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家少女

女友粉本人

© 叶家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

【周叶】蛀牙(2)

私设众多

周叶only  前文见(1)

  

 

=============================

(2)

尽管已经做过了思想准备,但当躺在牙椅上,被口腔灯一照时,周泽楷还是觉得有些头晕目眩。

叶医生从白大褂的兜里拿出口罩戴上,说:“嘴张开我看看。”

口腔灯的光有些刺眼,周泽楷闭上眼睛,依言把嘴张开了。

叶医生拿口镜压住他的舌头,往里一看,“哟,这么大一颗蛀牙呢。”

这时老妈也走了进来,站在一旁问道:“医生您看怎么样?严重吗,要拔吗?”

叶医生拿小锤子敲了敲他的那颗蛀牙,“这样疼吗?”

周泽楷摇了摇头。

叶医生又敲了敲边上的两颗牙,“那这样呢?”

周泽楷又摇了摇头。

叶医生下了结论:“不用拔,您过来看,”他把那颗牙指给老妈看,“这颗牙长的还很牢,拔了可惜了,要么就种牙,不然这边就得空着了。”

周泽楷之前听说过种牙更疼,他赶紧坐起来向老妈表态,“不种。”

老妈朝他点点头,对叶医生说道:“那就补吧,这颗牙之前看过的,现在好像又不行了。”

“之前没治疗好所以坏的,这次用好一点的材料吧,我会给小周弄好的。”叶医生说。

老妈赶紧客气道:“那肯定要用最好的,您的技术我放心。”

叶医生颔首道:“那您填完资料后交一下费用吧。”他往外面喊道,“小许,来带周妈妈过去登记一下。”

刚才那位接待小跑进来带着老妈出去了,叶医生给他倒了杯水,“小周你漱漱口,我马上过来。”

周泽楷不是头一回被人称呼为小周,学校里的有些老师也这么叫他,但都没有叶医生叫起来好听。

这也很正常,毕竟叶医生有着一把听着就让人觉得很舒服的好声音。

周泽楷一边漱口一边听着外面的动静,叶医生在给老妈解释每种材料的不同之处,他听见老妈说,“叶修医生,那我儿子的这个情况大概要来看几次啊?”

“虽然之前没有治疗好,但小周这个牙也简单的,两三次就行。”

周泽楷漱完口,便乖乖地在牙椅上躺好。

叶、修……吗?

名字也很好听呢。



叶修还是头一次碰到周泽楷这样的病人。

紧张是正常的,但他没见过这样的。他拿着手机*要操作的时候,周泽楷看向他的眼神里流露出来的简直是求生的渴望。

他面对这样的病人时喜欢通过聊天来缓解其紧张情绪。他扫了一眼周泽楷的卫衣,“喜欢唐老鸭啊?”

周泽楷连忙摇头。

他一边清理蛀牙里之前补进去的石膏,一边又问道:“那喜欢米老鼠吗?”

周泽楷还想摇头,叶修立刻命令道:“先别动。”

他手上动作没停,清理了一半了才说:“好了,吐掉吧。”

按下出水键,叶修问道:“不喜欢迪士尼啊?”

周泽楷把嘴里的东西都吐干净了,又漱了漱口,说:“不喜欢。”

他又重新躺好,补充了一句:“妈妈买的。”

叶修点点头,继续拿着手机操作,“行,你的牙没有大问题,别紧张。”

周泽楷闭上眼睛,感受着叶修在他口腔里的动作,心想怎么可能不紧张。

叶修的话倒不是在哄周泽楷,他的牙的情况真不复杂,这次清理好了印个模型,下次来就能安上牙冠了。

清理过程中出了点血,应该是有点疼,叶修看到周泽楷的眼睛一下睁大了,眉头也紧紧蹙起,便安慰道:“坚持一下,快好了。”

周泽楷简直度秒如年,好在没过多久,叶修便将一切包括止血、填入棉花等工作做好了。

其实整个过程并不漫长,叶修转身去拿什么东西的时候,周泽楷从兜里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才过去了五分钟而已。

