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家少女
女友粉本人
 

《【周叶】蛀牙(1)》

短篇 争取五章完结 无脑撒糖向(

周叶only



==============



(1)

老妈发来微信的时候,周泽楷其实是看到了的。

虽然了解老妈的性格,但他还是慢吞吞地起床、洗漱,心里想着能多拖几分钟就多拖几分钟。

不想去看牙,太疼了。

被这种想法支配着,站在衣柜前考虑今天穿什么衣服的时候,他甚至选择了老妈去日本玩给他带回来的那件卫衣。

一件淡蓝色、胸口还印了只唐老鸭的卫衣。

实际上周泽楷生得非常好看,是那种从小帅到大,收割无数少女芳心的好看。这样无敌的好看,其实属于典型的不挑衣服,披件袈裟都是史上最帅的唐僧。

但周泽楷自己平时穿衣喜爱极简的性冷淡风,他的衣服基本都是纯色的,最多印行字母或者logo。二十岁的男大学生,正是觉得自己已摆脱未成年,正一脚迈入成熟男人世界的奇妙群体。唐老鸭在他眼里,过于幼稚了。

可今天不同,自己的生杀大权都握在老妈的手里,自然是她喜欢怎么来就怎么来。

周泽楷换好衣服,又对着镜子换了几条裤子,最后定下穿哪条裤子的时候,不出意外的,老妈的电话打过来了。

周泽楷不慌不忙地接起电话,“马上下来。”

电话那边的老妈也难得没有数落他,“五分钟。再不下来就叫爸爸带你去看牙。”

老爸带他去看牙是比老妈给他买十件唐老鸭更可怕的事,周泽楷终于有了点紧迫感,“三分钟。”


他到楼下的时候,老妈正坐在驾驶座打电话。

眉头皱起,语气严肃,根据他以往的经验,这八成是手上的项目出了点什么问题。

果不其然,他上车后刚坐稳没几秒,老妈就挂了电话,简洁地说:“有点事,我等会把你送到后去公司一趟。”

周泽楷自然没什么意见,老妈和老爸一样,都是拼起来不要命的工作狂,这么多年了,他早就不是当年那个因为爸爸妈妈都忙到不能来开家长会,躲在厕所里哭的小学生了。

他习以为常地点点头,从兜里掏出手机,正要点开朋友圈,却发现老妈通过车内的后视镜在看他。

周泽楷歪了歪头,“嗯?”

老妈笑起来,“楷楷,你穿这件衣服真的很好看。”

老妈心情好的时候就会叫他的小名,虽然怪肉麻的,但是今天不就是要这个效果吗——

他立刻打蛇随棍上,“我想自己去看牙。”

老妈转过头看了他一眼,斩钉截铁地说:“不行。”她深知在看病一事上,自己的儿子绝没有看上去那么听话。

老妈发动了车子。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周泽楷瘫回座椅上,转头看向了窗外。


作为一个盘正条顺的标准大帅哥,周泽楷一直觉得自己有一个很难以启齿的弱点。

那就是怕痛,非常怕痛。

小时候一次发烧打屁股针,当护士姐姐将针管缓缓推入的时候,他趴在老妈怀里,喊倒是没喊,愣是身子一颤,把胳膊咬了一个深深的齿印出来。

那时他大概五岁,已经长得和漫画里的小正太一样俊俏了,因为打针哭得眼睛红红的,反倒让护士站的所有姐姐阿姨心疼不已,还有的甚至想要抱抱他。

周泽楷平时是很有家教的,那回却头一次没礼貌地甩开了那位护士姐姐的手,坐到一旁生起了闷气。

老爸看见了,立刻斥道:“泽楷,不许这么没礼貌!”

刚才那针打的非常到位,一屁股坐下的时候还能感觉到疼痛,还不如趴在老妈怀里呢。周泽楷还没后悔上几秒,又被老爸训了一句,五岁的小小周感觉又生气又委屈,多种情绪的催化下,他终于忍不住在公共场合献出了第一次同时也希望是最后一次的爆哭,“呜哇——因为太痛啦!”

