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家少女
女友粉本人
 

《馋(3)》

想简单写个肉 到现在还没肉完 好累…

说多了都是泪 注意避雷吧(捂肾逃跑

前文见喻叶馋tag



(3)

如果是喻文州的话,也不是不行。

诚然,叶修在那一刻的确是如此想的,但这并不代表他做好了承受之后发生的一切的打算。


在叶修原有的印象中,喻文州是一个很能忍的人。

跟他与韩文清等人不同,严格地说,喻文州并不算是天生能当将帅的人。

他身子骨稍弱,力量也不足,若轮单挑实力,喻文州恐怕是今天到场的军阀首领中最低的。

可换个角度说,喻文州又是天生要站在高处的人。他天资聪颖,心思缜密,又熟读兵法,行军时摆出来的阵法十分难破,练出来的广州水师又是何其骁勇,连人称“联盟第一剑客”的黄少天都为他所用,其人厉害程度可见一斑。

这些都是后话了,喻文州早年的行伍生涯有多不易,叶修是有所耳闻的。刚开始打仗的新兵蛋子之间的较量,多以单挑形式。而喻文州单挑实力的确不能算强,就因为这点,他早年不知受了多少讥笑和冷眼。

为了将来能爬得更高,喻文州只能忍,他必须学会忍受的,不光是肉[[体的疼痛,还有无人看好,只能自己咬牙前行的心酸与孤独。


在喻文州之前,广东府有任少帅唤作魏琛的,与叶修颇为交好。

彼时联盟刚成立没多久,各派势力的关系不如现在这般紧张,几位军阀首领互相走动,今天你到我这玩玩,后天我到你那逛逛,都是常有的事。而叶修呆的杭州城实在不大,不消一年,几个月的光景便玩了个透。那会儿内外战事也不吃紧,叶修有时练兵练得腻了,便跑到别家的领地玩。

有一回魏琛招待他去广州玩,茶余饭后也没什么要紧时事谈,叶修边提议去露天校场玩玩。校场,是练兵的地方,说来是不能轻易叫外人进去的。但叶修的为人魏琛是清楚的,且作为联盟里最先成名的少帅,叶修在行兵打仗这块简直是全能的奇才,自己的兵练出来能被他指点一二,倒也无伤大雅。魏琛心思密,这样想了一遭,便颔首称好。

此时才过饭点,校场上的人并不很多,但也不乏勤奋的仍在训练。一批人正在校场边上跑来跑去练习阵法,魏琛遥看一眼,叫道:“哎呀,错了错了,这么简单的都不会,真是蠢蛋。”叶修自然也看到了,那几人正在练的正是最基础的行进布阵,不复杂,但也并不简单,刚开始练的新兵能排成这样,算是可以的了。魏琛之所以这么说,无非是在炫耀自己的兵,叶修又哪里会听不出,说道:“速度上是稍有不足,但还够整齐,老魏你再亲自指导指导,一定就成了。”

叶修向来是有一说一的,他说好便是好了。魏琛的目的达到,心中暗爽,面上也忍不住得意道:“不成不成,笨得很,还得老夫上场。我过去指点一下,老叶你随意啊。”

叶修点点头,看见内校场上有几名新兵正在互相切磋,便踱了过去。几人正围在一块儿你来我往地交流,旁边却有一人孤伶伶地站着,两相对比十分鲜明。

叶修瞧着独自站着的那人长得白白净净的,不像舞刀弄枪之流,便过去对那人说道:“后生,你怕是走错地方了吧?”

那人听见了,转过头朝他客气地一笑,“并没有呀,何来走错地方这一说?”

叶修直言道:“看你长的这么白,这么瘦,不像能打仗的,倒像个书生。”

喻文州那时连广州都没出去过,自然不识眼前之人正是大名鼎鼎的叶少帅,眼神十分迅速地将叶修上下打量了一番,还带了几分少年的傲气,心想你不也长得这么白么,哪里有资格说我?