就这短短的五分钟内,寝室里的那个群已经炸了。

99+的消息,周泽楷从最上面的开始看起,他的室友们从“队长怎么又去看牙哈哈哈哈哈”聊到“学校后门的大刘烧饼好几天没来了”,众人感概了几句学校现在的食堂的难吃程度,又迅速转移到“今天杜明脱单了吗”的话题。

杜明是周泽楷下铺,一名致力于脱单事业数年但从未成功的有故事的男同学。有故事的杜明同学最近暗恋上部门里的一个学姐,某次部门活动结束,杜明终于鼓起勇气向学姐告白,而学姐听了他的告白后表示深受感动,然后拒绝了他。

从那以后,每当周泽楷打完球收到学妹们送的水或者上完课回来从包里抖出一封粉红色的情书,他都能感受到来自杜明的幽怨的眼神。

被这样的眼神注视多了,他有时候甚至想和杜明解释一句长得好看也不是我的错。

比如现在杜明又在群里鬼哭狼嚎:“啊啊啊学姐居然有男朋友!我他妈居然还是我们部门里最后一个知道的!!也太尴尬了吧啊啊啊!”

与杜明正好相反,已经脱单多年、与高中时候的女友恋情十分稳定的方明华轻飘飘地发了句语音:“谁让你这么后知后觉。”

杜明不服气的继续啊啊啊道:“我每天都研究她的朋友圈,为什么就一点都没看出来?!老天爷为什么这么不公平!为什么我这么用心都没有脱单?为什么睡在我上铺的周泽楷轻轻松松就有这么多人喜欢?”

到底为什么自己心里没点数么,周泽楷挑了挑眉毛,颇为好笑地在对话框里打了两个字:看脸。

还没等杜明回复过来,叶修的声音就在他头顶上响起,“在笑什么?”

周泽楷一抬眼看到叶修手里一个有些灰白色的泥样模型,注意力立刻就转移了,“这什么?”

叶修解释道:“这是印模材料,就是取一下你牙齿的形状,做成模型后就能给你安上了。”

周泽楷点点头,握着手机没有说话。

叶修看他的样子便知他又紧张上了,也不多说什么,只是简洁地下达命令:“张嘴。”为了让周泽楷尽快摆脱这种恐惧,最好的办法只有速战速决。

根据以往的经验,取口内印模的时候有些病人容易犯恶心。但周泽楷似乎没有出现这种情况,于是取模也很顺利地完成了。

还行,叶修一边洗手一边想,求生意志很强烈嘛。

虽然得到来自叶修的“可以坐起来了”的宣布,但周泽楷没反应过来。

这么快?还不疼?

周泽楷一下子坐了起来,这简直是意外之喜。

他走到叶修后面,有些犹豫地叫了一声“医生”。

叶修擦干净手上的水珠,将口罩摘下来后应了一声:“嗯?”

身材高大挺拔的青年站得很直,面上流露出些许羞赧的神情,问道:“我明天,能吃肉吗?”

“嗯?”叶修反应了两秒,随即笑了起来,“可以的,不要用刚补的这边咬就行。”

周泽楷也露出了微笑,很好,可以去吃烤肉了。

他看完牙后难得有这样的好心情,连老妈都察觉到了,惊讶地问他:“这次不疼么?”

周泽楷正在寝室群里聊天,手指飞快地打字,听到老妈的问话,抬起头“嗯”了一声。

老妈发动车子,将视线转回前方,“看来这个叶医生是不错。”

周泽楷停止了打字,将头转向了窗外。

今天天气不错,阳光洒在路边的树上,在树叶间投下斑驳的光影,一只小狗从树下经过,摇着尾巴匆匆地赶路。

周泽楷眯了眯眼睛,微扬的嘴角在右颊抿出一个浅浅的酒窝,“嗯,挺不错。”



周泽楷是A市本地人,作为典型的在家门口上大学的例子,从他家到A大坐班公交车就行,用老爸的话来说就是“开车去接还浪费油”。他八点出的门,没等几分钟就刚好有班车,到学校后给室友们买了早饭,走到寝室楼下的时候还不到九点。

他们寝室楼是栋旧楼,寝室有独卫有阳台,地方挺大,但住的人也多,六个。周泽楷以前没住过校,刚开始住宿生活的时候挺不习惯,他不爱说话,与人相处的时候属于比较被动的类型。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他的室友们人都不错,还都挺外向的,与他算是互补;再加上他们都爱玩同一个游戏,男生么,相处起来就那么回事,多打几次游戏也就混到一块儿去了。

昨天刚好是周六,如果不出意外,他室友们可能上游戏打了一晚上的战队赛,这时候应该还没起。

但还没推开寝室门,周泽楷就听到几个熟悉的声音破墙而出,其中还夹杂了几句脏话。

难不成打通宵了?