这件爸妈眼里的他的幼年趣事,却让周泽楷一直到上小学,都非常排斥穿白色制服的女人,那阵子他甚至都不喜欢去他小姨家找哥哥玩。

职业为护士长的小姨表示自己巨冤。

周泽楷虽然非常怕痛,但所幸他身体素质好,除了五岁那年发过一次高烧以外,他没生过什么大病。

上学后偶尔发生的几次打架,也因为他身手矫健,战斗力高而避免了负伤。

怎么说呢,他虽然很怕肉体上的疼痛,但同时却也有着让自己尽量不遭受疼痛的天分。

至于牙齿么,那就说来话长了。他家里条件好,小时候可以吃到的零食不管是种类还是数量,都是同龄人的许多倍;再加上老爸老妈的工作一忙起来,便疏对他的看管和照顾。

爸爸妈妈不在家,边看动画片边吃零食,吃完后又忘记刷牙……如此循环往复,周泽楷同学的蛀牙诞生了。

他还记得上小学第一次体检的时候,医生给他检查牙齿,“嘴张大点。”

周泽楷:“啊。”

医生拿口镜压了一下他的舌头,“再张大点。”

周泽楷:“啊——”

医生挑了挑眉,在体检报告上龙飞凤舞地写:11颗蛀牙。

体检报告拿回家,老妈惊了,“周泽楷,你是不是每天不刷牙就上床睡觉啊?”

晚上不刷牙在当时的周泽楷眼里,并不是什么大事,而且也不疼,不影响他吃喝。周泽楷看着老妈吃惊的表情,茫然地点了点头,“怎么?”

是,睡觉前不刷牙的坏习惯也没怎么,只是换牙期过去之后,让他不断在初高中的许多个周末或假期去往老妈朋友介绍的牙科诊所看牙。而且最痛苦的是,他的蛀牙没有一颗是要拔的,就算是让他痛的茶饭不思的牙,医生看了之后,也只是一句:“不用拔不用拔,补补就好了。”

老妈言听计从,跟医生定下用什么材料,从包里取出卡一刷,他便开启了时不时往诊所跑的补牙之路。

牙痛不是病,痛起来真要命。

周泽楷想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补充一句,拔牙不可怕,补牙才叫人稀里哗啦。

什么稀里哗啦,当然是哭的稀里哗啦了。

周泽楷有颗牙蛀得很厉害,整颗牙差不多都蛀空了,补补弄弄的,也一直没好。

高一时有次请假出去补,补完回来嘴都麻了,吃口饭痛得呲牙咧嘴的,原本很羡慕他上课时间出去补牙的同桌看到他痛到扭曲的脸,默默把他盘里的大排夹到自己碗里,“我帮你吃了啊。”

周泽楷拧眉看着啃肉啃得很欢的同桌,恨不得穿越回从前,把晚上从不刷牙的自己拎起来:别吃了,刷牙去!


补了这么多年,其实周泽楷的蛀牙也都修复得差不多了。唯独高一时补过的那颗,以前就没补好,最近又坏了。

那颗牙已经没有牙神经了,疼倒是不疼。只是之前填进去的材料又差不多被蛀光了,那么大颗牙,那样空着太难看了。

一次不小心说漏嘴后,老妈打电话问了在外地当牙医的表哥,经老妈一通描述,表哥也云里雾里,最后看了看发过去的周泽楷张着嘴的照片,下了结论:蛀的这么厉害的话,要不先拔了,再补一颗?

周泽楷也不知道自己妈妈为什么这样热衷带他去看牙,老妈给出的理由是:颜值是过关了,但没有一口好牙怎么行?

道理我都懂,可是太疼了呀,唉。

就在周泽楷追忆自己苦逼的补牙生涯之时,老妈的手机又进来两个电话。看来公司的事真的很忙。

又是一个红灯,这次要去的诊所在建设路,过了这个路口左转就是。周泽楷抓住最后的机会,叫了一声,“妈妈……”语气里带了点央求。

老妈趁着等红灯的这会儿功夫飞快地回了条信息,回完看了他一眼,“撒娇也没用,一定要看。”

周泽楷挣扎失败,忍不住哼了一声。

3、2、1——

老妈毫不犹豫地打方向盘转弯,没开几分钟,“到了。”

周泽楷下了车,隔着一层透明玻璃看到颇为熟悉的躺椅和仪器设备,简直能回忆起躺在那上面张着嘴被医生折腾牙齿的恐惧。

干脆趁老妈停车的这会儿跑了得了,但没能如他所愿,老妈很快找到车位停好车过来了。

“怎么样?”老妈把手搭上他的肩膀,“离你学校也近吧,这个诊所是你老爸的同事推荐的,说是这里有个姓叶的医生挺不错,我给你预约的就是他。走吧,进去。”

周泽楷没动,他看着老妈,“不走吗?”

