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家少女
女友粉本人
 

《馋(4)》

终于肉完了……(捂着肾)

前文见喻叶馋tag

(4)

即便是向来一诺千金的喻少帅,在此事上也是失算了。

喻少帅是在什么事上失算了呢?




请看这里!(作者很皮(。

叶修醒来时,发现自己被喻文州拥着。他想转个身,浑身上下却感受到了彷佛被八匹马碾压过去的酸痛。

至少头脑还是清醒的,但一回想起前日晚上的荒唐事,叶修又恨不得自己的酒还没醒。他疾思,最好和喻文州来个两不相认,虽然自己吃了大亏,但最好是当作无事发生,一拍即散,他回他的杭州城,姓喻的呢,自然是速速回广东练他的南洋水师去。

可偏偏叶修一动,喻文州也醒了,“昨夜,对不住叶帅了。”

叶修面无表情道:“喻文州,我现在想扒了你的皮。”

喻文州轻轻拍着他的手臂,“这一切自然都是我的不是,我也知道叶帅定是觉得此事实在太过荒唐,应对此事的上策是我们俩就此分道扬镳,从此对昨夜之事绝口不提。但是,叶帅是不是太亏了点?”

“若是你情我愿也罢,可昨夜偏偏是喻某遭小人暗算,强迫叶帅与我发生关系,叶帅于我,于广东府,都有恩。因此在我看来,不如叶帅此次随我回广东府,将帐算一算,喻某能补偿的,只要不是大逆不道之事,我都竭力为叶帅办到。”

叶修仍是面无表情,“算帐?从何时算起?若要算起来,从那次校场见面之后,你就一直欠我的了。怎么算?”

喻文州这话乍听之下倒是动听,但叶修何等聪明,又怎会听不出来喻文州的弦外之音。尝到甜头之后倒是要算账了?可我们之间,自黄海一别,早已物是人非几个轮回,还算什么帐。这般戏语,不像是喻少帅说的,倒像是当年校场所见的“燕雀”说出来的。

“有些不可能的事不要想太多。此事呢,也不要再言语了,多说无益。再说了,你把我搞成这副样子,信不信我明日就举兵南下,打你一个落花流水,叫广东府的人从此只认叶帅,不识喻家白面郎。”

白面郎是喻文州早年从军时那帮子瞧不起他的新兵蛋子给他起的外号,叶修是如何得知的,他无从知晓。他早年十分憎恶这个外号,现在听叶修故意这样骂他,却不觉得恼,“再白,也白不过你。”

叶修终于有表情了,他睨喻文州一眼,哼笑道:“你当我是开玩笑?说着唬你的?”

喻文州将他拥紧了些,轻轻吻//了一下叶修的耳朵,后者身子一颤,却没挣扎。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你又怕什么呢?莫不是,叶帅害怕到我广东去?还是怕一去就不愿回来?你不是喜欢吃肉?在广东,什么肉都能吃到。”

叶修嗤笑道:“我想吃你呢?”

喻文州从背后抓住叶修的手,握住了,与自己的十指相扣,然后笑道:“好呀,想吃我么,随时都行。现在也可以。”

end!!

大家应该知道 修修说的吃和喻队说的不一样哈!

馋这个系列还会写下去 军阀这个设定就到这完结啦!(可能还会补充一下 应该不长)

这篇的设定里 喻叶两个校场一见是互有好感 此次之后感情line比较明显了吧 前面还是有一点点铺垫的(

感谢拖了这么久还愿意看完的你!

评论(8)
热度(54)
© 叶家少女/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