啊!”

“晚上烤肉我请。”周泽楷被他们一个个嚯的哭笑不得,“别嚯了。”


A市的冬天白天很短,时间一不小心就溜得很快。周泽楷觉得回到寝室还是早上,自己埋头备课也没多久,窗外的风刮进来吹起桌上的纸张时,外面却已经擦黑了。

寝室里几个人刚被江波涛的闹钟闹醒了,懒懒散散地打算起床、出门,一个个全往卫生间挤,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去食堂抢食的。

去卫生间抢食……周泽楷本来想吐槽他们,还没开口,就先被这两个关键词逗乐了。

江波涛洗完脸从卫生间出来,看到周泽楷靠着桌子,一个人在那不知道乐个什么劲儿,问道:“笑什么?”

周泽楷觉得说出来得挨揍,便挥了挥手表示没什么,可还是笑的停不下来。

于是江波涛也乐了,跟挤在卫生间里的几个人说,“完了,男模笑傻了。”

周泽楷一听到男模二字,又想起刚才这群人的那一通嚯,更是止不住的笑。

一群人呆在一块儿的很大一个特点就是,一旦一个人开始傻笑,其余人很快就会被传染。

在周男模的带领下,一帮人走在去烤肉店的路上,也还笑个不停。

连方明华给女朋友打电话报备行程的时候也没停下来,一边乐一边跟女朋友说不知道自己在乐什么。

直到进了烤肉店的门,周泽楷才拍了拍自己的脸,停止了傻笑。

杜明跟在他后头,和江波涛讨论着明天早上有课今天喝几瓶比较合适,还没讨论出个结果,就撞上了突然刹车的周泽楷的背。

周泽楷转过头来,脸上已经恢复了平常的冷淡表情,他对杜明偏了偏头,说:“嚯,巧了。”

江波涛往里面看去,嚯,坐在大厅中央那桌的,不就是杜小明同学心爱的学姐吗!


这家自助烤肉店是他们寝室常来的了,周泽楷结了账,拎了几瓶啤酒过来。

他给坐在他右手边的吴启倒了一杯,吴启还没接过去呢,坐在他对面的杜明直接就刷的拿过去一仰头给闷了。

“哎,你别这么喝。”坐他边上的吕泊远按住了他的手。

杜明的脸涨得通红,甩开吕泊远的手,拿了啤酒给自己倒了一杯,又一口闷了下去。

周泽楷皱了皱眉,他没见过杜明这种样子。

“水哥去拿肉了,我们去拿点蔬菜什么的吧。”方明华想把他拉起来,杜明却不领情,仍将方明华伸过来的手给甩开了。

似乎是意识到自己的不讲理,杜明闷声道:“你们去拿吧,我坐会儿。”

方明华和吴启拿菜,吕泊远拿饮料,桌上只剩周泽楷和情绪低落的杜明。

周泽楷倒了点油在烤肉纸上,拿小刷子慢慢抹着,他之前以为杜明追这个学姐也只是随便追追,没怎么用心,但现在看到他这副模样,周泽楷不敢再妄自揣测他在这份喜欢中的心情。

刷完油,他给杜明倒了杯水,低声问道:“你……是真的喜欢学姐?”

杜明接过水杯仍是猛的一仰头灌了,喝下去了才知道不是酒,他抬头看了周泽楷一眼,“我原先也不知道我有这么喜欢她。”

杜明扯起嘴角露出一个难看的苦笑,“刚才看到她和她男朋友在一起,心里突然就很难受,真的难受。”

“队长,如果你也有一个这么喜欢的人,”杜明仿佛看穿人世凡尘的老人,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你就懂我的感受了。”

周泽楷自然是不懂,他按住杜明的手,“慢点喝。”

本来应该十分愉快的寝室聚餐因为这点意外,气氛有些沉重。

吴启和江波涛几次三番讲了些趣事,试图逗杜明开心,但一向开朗的杜明却打不起精神,只是一口肉一口酒地吃着。

方明华叹了口气,“哎,随他吧。这事儿……不是那么好消化的。”

失恋这事儿,周泽楷也有过。他大一时候交过一个女朋友,女孩向他当面告的白,他没有什么想法,就觉得那女孩看着也挺顺眼的,周围的人一起哄,也就答应了。

在一起的时候他也没什么想法,只感觉恋爱这事儿和想象中不太一样,难度系数还挺高。不知道为什么女朋友就生气了,生气了就得哄,他又不太会哄人,女朋友生气次数多了,说他太没劲了,他觉得说的也对,就点点头。

没想到女朋友更加怒了,说你再这样我们就分手!

如何劝说闹分手的女友不和自己分手?

周泽楷选手表示,不知道。

于是就分手了,就……失恋了。

周泽楷看着坐在对面一脸消沉的杜明,觉得嚯,自己的失恋还挺容易消化的。

TBC

过渡章吧,老叶下章出现

评论 ( 3 )
热度 ( 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