“刚才同事发来信息说已经和客户沟通过了,叫我别急。”老妈啧了一声,“你今天不看,下回也要看。下回就是爸爸带你来了。”

因为小学时老爸带他拔过一次牙,真的非常疼,他忍不住乱动了几下,老爸就过来一把把他的手抓住固定在头的上方,牢牢的,简直逃无可逃。从此,被老爸带去看牙就成了周泽楷人生中的阴影。

横竖都是死,周泽楷闭了闭眼,和老妈一起走了进去。


诊所里没什么人,最里面的一张躺椅上躺着一个小男孩,一边的转椅上坐着一位妇女,像是男孩的妈妈,还有个穿着白大褂的背对他们在操作台拿器械。

这时有个像是接待的年轻女孩出来给他们倒了两杯水,询问道:“两位是有预约还是……?”

老妈在等候区的沙发上坐下,报了自己的号码,“预约过了,两点半的叶医生。”

接待向他们欠了欠身,“好的,我去给您登记核实下喔!叶医生现在正在给早先预约的一位拔牙,请稍等喔。”

周泽楷嗯了一声,也在沙发上坐下。

老妈又开始在工作群里和同事讨论项目,周泽楷便听着里面的那位叶医生耐心安抚那个小男孩。

“我听你妈妈说,你喜欢钢铁侠是吗?”叶医生带着口罩,声音低低的,“不要紧张,放松一点,已经打了麻药,等会拔牙不会疼的喔。”

叶医生声音带点磁性,听着很舒服,像是有催眠的魔力,让人想听他说的更多。

“我也喜欢,今年的蜘蛛侠之英雄归来你看了吗,里面钢铁侠超帅的是不是,还好几次救了蜘蛛侠,又厉害又勇敢,你也一样对吗,好了,要来了喔——”

周泽楷看到叶医生一边说话分散着小男孩的注意力,一边用牙钳一拔。

叶医生干净利落地拔完牙,给小男孩止了血,又拿口镜仔细查看了一下,“好了,可以起来了。”

小男孩一下子坐了起来,拉住他妈妈的手,惊喜地说:“没有想象中那么痛诶!”

小男孩妈妈也非常开心,不断向叶医生道谢。

“你非常勇敢,就像钢铁侠一样。”说完,叶医生还做了个钢铁侠经典的的起飞姿势。

小男孩更加兴奋了,跳下躺椅也做了一个同样的姿势。

两个一大一小的钢铁侠面对面伫立了一会儿,叶医生摸了摸男孩的头,“以后要好好刷牙,爱护牙齿喔。”

“好!”小男孩拉住妈妈的手,蹦蹦跳跳地出来了。

叶医生在里面整理了一下器械,也走了出来。他到接待处跟那女孩子说了几句,便又进去了。

那女孩子便过来与他们交代,“叶医生说他去喝杯水,是这位要看牙吗?”她眼神望向周泽楷,周泽楷点了点头。

“那您可以做下准备了哦,叶医生马上就好。”

从小学开始,周泽楷不知看了几次牙了,还需要做什么准备。心理建设也早已在来的路上做好了,他想了想,回了条微信消息。

室友在群里问他明天晚上回校后吃不吃烤肉。

他是很喜欢吃烤肉的,但今天拔了牙之后总归是吃不了了。

他就回了条“看牙,去不了。”

由杜明带头,江波涛和方明华紧随其后,他的五位室友给他点了满屏的蜡,排了一列心疼的队形。

他回喷了一句,“都闭嘴。”还在思考再回点什么比较简洁有力的时候,叶医生从里面出来了,他没有戴口罩,意外的是一张颇为俊秀好看的脸。

叶医生朝他招了招手,“周泽楷是吧?跟我过来。”

在旁的老妈已经打上工作电话了,周泽楷把手机收进裤兜里,站了起来。


不知怎么回事,走在叶钢铁侠后面,周泽楷发现自己居然还挺期待这次拔牙。

tbc

想写个不太一样的小周 就动笔啦!

应该能完结 不过最近挺忙的 大概是周更(


评论(7)
热度(57)
© 叶家少女/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