但他向来是不外露的人,被叶修这么说了也不见恼,面上仍笑吟吟的,“有句俗话说的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叶修道:“也有句俗话说的是,纸上谈兵不是男子汉。”

这是哪里来的俗话,喻文州瞥了一眼叶修,又将视线投向正闹成一团的几名新兵,摇了摇头,道:“我单挑不行,他们瞧不上我,什么场合都不高兴带我玩。”

叶修自然懂军中待人的那一套关节,自身没本事家里又没关系的兵是容易遭到孤立的,这种日子可绝对不好过。他心下暗暗同情了一下面前这人,又问道:“那你杵这作甚?”

喻文州叹了口气,“吃不了猪肉,能看看猪跑也是好的。”

叶修乐了,“那你就光让猪这样欺负你啊?”

喻文州像是早就想好了似的,答道:“那不然能怎样呢?燕雀不知鸿鹄之志,鸿鹄在尚未高飞之前,也只能忍呀。”

一会儿猪一会儿燕雀的,这两个比喻逗得叶修越发乐了,刚要开口,喻文州又道:“何况,这是我毕生的抱负,如今我才刚刚起步,这种小事又何足挂齿。”

喻文州说这话是眼神坚定,看的叶修踌躇满志,道:“不错,若你真下定决心将这当成了荣耀,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你。”

喻文州心中闪过惊讶,他不知叶修是何许人也,这一番交流下来倒是让他对后者有些刮目相看。他正要问叶修姓名时,魏琛急匆匆地朝他们走了过来。

他忙问候道:“魏帅好。”

魏琛摆摆手,直冲着叶修道:“老叶!快走了,我刚接到电报,北洋那边又出事了!”

叶修忙随着他一起往校场外走,“什么事儿叫你这么急?”

魏琛狠狠啐了一口,“妈的,又闹倭寇了,联盟那边的意思是叫我们赶紧准备北上。”

叶修听了倒并不慌张,“倭寇怎么还敢来,上次还没被老韩打服么?你先别慌,北洋也有不少精干的水师,总不会几天就打到你广东来。再说了,既然大家都要北上,区区倭寇,又何足为惧?”

魏琛听完这一番分析后也冷静了不少,他今年也深受南洋倭寇的侵扰,导致如今一听到倭寇两字就大为光火,差点失了阵脚。

想罢他又问叶修:“你方才和喻文州说什么呢?我告诉你啊,这人可是个苗子,你休想挖我墙角。”

“他叫喻文州么?在你这儿呆了几年了?”

“快三年了吧,这家伙在战术和阵法上很有一套,虽单挑实力差点,但也可以出师了。”

叶修想起猪和燕雀,忍不住笑道:“果然是你教出来的,技术不行,说起话来倒一套一套的。”

魏琛虎着脸骂道,“滚滚滚滚,老子的兵轮的到你说三道四吗?!”

“不过说真的,老魏,你这次把他带上吧,指不定能有什么意外之喜。”


叶修说这话是有心提拔,却也没想到几天后的水战中魏琛真的派了喻文州作指挥,而喻文州也真的给他了一个惊喜。

此战倭寇来势汹汹,率十万水性极佳的精兵直逼威海卫,个个一马当先,视死如归,顽强如韩文清都险些抵挡不住其攻势。

联盟思考再三,决定派出同样精通水战的广州水师前往黄海支援。而喻文州也不负众望,在此战中充分发挥了他非凡的指挥才能,胆大心细,头脑冷静,有效地调动兵力执行战术,与叶修统率的陆军配合完美,大大地挫了倭寇的锐气。

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说的便是此次交战中的喻文州了。终于,忍耐多年的鸿鹄展翅高飞,喻文州一战成名。

那是叶修和喻文州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合作指挥,之后的战役再没有像这次这么声势浩大的,隶属于不同阵营的他们,自然再无联手的机会。

再之后,联盟内风云变幻,局势一度剑拔弩张,硝烟四起,各府中的帅位都换了几轮,魏琛被拉下马,黄海之战后大得民心的喻文州自然而然地接手了这个摊子。

再之后的之后,就见长微博吧=m=

tbc

4还产不产的出来 我也母鸡…T T

评论(6)
热度(35)
© 叶家少女/Powered by LOFTER