周泽楷一推开门,果不其然看到他室友们各个身体前倾,眼睛紧盯着屏幕,手指飞快地移动鼠标和键盘进行着操作,看到他进来了,也无暇和他打上一声招呼。

周泽默默把门关上,将早饭放到自己的桌上,还没打开自己的电脑,便被吴启叫了过去:“队长!!过来帮我打一下!我尿急!”

吴启似乎真憋急了,两条腿绞在一块儿,脸涨得通红。

周泽楷赶紧过去看了一眼,还行,是他常玩的英雄,便接手了吴启的鼠标,道:“你去吧。”

吴启玩的是个AD,这是周泽楷最擅长的位置,他调整了一下吴启之前的出装,很快便投入了战斗。

战况很激烈,对面的射手操作也不一般,走位非常风骚,躲在肉的后面一个劲的输出。周泽楷瞥了一眼边上的方明华,指挥道:“保护我,我去切。”

他们打配合是打熟了的,一听到周泽楷的话,另外几个便改动走位全力保护周泽楷操作的英雄。

周泽楷的确非常给力,对面射手一和他对线,操作和意识上的不足就很明显了,周泽楷乘胜追击,把辅助对面射手的战士也搞死了,拿了个双杀。

对面似乎也察觉到了有大神的加入,不敢轻举妄动,战斗的节奏一下就慢下来了,周泽楷这才有空问了一句:“通宵了?”

方明华应道:“没,昨天打到两点,今天早上被小明叫起来的。”

杜明同学一边猥琐地蹲在草丛里观察形式一边喊道:“队长!这是我们昨天的手下败将,输了不服气,还来加我和水哥逼逼个没完,一大早还来给我下战书,这不能忍啊!”

他们寝室在游戏里组了个战队,周泽楷是队长,这称呼也就这么跟着来了。

此时九点水江波涛,也就是水哥本人,突然喊了起来:“大龙大龙!他们在打大龙!”

正在草丛打野的吕泊远立刻赶了过去,“四个人在!来来来,都来!”

又是一波团战,在周泽楷的带领下,他们轻松地拿下了男爵buff,之后一路推塔,势如破竹,最终赢得了这局的胜利。

吴启上完厕所回来就叼着袋豆奶站在周泽楷边上观战,胜利后跳出了战绩界面,他选的英雄拿了MVP,他得意道:“哈哈哈哈谁说我AD不行,还不是拿了MVP!”

吕泊远呸他,“都懒得说你,还吃了三个包子,以为我没看到?脸呢?”

一结束比赛,众人便感觉到了疲劳,被吕泊远一说更是觉得又累又饿。

周泽楷回到自己位置上,把早餐分给众人,“吃吧。”

杜明提前抢了一张油饼啃着,嘴里含糊不清道:“队长,你牙看好了吗?”

“暂时好了。”周泽楷想了想,又补充道:“能吃肉。”

“哇,这么爽的吗?”杜明又拿了豆奶吸着,“我上次拔牙给我痛的两天不能吃饭,那你的牙医挺厉害啊?”

这话里的因果联系挺怪的,大概也就杜明能说的出来了。

周泽楷不知怎么的,想起叶修笑的时候眯起来的眼睛,却是附和了一句,“嗯,挺好的。”

TBC

解释下,文里叶牙医操作用的手机是专业的设备喔,不是平常使用的手机。此外,文中补牙的描写是根据我的亲身经历来写的…不过由于并不是专业的 可能描会存在一些错误...希望大家温柔指出并多多包容(合掌

最近真的忙到飞起 可能更新时间不能太稳定 但不会坑的 相信我!

评论 ( 7 )
热度 ( 3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